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传媒界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综述(下)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22日讯】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把新闻媒体作为散布谎言的工具迷惑百姓、维持打压,并对在中国新闻传媒系统工作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

以下是在中国大陆新闻传媒工作的法轮功学员遭中共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迫害的部分案例。

接上文:新闻传媒界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综述(上)

遭非法劳教、判刑主要案例

原中国新闻社研究部采编高维平被非法判刑4年

高维平,52岁,北京市东城区法轮功学员、原中国新闻社研究部采编(隶属于国务院侨办)。1992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工作中认真负责,在利益上先人后己,她曾几次将单位分给自己的房子让给他人。1998年中国出现水灾后,她默默拿出5,000元支援灾区失学儿童,是单位上下公认的好人。

高维平(明慧网)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高维平曾6次遭绑架,并被非法劳教2次,近3年之久,被非法判刑3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如电刑,不让睡觉,逼迫“转化”(放弃修炼),昼夜做苦工,导致精神和肉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她曾一度丧失记忆,精神恍惚。

2017年2月9日,家人与她失联,后去多个看守所查找,最后得知,高维平被非法关押在东城区看守所。

同年12月29日,高维平被东城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并勒索罚款8,000元。

原黑龙江省电视台编辑杨悦遭非法劳教迫害

黑龙江省电视台主持人、编辑杨悦坚持修炼法轮功,3次遭绑架,2次被非法劳教,遭受多种酷刑折磨,曾被反吊在门框上摧残,被非法解除公职。

2003年10月,杨悦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当时的队长赵玉庆、科长姚福昌对杨悦实施酷刑迫害,持续五天五夜。

在万家劳教所,杨悦不写“三书”(所谓放弃修炼的“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赵玉庆和姚福昌就强迫她蹲在一个小瓷砖上“反省”,杨悦拒绝。随后四五个劳教人员一哄而上,将她按倒在铁椅子上。姚福昌抡起电棍在她脸上、身上猛戳,边打边骂,蓝光电火在她眼前滋滋作响。

因杨悦坚持不写“三书”,被铐在铁椅子上迫害,五个昼夜不准睡觉。离开铁椅子时,她的脸部浮肿、惨白,腿肿得变了形,比以前粗一倍。

北京经济观察报编辑吕尚春被非法判刑

吕尚春,46岁,大学文化,经济观察报社编辑,200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吕尚春从事房地产报导十多年,在业内口碑很好,不占不贪、与人为善。当朋友听说他被非法判刑时,都难以接受这一事实。

吕尚春所在的《经济观察报》是全国性大报,他不但是负责房地产板块的编辑,还是报社的编委,参与头版报导的轮流值班。他履历非常资深,报社主办的“蓝筹地产”在业内颇具影响力。他也曾多次在新浪等媒体的活动中担任嘉宾或论坛主持人。

2014年9月7日上午9时许,吕尚春在北京昌平区一个市场农贸大厅内与两个摊主兑换了200元写有法轮功真相的人民币,被举报到市场管理办公室,遭绑架,当晚被送进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非法拘留结束后,吕尚春却被非法逮捕、送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北京市一分检非法起诉。

2015年1月19日上午,吕尚春被北京昌平法院非法庭审。律师为他做了无罪辩护。吕尚春在自辩中谈到,他修炼后在工作中的表现有目共睹,在单位被评为优秀员工。

2015年2月13日,吕尚春被冤判3年半;同年5月,被送到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北京大兴的天河监狱)非法关押。

原黑龙江电视台俄语节目主持人2次遭非法判刑

赵喜东,原黑龙江电视台俄语节目主持人、记者、法轮功学员,1984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原南京外国语学院)俄语专业,被分配到沈阳军区技侦局三处工作。1993年,作为特殊人才赵喜东被沈阳军区特批转业到黑龙江电视台工作。

1998年赵喜东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名利争斗激烈的电视台淡泊以待,处处为他人着想,谁有困难他都尽力帮助;在居住的小区里,他经常把所居住的楼道打扫得干干净净。

然而在中共的迫害中,赵喜东3次遭绑架,并被非法软禁、非法判刑2次,每次各4年。

2000年1月,赵喜东被非法开除工作,留用察看1年,下放到广播电视局一直属台做勤杂工,工资被连降三级。

2005年11月4日晚8点,赵喜东被哈尔滨动力区公安分局哈平路派出所强行绑架、野蛮抄家;2006年10月27日,被非法开庭判4年徒刑,关押在大庆监狱,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2011年12月31日,赵喜东再次被中共绑架;2012年8月,被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非法庭审,后被法判刑4年。

原人民出版社任副审编王粤遭多次迫害

王粤,女,57岁,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是中国民主同盟盟员,退休前在人民出版社任副审编。

