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从3千米高空解体,17岁女孩落入雨林,随后的一切堪称传奇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13日讯】德裔秘鲁籍哺乳动物学家Juliane,是一场惊动全世界空难的唯一生还者。当年17岁的她和母亲登上了一架班机,起飞后不久班机从3000米高空坠入秘鲁雨林中,91名乘客罹难,只有她一人奇迹般地生还,并走出了原始森林。其中的故事堪称传奇。

空难“唯一幸存者”

茱莉安(Juliane)是一名德国动物学家,她出生于秘鲁的利马的Juliane,父母都是德国人,父亲是著名的生物学家,母亲是同样厉害的鸟类学家。

他们原先都在利马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工作,在Juliane 14岁时,他们离开利马,去亚马逊雨林中建设研究站——Panguana。

Juliane跟在父母身边,学会了各种关于丛林求生的技能。后来,她进入一家秘鲁高中,过起了和其他孩子一样的生活。

让她永远都不会想到的是,少年时期的丛林生活,有一天竟会救她一命……

1971年12月24日,17岁的Juliane和母亲在秘鲁登上了一架秘鲁国家航空508号的航班,搭机飞往亚马逊雨林中的普卡尔帕市,准备与父亲一同欢度圣诞节。

兰萨航空公司当时已经名声很糟糕,因为该航空公司过去已经发生过两起空难事故。

Juliane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我们知道这家航空公司名声不好,但我们非常渴望能和父亲一起共度圣诞节,所以我们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在心中祈祷一切都安然无恙。”

当内心感到不安时,Juliane首先想到的就是神,向神祷告。心中有神,这也许就是当时只有17岁的Juliane在空难中能够活下来的原因。

茱莉安(Juliane)是一名德国动物学家

少女3000米高空坠地

Juliane在接受美媒《美国有线新闻网》采访时回忆说,从利马市飞往普卡尔帕市的航程用不了一个小时,当客机载着92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升空后,最初的25分钟飞行十分正常。

但是,当飞机爬升到6000米高空时,飞机进入了一个空中雷暴和严重气流骚扰的危险区域。

Juliane说:我们飞进了浓厚的乌云中,飞机开始摇晃起来,我母亲感到非常紧张。但我还好,我喜欢飞行的感觉。

10分钟之后,显然是出事了。飞机开始剧烈颠簸,所有行李架上的包裹都掉了下来,礼物,花朵,圣诞蛋糕在机舱内翻滚。我看到飞机周围都是闪电。我很害怕,和妈妈握着手,什么也说不出来。其他乘客开始大哭,抽泣,尖叫。

又过了10分钟,我看见飞机右翼上闪烁著光芒……发动机被闪电打到了。飞机开始俯冲着往下坠落。我母亲说了一句: “完蛋了!”这是我从妈妈那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飞机开始俯冲,所有人都在疯狂的大叫。引擎的轰鸣声充斥着我的大脑。我就看到圣诞节礼物在机舱中乱飞,也听到乘客们不住发出恐怖的尖叫声。

突然,我周围陷入了可怕的寂静,我感到飞机不见了。我被安全带绑在座位上,头朝下往下坠落。我唯一能听到的,就是耳畔的风声。我感觉无比孤独。

然后,我就失去意识了。当我恢复意识时,我感到自己在空气中飞行,接着我看到了下面的森林正在迅速逼近。之后我才知道,飞机在3000米高空解体了,我连人带椅从高空中摔出飞机,掉落到了亚马逊丛林的地面上。

