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习近平可识“桃花源中人”?

1月8日,中共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总结大会,习近平在讲话中向全党喊话:与时俱进,不能做“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花源中人。习近平这里引用“桃花源中人”一词,完全是对这个词的错解、误用。当然,这也不能全怪习近平,因为这个词在中共党史中有特定的含义,毛、邓都用过,习也是照搬。

习讲话好用古语。中华传统文化灿烂辉煌,每一个中华儿女天然地对中华文化心有所系,习近平亦然。但是,习生在红旗下,难逃被“党文化”侵淫。习需要明白:中共炮制的“党文化”,对中华传统文化进行了系统的破坏、篡改和乱解,习自己也是受害者。

例如,2012年12月26日,上台之初的习,在军队一次重要会议上称,要把三件事放在心上:五千年的优秀文化不要搞丢了,老前辈确立的正确政治制度不要搞坏了,老祖宗留下来的地盘不要搞小了。

但是,习却没意识到这“三件事”的内在矛盾。第一,“老前辈确立的正确政治制度”是西来幽灵强加给中国的,不仅得不到“五千年的优秀文化”的支撑,而且还与之相对立;第二,“老祖宗留下来的地盘”正是被中共“老前辈”为窃国搞小了许多(读者自行比较下清朝的中国地图、中华民国地图和当今中共国地图,就一目了然了)。

可以说,中华传统文化和党文化绝对排斥、绝不兼容。本文就以“‘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花源中人” 这句话为例,稍作解析。

1959年庐山会议前夕(彭德怀就在这次会上被打倒),“冷眼向洋看世界”的毛泽东写下《七律·登庐山》,该诗尾联是“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意谓只有毛治下的社会主义中国,才是走向真正人间桃花源的正途。然而就在此时,大跃进的“热风吹雨洒江天”,饿死几千万人的三年大饥荒业已开始。人类历史上还有比这更狂妄、荒谬、邪恶、黑暗的吗?然而“世外桃源”,却被党文化定义为“一种空想的脱离现实的美好世界”。

之后,1975年11月,毛泽东提议让邓小平主持写一个肯定“文革”的决议。邓小平回答说:“我是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由我主持写这个决议不适宜”。其实,邓在文革之初就被打倒、下放,满身是非,一心等待复出,怎么会是个“桃花源中人”呢?无论是向毛写检讨“永不翻案”,还是拒绝主持写一个肯定“文革”的决议,都只是邓的政治手腕。但“桃花源中人”,却被党文化中定义为与世隔绝之人了。

以上是习近平所引“桃花源中人”一词的党文化渊源,全为别有用心的歪曲。

“桃花源中人”出自东晋陶渊明《桃花源记》,确是赫赫有名、影响深远,但其在中华传统文化中的意蕴,却与党文化的定义迥然不同。

理解桃花源的核心,在“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这8个字上。大家知道,汉朝是2500年中华历史上的三大盛世天朝之一,文治武功,威名远播;魏晋之期虽比不上汉朝,但也有三国风流、魏晋风度,别焕神采。然而,这两个历史时期在“桃花源中人”眼里,都不足道也。为什么?因为中国古人有更高远的政治理想,那就是孔子所说的“大同”、“小康”社会(此“小康”非中共称要实现之“小康”)。

按中华经典《礼记·礼运》所说:“大同”社会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在这个社会里,“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这大致相当于中华历史上的“三皇五帝”时期。

之后,“大道既隐,天下为家”,“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著其义,以考其信,著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埶者去,众以为殃。是谓小康。”

在中华文化中,“小康”虽是“家天下”,但于“大同”也是一脉相承的。这个相承就是“内圣外王”之道的心传:尧传给舜,舜传给禹,再传(商)汤、(周)文、武、周公直至孔子,从孔子再到孟子。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道统”,决定着中国历代帝王统治的合法性。在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朝代清朝,康熙帝教育皇子,仍强调这个道统,也即《尚书大禹谟》中的十六个字:“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孔子以来,“大同”一直是中国人的最高理想,直至中山先生。可以说,就中华传统文化意蕴而言,“桃花源”其实“大同”社会的文学表达。

中山先生最喜书 “天下为公”。1924年,中山先生在《三民主义》中提出:“真正的三民主义,就是孔子所希望之大同世界”。中山先生满怀信心地对世人说,他理想中的未来社会,有欧美国家资本主义经济的繁荣,而没有欧美国家资本主义发展必然带来的种种弊端,以及阶级对抗和社会动荡。

近代中国的艰难摸索、行进,至中山先生,本应民族复兴。不幸的是,共产主义幽灵出世,中共窃国,中国历史发展的正常进程被中断,中国进入了最黑暗的时期。

窃国70年,中共恶贯满盈,就要把自己烧毁了,死亡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在这个大背景下,习近平为保党,喊不能做“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花源中人,不是可笑吗?

对中华文化的天然喜爱与“党文化”的毒害污染,是习近平思想中的一对矛盾,阻碍了习对现实世界的认知,制约著习的执政,是习深陷困境的思想根源。

习只有正本清源,真正回归中华传统文化,清洗“党文化”的毒害污染,才能看清楚现实,才有重新选择自己命运的可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