王粤在修炼前,曾患器质性疾病多年,中西名医专家久治不愈,不堪其苦。1994年,王粤开始学炼法轮功。此后她的身体变得非常健康,连续七年全勤。她思维敏捷清晰,勤奋敬业,参加了许多健康书籍的编辑,并建立了具有高学术水准的作者群,连年共十余次获得省部级以及国家级奖项,业绩十分突出,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女。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王粤三次遭绑架,并被非法劳教2年。2001年2月19日,在北京国保大队警察的唆使下,当时的人民出版社副社长韩舞凤带人绑架了王粤。

后王粤又被单位的人员押到北京市新安女子劳教所洗脑班,她拒绝“转化”抵制迫害,被四大队警察李继荣等人殴打,严重受伤。

王粤的精神也受到严重刺激和伤害,她在经历了15天的“转化班”折磨迫害之后,因坚决不“转化”,于3月4日被转到北京市公安局七处非法关押迫害。北京国保大队找不到陷害王粤的证据,于2001年4月4日将她取保候审一年,企图暗中跟踪监视,寻机绑架更多人。

王粤被殴打致残后,继续一直坚持不懈地向法院投诉,但却没得到受理。2008年5月13、14日,北京国保大队警察又以奥运为借口绑架王粤,并非法抄家、绑架,在没任何理由的情况下,非法劳教王粤2年。

武汉市十佳青年王莉遭多次绑架并被非法劳教

湖北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莉,原《中国妇女报》中南站记者,曾被评为“武汉市十佳青年”,其事迹曾在“东方时空”栏目播出。

后来,王莉在《中国妇女报》当记者,曾帮助过许多受到不公的弱者讨回公道,她本人收入的很大一部分也都救济了贫困者。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却多次遭受到中共的残酷迫害。

2000年2月18日,王莉被武汉市公安局带走,关入武汉市七处第一看守所。她在看守所里坚持炼功,遭到受狱警指使的犯人毒打。

狱警为了达到不让她炼功的目的,对她施以“吊挂”的酷刑,将双手吊铐在窗户上,脚尖点地,连续三天;接着又施以“死人床”的酷刑,将衣服扒光,身体呈“大”字形,用镣铐铐在木板床上,木板上有圆洞,人只能躺着大小便,连续11天。

接着又施以“活镣”的酷刑,手脚用铁链锁起,不能轻易动弹,连续8天。

中共酷刑:吊挂。(明慧网)
酷刑演示:死人床。(明慧网)

2000年3月底,王莉被非法劳教1年半,关押在武汉何湾劳教所。王莉在劳教所曾多次绝食抗议,遭遇野蛮灌食及各种各样的酷刑,导致身体受损严重。

王莉还遭受强迫洗脑,数日不让睡觉,被强迫干体力活,甚至在绝食多日的情况下照样干活。

原唐山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王建辉遭多次迫害

高维平(明慧网)

原唐山人民广播电台经济生活频道早间新闻节目主持人、一级播音员王建辉,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准则。修炼后,困扰他的咽炎好了,原来很有个性的脾气也随和了许多,家里也很和睦。

有一次,他母亲从市场回来,发现商贩多找给她十元钱,王建辉知道后,嘱咐他母亲一定给人家送回去,要为人家着想。

这场迫害发生后,王建辉至少5次遭绑架,3次非法劳教迫害。还曾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广播电视塔下,由专人看守迫害长达一年之久。

为迫使王建辉放弃修炼,中共人员对他在方方面面施加压力,甚至破坏其家庭。其妻子单位(唐山路北区政府)的一个书记企图迫使其妻与他离婚,而且示她意离婚就可以提干,还称:“等著吃你的喜糖了(指离婚后再婚)。”

此外,王建辉的小舅子当兵的权利也被非法剥夺。

遭绑架迫害主要案例

原吉林省档案局《兰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张忠余遭迫害

张忠余,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原是中共吉林省机关的副处级干部,曾任蛟河市组织部副部长、原吉林省档案局《兰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

张忠余于1996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功。2002年3月,长春法轮功学员利用有线电视技术插播成功后,张忠余去参与了插播的刘海波家串门。刚刚交谈十多分钟,突然房门被打开,冲进七八个警察,就开始毒打他俩,一警察发现刘海波的外套衣服兜里有四百多元钱,就把钱快速地揣进自己的兜里。

这时刘海波的妻子正在哄五六岁的孩子睡觉,孩子被惊吓,大声哭叫起来。警察连拖带打将他俩拖到厅里,想把他们的手和脚以及嘴都用绳子勒住。当时张忠余的头部被打破,流了很多血。

警察将他们拉到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不由分说地就用电棍电、棍棒打,好几个人一起下手,还把一个凳子放在张忠余身上,上边坐一个人压着。由于肉体难以承受的痛苦,使张忠余本能地拼命挣扎。

“你叫什么名?”一个声音问,张忠余拒绝回答。这伙人将他的下身裤子都剥光,动用二尺多长的电棍电击生殖器等部位,并用棍棒毒打小腿迎面骨、脚踝骨和脚趾头。强大的电流极其恐怖,让人痛苦难忍,好像都把人打透了一样。