在坠向地面的过程中,我再次失去了意识,醒后我发现身体仍被系在一整排机舱座位上。

示意图。( 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Juliane生还的原因是个谜

这些年来,Juliane一直试图思考自己能够独自幸存下来的原因。

她回忆说:也许是因为我从空中坠落时,身体仍被系在一整排机舱座位上,这排座位在空中旋转坠落时,就好像直升机的螺旋桨一样,起到了减缓坠地速度的作用。

此外,我坠落的地方树木非常茂密,它们也许帮我减弱了坠地时的撞击力。

而我只受到了一点轻伤:锁骨骨折,右眼出现肿胀,此外她还出现了轻微脑震荡,手臂和腿上还有一些割裂的伤口。

直到第二天早晨9点钟,我才苏醒过来,我之所以知道时间,是因为我的手表没被摔坏,所以我一定昏迷了一个下午加上一整夜。

当我醒来时,我的周围只有我和一排机舱座位,我非常恐惧,试图寻找母亲,但却没有找到。

到了第4天,我听到了国王秃鹫飞下来的声音,知道它们飞下来是因为附近有很多腐肉,而那些腐肉,大概就是那些乘客的尸体…

顺着它的声音,我找到了一排3人座椅,有3名乘客的尸体还被安全带绑在里面。他们头朝下撞向地面,因为冲力太强,他们在地上冲出了一个约0.9米深的大坑。

示意图。( Laudes Martial Mbon/AFP/GettyImages)

丛林跋涉艰难求生

她回忆说:在刚开始那几天,我偶然能听到上空有救援飞机的声音,但因为树冠太密,我看不到飞机,飞机上的人也看不到我。最终,这些飞机的声音也消失了。他们已经停止搜救。

那是我一生中最绝望的时刻。我身受重伤,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怎么出这片一望无际的森林,也没有任何粮食。找水还好办,只要舔树叶上的水珠就好。

但找吃的真的是很困难,我没有工具捕鱼,也没有工具去挖一些植物的根茎。而且我知道,雨林中有很多植物都是有毒的,不能随便吃。

所幸的是,父母教过我如何在热带雨林中求生的技巧。

父亲说过,只要你找到一条小溪,沿着小溪下游行走,你就能到达一条更大的河流,在那儿你就可以找到人求救。

按照父亲教的方法,我在空难发生第二天果然找到了一条小溪,于是我开始沿着小溪向下游走。幸运的是,我在坠落地附件发现了一包糖果,这包糖果成了她唯一续命的食物。

因为太过珍贵,每天我只吃几颗,当糖果吃完后,我经历了难以忍受的饥饿。有一刻,我想过吃雨林中的野生蛙。但因为当时身体太虚弱,我完全抓不到……。

妈妈一直找不到,我的体力日渐衰减,我知道,想活下来,必须赶紧逃出去了…

示意图。(pixabay)

这是一个漫长又煎熬的过程。我当时只穿着一条迷你短裙,雨林里白天潮湿闷热,经常下雨,但到了晚上就很冷,每一个夜晚都无比难熬。

在坠机中,我丢了一只鞋,眼镜也不知道去哪了。我高度近视,热带雨林的地面上又有很多伪装成树叶的毒蛇。

为了不被蛇咬,我每走一步之前,都会用抛掷鞋子的方式来避开前方道路上的蛇。

在水中行走比在地面上行走要安全。最终,我决定顺着水流开始走……

我趟著溪流跋涉前行,发现一条小河后又朝河的下游继续走,遇到水深的地方就顺着水流游泳或漂浮,以节省体力。这些溪流中还隐藏着可怕的鳄鱼、水虎鱼和蝠鲼,但幸运的是这些凶猛的动物都没有伤害我。

有时,我能看到河岸上栖息著一条鳄鱼,当它看到我后,就开始游向我的方向,但我并不是很害怕,因为我知道鳄鱼不会轻易袭击人类。

示意图。(pixabay)

在丛林里的第10天,我在河的下游发现了一间避难小屋和一艘船,此时我身上的伤口已经感染了寄生虫。再次靠着父亲教的经验,把船上的汽油倒在伤口上。

汽油刚接触伤口时,疼痛剧烈,但有效果很好,最后从手臂伤口中挖出了35只蛆虫。

过了几个小时,就有一组秘鲁伐木工人发现了我,并将我送往了附近的小镇。

Juliane回忆说:“当我看到他们时,他们就像天使一样向我走来。”

被救之后,Juliane疯狂寻找母亲的消息,但最终在1月12日,救援人员发现了她的尸体……后来Juliane才知道,母亲落到亚马逊雨林时也没有马上死去,但她受了重伤,无法动弹,在几天后才去世的……

Juliane不敢想,那几天,母亲是怎样的绝望……

如今距那场可怕的空难已经过去了几十年,Juliane说,每当她听到世界某地又发生一起致命的空难时,她都会为飞机上的乘客做祈祷,希望他们像自己一样能够得到神的庇护,幸运逃生。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