【新闻看点】7常委央视隐身?防疫4大悬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5日讯】【新闻看点】7常委央视隐身?防疫4大悬疑:

温州之后,浙江省会杭州今天(2月4日)也半封城了。警方推出了“十个一律”的通告,人员进出一律测温、车辆一律严控、非生活必需的公共场所一律关闭、企业除批准外一律不得复工等等。警方称疫情期间违反“十个一律”,将严厉打击。

不过武汉仍然是疫情重灾区,中共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昨天表示:武汉目前检测试剂数量不够,不是每个人能够得到检测。她对央视表示,她与其他几位专家前天去武汉实地看到,“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目前在武汉还做不到,希望全国支持武汉”。

接连消失了6天的习近平终于有了消息,昨天主持了政治局常委会,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2019-nCoV)的疫情防控。但奇怪的是,央视长达十几分钟的新闻,一直是播音员的口播,没有任何中共七大巨头的画面。

疫情飙升 习“失踪” 七巨头隐身央视

从1月28日见过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之后,长期占据央视头条的习近平,连续“失踪”了6天。在疫情无比严峻的时刻,这个情况引起许多人注意,纷纷猜测他的行踪。有消息说他去了武汉,但是媒体并没有报导。

习连续消失6天令人不解。美国有线电视网CNN记者格里菲斯(James Griffiths)分析认为,多次被报导“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疫情防控工作的习近平,多天没有出现在官方电视等传媒上,这与以往的报导方式大相径庭。特别是每当出现重大国内或国际事件时,中共最高领导人的形象往往是突出于新闻事件的核心报导中。

英国《卫报》表示,依据北京当局的个性,不是这么“低调”的人。文章引述国际观察人士分析,北京当局大力集权,把自己打造成权力核心。而现在疫情爆发,可能引发了政局动荡,使习所面临的政治风险正在增大。

正因如此,习这次露面很受人们关注。不过奇怪的是,习主持昨天的政治局常委会,央视报导一个画面都没给,7常委始终是隐身状态。

据中共官媒报导,习讲话称,“这次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这个说法招来了方方面面的质疑,因为与人们看到的、特别是深受瘟疫肆虐的灾民们感受到的完全对不上号。法广表示,如果北京当局真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放在首位,为什么从最初发现疫情的12月8日到1月20日,当局一直在打压传播真相的人?让警察封住医生的口,粉饰太平?

昨天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从1月3日起,向美国通报疫情有30次之多。而对中国百姓却瞒着、盖着,为什么不早早告诉本国人民?直到1月20日中共依赖的专家钟南山说出“人传人”,才慌忙行动,对武汉封城。法广认为,当局本应该对自己的迟缓造成的罪过做检讨,现在却把这说成了自己的功劳。

武汉每天都在大量死人,不少的医务人员赔上了性命,许多人挣扎在死亡边缘。全中国陷入了极度恐慌,整个世界都不安宁,而北京当局想的是,下级怎么样尊崇自己的权力。

《纽约时报》认为,在疫情传播的关键时刻,中共高层把保密和稳定放在危机之上,为的是避免政治尴尬。

四大悬疑,防疫遇难关

网民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从发现疫情到现在,已经近2个月了,但是人们对这种致命性病毒知之甚少。

一般来说,疫情爆发后是分为三个时期。一是上升期,就是新确诊病例每天都在上升。二是缓和期,就是新确诊病例开始出现下降。三是平台期,就是新确诊病例只有零零星星的一些人。以官方公布的数字(实际数字远大于此)来看,每天新增病例大幅上升。就是说,现在的疫情正处于上升期,还在爬坡阶段。

但是人们目前掌握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情况,还有很多不确定,甚至在一些问题上是茫然无知。

悬疑之一:病死率究竟是多少?

首先说武汉肺炎的病死率,这个数字的争议性一直很大。我们先看腾讯新闻“不慎”泄漏出的数字,1月26日,全国确诊15,701例,死亡2577人,死亡率是14%。再看2月1日腾讯“不慎”泄漏的数字,全国确诊15万4023例,死亡24,589人,死亡率是13.7%。

我们看中共官方今天通报称死亡是425例,死亡人数最多的武汉市死亡率是5.2%,湖北全省的死亡率是3.13%,湖北以外的病人死亡率只有0.18%。

到底哪个是真实的呢?大陆财经记者实地采访了十多个病患家庭,收集了大量详实的证据。其中有一个例子,就是刘梅的婆婆,在武汉第一医院诊断显示,肺部已经高度感染。

就是说,刘梅的婆婆确定无疑是染上了新冠肺炎。但是因为各家医院都没有床位,所以一直在家自我隔离,直到老人离世。而火葬场给的火化单上显示,老人的死亡原因是“病毒性肺炎”。

有匿名医生透露,即使住上医院,也只算是“疑似”。如果确诊之前去世,不会被计入确诊死亡名单,只算“肺部感染死亡”。而这样的情况,所占比例相当大,但都不在官方的统计当中。

另一位定点医院的匿名医生向财经记者介绍,他们医院收治了600位重症病人,但是“无一确诊”。而这些人,“每一分钟都可能是生与死的煎熬”。

大量事实证明,大量病患是在官方的确诊流程和统计数字之外。所以法广表示,官方这样的数字,“不能反映实情”。

悬疑之二:感染传播程度如何?