坐在压在他身上的凳子上的警察都换了好几个人。后来确认,当晚刘海波被迫害致死。张忠余的胯骨轴子都被迫害得变形,濒临死亡的边缘。

即便张忠余被折磨成那样,长春市“610”公安局一处仍将他蒙上眼睛拉到大约是净月潭山上的宾馆里去迫害。

那一夜,警察张航一个人同时用两根电棍电击他,重点电击他的生殖器。只要张忠余稍动一点儿或打瞌睡,张航就电击他一通儿,还逼他唱国歌、背诗和成语。当张忠余痛苦难忍低下头时,张就用脚踢他的头。

2008年奥运会临近时,中共“610”机构指使警察、便衣特务加紧对张忠余家的骚扰、监视和对其拦截、盘查,家附近常停着警车,还有流动警车,还有便衣特务及不挂牌的警车。后来张忠余辗转逃出中国大陆,来到海外生活。

江西南昌市电视台徐吉安遭国安酷刑迫害

徐吉安,出生于1942年11月,江西省电视台播出部发射台的工作人员,2002年退休。徐吉安在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体非常虚弱,患有多种疾病。1999年1月,修炼法轮功后,徐吉安逐渐改掉了坏脾气,虚弱的身体通过坚持炼功而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近60岁的他才尝到了生活的甜头。

1999年“7·20”法轮功被迫害后,他六次遭绑架,曾遭精神病院遭药物毒害,被劫入洗脑班遭强制洗脑。

2008年5月14日上午,单位老干科的一个工作人员领着南昌市国安的七八个警察闯进徐吉安的家中,以需对徐吉安进行讯问为由,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程序的情况下,直接将徐吉安绑架上警车。

国安警察对他刑讯逼供,命令他背靠墙壁罚站、往他脸上喷烟雾,强制他“马步蹲桩”并用双手将方凳举过头顶且不准晃动。如此手段反复折磨他数个小时。晚上睡觉时,将他的手臂铐在铁床上,整个人根本无法动弹。

徐吉安曾绝食抗议抵制对他的酷刑逼供。在一个晚上,罗雍等两三人强制66岁的徐吉安靠墙站立,对着他脸上喷香烟烟雾,强行脱掉他的袜子,让他赤脚站在冰块上,将他悬空吊铐在防盗窗上半个多小时,致使他两手臂麻木,两个多月后都没有完全恢复。

后来,国安人员将徐吉安关押到市第一看守所。他被东湖公安分局相关人员和看守所的牢头先后勒索一万多元钱,才被释放回家。

湖北武汉电视台编辑江小萍多次遭绑架

江小萍,出生于1963年,家住武汉市汉口永清街27号,曾是湖北省武汉电视台的编辑,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当地“610”、派出所、单位人员的监控,7次遭绑架,3次被劫持到洗脑班,她的家人也遭株连,动不动被非法抄家、恐吓。80岁的老父亲还被无人性的“610”人员叫到洗脑班,亲眼看女儿遭受折磨的惨状。

在修炼之前,江小萍身心疲惫,年纪轻轻就患有高血压、偏头痛、腰酸背疼,肺结核多种疾病。后来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无病一身轻,活得身心健康、快乐并幸福。

1999年7月,江泽民公开迫害法轮功,其实早在1999年6月中旬,恐怖气氛就开始了。当时有位武汉市总编室的领导给省总编室管节目宣传的领导打电话说:“我们那个(诬蔑)法轮功的片子可不可以播?”对方回答:“上面已经批了,可以播了。”

很显然,武汉电视台是受了上级指使搞了一个诬蔑法轮功的谎言片,手段卑鄙而拙劣。那部片子就是7月22日下午3点,由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罗京向全国乃至全世界放毒、播放的诽谤、诬蔑法轮功的片子,欺骗了所有不明真相的世人。

2008年3月17日上午,新闻研究所副所长张忠迪谎称台领导找她谈话,结果在楼下等着她的是穿便衣的警察、面包车、“610”和总台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鄢小初等人,他们把江小萍绑架到臭名昭著的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汤逊湖洗脑班迫害,封闭洗脑迫害45天。

与前两次相比,这次迫害手段更恐怖、阴毒。车子开进大院,身穿迷彩服的武警一拥而上,一大群穿制服的警察拿着照相机对着她的脸拍照,在心理上给人造成一种恐怖的肃杀之势。

他们给江小萍安排了两个包夹(监管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三个犹大(被洗脑后放弃了修炼法轮功的人),旁边还站着两个警察。江小萍坐着,他们就叫她站着;江小萍站着,他们就把她推得东倒西歪,逼迫她签字。

2019年黄历新年前,江小萍再次被警察绑架,在此之前江晓萍至少遭绑架过六次。

明慧网资料显示,新闻传媒系统法轮功学员至少有7人被迫害致死,33人被非法劳教、判刑,至少有83人遭绑架迫害。

上述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部分地区的政法委、“610”、国保、派出所及公检法司人员,而幕后真凶则是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及中央政法委、“610”迫害体系。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