自从1月20日习近平表态,新增病例就大幅猛增,甚至成几何倍数增长。基数不断扩大,增长率远远超过死亡的,这也是官方统计死亡率下降的一个原因。

那么新冠肺炎的感染传播究竟如何呢?有多个科学小组都做过预测,测得传播率大约在1.4到5.5之间。我们来看两个例子。

第一个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发出的短文。她昨天在微信中呼吁:“别再迷信核酸检测了”,“强烈推荐CT影像作为目前新冠肺炎的主要依据”。

张笑春是中南医院,她在文中表示,“武汉市家庭聚集性发病越来越多,而且大多起病隐匿,一次甚至多次核酸阴性,无任何临床症状,如采取家居留观的方式,必然造成疫情进一步蔓延。”

这位经验丰富的医生表示,“强烈建议政府征用酒店、宾馆或学生宿舍收纳近10多万之多的疑似及大部分医学观察者,强制隔离治疗”。“只要CT阳性就近集中隔离”,“专业人员统一管理”。

李兰娟昨天所说的情况,基本证实了张笑春的说法。李兰娟说“武汉目前检测试剂数量不够,不是每个人能够得到检测”。

1月31日,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梁卓伟和研究团队在国际知名期刊《柳叶刀》发文称,他们通过电脑模型推算,截止到1月25日,武汉已经有75,825人感染新冠病毒。而且每名确诊者平均可以传染给2~3人,传播力每6.4天增加一倍。

大家自己计算一下,按照梁卓伟团队的说法,现在距离25日又过去了10天,大概会有多少人染病?

悬疑之三:留而不观,隔而不离

隔离,是目前各国采用的通用措施。世卫组织认为,感染和出现第一批症状的时间是2天到10天。所以世卫组织决定,隔离期定为14天。如果超过14天,受观察者没有出现症状,就被认为是没有受到感染。

大陆专家认为,由于这只是初步的,而且不太细致的观察,所以14天隔离期是必要的。

美国、日本、法国等国家,都对从武汉撤回的人员进行隔离观察。在专业人员指导下,对隔离观察者严格区分管理,这能很有效地控制疫情传播。

但是目前中国大陆的隔离做法,实在令人无法安心。张笑春在微信中表示,“实践证明家中留观是无效的,我们的老百姓因认知有限,无法做到真正的医学观察”。她说,“我的父母也被感染,我感同身受,一个医生家庭防护措施比普通市民要严格,尚且都未达到标准,更何况普通民众,万望大家呼吁政府采取非常措施!”

张笑春写道,“我既是医生,又是患者家属,我要站出来大声疾呼:各级政府行动起来,阻断家庭留而不观、隔而不离造成的继发性疫情蔓延!”“请政府立即作出行动,疫情控制事关人命,不能放任无症状或核酸阴性、CT阳性的人家庭留观了!”

张笑春说得很清楚了,临床中发现了核酸检测为阴性,但CT片子显示有病变的人。这些人按著现有标准,都不能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但他们却极有可能是真实的感染者,甚至有很大风险传染给身边的其他人。

我们前面提到的刘梅婆婆就是一例。刘梅的婆婆染病后住不上院,在家自行隔离,结果全家人都被传染了。

有网络视频显示,一名女子站在武汉江汉区民族街道办门前,质问有没有人出来解决问题。她说自己的母亲已经下不了地了,社区不管只能找街道。老人在协和医院从上午10点排队,到半夜2点才看完病。她控诉说,“我们响应号召在家隔离,还不是相当于等死。看一看啊,政府要草菅人命了!武汉市像我家这样70多岁的老人不晓得有多少!政府不愿意掏钱确认哪!”

就在我整理今天节目素材当中,收到三河燕郊网友的爆料。燕郊是河北省地界,但紧挨着北京市区,相隔30公里左右。许多在北京市区上班的人,都在燕郊居住,所以很多人也称呼“北京燕郊”。

网友从一名村干部口中得知:在福成大酒店,有300~400人因为发烧被隔离了,其中包括燕郊第三中学的几十名学生。三河南杨庄镇派出所因为接受一个从武汉回来人员的请客,而那名武汉人已经发烧,所以整个派出所也被隔离在福成大酒店。

另外在燕郊中美医院,也隔离近80人。网友特别指出“都是隔离,不给确诊”。

也有几位大陆网友爆料,当地政府给每户居民只发两张出入证,限制人们的出行。

悬疑之四:病源来源新解

新冠病毒的传染性之强,让每一个人都小心翼翼。它能在极短时间内扩散整个中国,并且蔓延到世界许多地方,已经震惊了全球。

大陆媒体报导说,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在1月26日已经抵达武汉,亲自坐镇防疫。这位中共工程院院士表示,“要做最坏打算”。

生化专家来抗疫,这个信息量有点太大了,可以说疫情很严重,但生活专家抗疫,也是十分诡异。有网民恐慌地询问:“我们遭到生化攻击了吗?”也有网民猜测:“难道真的是生化武器泄露了?”

网民的猜测,一直是人们最近的话题,就是这个病毒究竟从哪来的呢?

对病毒的起源、人与人之间传播持续时间和受感染者的临床管理等方面,从中共官方传出的信息与全球科学家的认知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大家知道,在新冠肺炎开始阶段,有中共专家称,新冠病毒与蝙蝠冠状病毒相似度88%,与SARS病毒相似度79%。其中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团队1月23日撰文称,《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提出了病毒或是来源于蝙蝠。

也有网友扒出,石正丽5年前曾与人合写过一篇《一簇源于蝙蝠的类似SARS冠状病毒,显示出了传给人类的潜能》的论文。其中“嵌合病毒”、“杂交病毒”、“合成病毒”与“不依赖于其自然主干上其它必要的适应性突变”等词汇,多次在论文中出现。

在论文中可以看到这样的描述:“为了研究循环蝙蝠冠状病毒的出现可能性(即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我们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这种杂交病毒使我们能够评估这种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在此基础上,我们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证明了该病毒在体内外的复制能力”。

看了石正丽的论文内容,想想中共首席生化专家坐镇武汉,这两个信息交叠,大家怎么看呢?

对病毒的来源,国外的科学家也有自己的解读。

瑞士生物技术公司SunRegen Healthcare AG首席科学官及共同创办人董宇红(Yuhong Dong,音译)撰文指出,新冠病毒的起源似乎与自然重组无关。

她引用中共疾控中心国家生物安全重点实验室陆柔剑(Roujian Lu)1月30日在《柳叶刀》发表的论文表示,“(自然)重组可能不是该病毒出现的原因”。直接推翻了石正丽的病毒蝙蝠起源之说。

董宇红是北京医科大学(Beijing Medical University)医学博士、北京大学传染病学博士,在病毒感染性疾病临床治疗和抗病毒药物研究方面,她有17年工作经验。

文章也引述了希腊的一项研究发现,1月27日,希腊专家撰文指出,新冠病毒的基因与同属的其它病毒没有密切的遗传关系。而且新冠病毒有一种其它冠状病毒所没有的“中间区段”。

这些研究证明,新冠病毒不是自然演变来的。

文章也提到了陆柔剑在论文中的观点,蝙蝠是新冠病毒的天然宿主。但是文章指出,去年12月武汉的蝙蝠都在冬眠,而且被中共认定病原始发地的华南海鲜城,并没有出售蝙蝠,也没有发现蝙蝠的踪影。

上周,《科学》杂志表示,虽然中共称有20几例病患与华南海鲜城有关,但多达45%的早期病例与这个市场并没关系,包括一些最早的病例。论文指出,“这增加了新型冠状病毒最初有可能是从其它渠道感染到人体的可能性”。

就是说,蝙蝠和华南海鲜城,并不是所有的故事。

1月27日,印度理工学院(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普拉丹(Pradhan)教授等人发表了一篇论文:《新冠病毒棘突蛋白中独特插入片段与HIV-1的gp120(蛋白)和Gag(蛋白)的异常相似性》(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

简单说,印度专家们发现,新冠病毒中有4个独特的插入片段,这些片段与艾滋病毒具有同一性或相似性。专家们指出,“这在自然界中不太可能是偶然的存在”。

这里插一个消息,对患者来说是大好消息:美国疾控中心(CDC)已经开始临床试验他们研制的疫苗了,因为他们刚刚使用洛匹那韦(lopinavir)等抗HIV药物,治愈了一名感染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美国科研人员在《柳叶刀》上已经分享了他们的研究成果。

美国采用抗艾滋病药物治愈新冠患者,证明新冠病毒中的确有艾滋病毒存在。

专家们的缜密论证,不能不让人怀疑 ,新冠病毒会不会被人工操作了呢?所以人们的目光自然集中向武汉的生化实验室——P4实验室。

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在推特发文,呼吁武汉生化实验室的专家们出来澄清一下。何清涟说,“因为确实太邪恶了。作为曾经的中国人与海外华人,我想知道Who did it,why?”(谁干的?为什么?)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