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川普总统为何两面作战

川普总统正在两面作战:左跟中国打贸易战,右对左派民主党弹劾。这两件事好像风马牛,但其实很“相及”,背后有一体性:打贸易战,是要捍卫市场经济、公平竞争的原则;左派要弹劾川普,因他减税、推动自由经济,击碎了民主党要增税、国家垄断、杀鸡取蛋的社会主义梦想。

美国今天这场跟国内外“社会主义”的战斗,并不是当代的特有产物,其实自美国建国(1776)初期,就开始了这种两条路线的斗争和选择。被视为左翼民主党鼻祖的杰弗逊、麦迪逊,潘恩(《常识》作者)等(虽然那时他们的党是另外名字)都是热衷、青睐法国大革命的民主、平等口号和理念,是“亲法派”。而开国总统华盛顿、第二任亚当斯、及保守派鼻祖的财政部长汉密尔顿等,都倾向英国的重视传统、道德、信仰,强调秩序、宪政、个体权利(警惕民主导致的暴民和多数暴政),被视为“亲英派”。

亲法,亲英,这两派的理念分歧和斗争贯穿整个美国政治历史,不仅至今存在,而且越演越烈。所谓法国派,就是更强调“平等”,更想对整个社会进行“整体性改造”。而英国派,则更强调个人权利,拒绝法国大革命那种轰轰烈烈的整体社会改造,提出一点一滴的试探性社会改进,类似摸著石头过河。

左派的平等口号最能俘虏人心

当时英国著名思想家埃德蒙・伯克(后来被尊崇为保守主义鼻祖)在痛斥法国大革命的论著中就提出,要捍卫传统、宗教信仰,不可像法国大革命那样把社会翻天覆地、全盘改造。因为法国大革命是用断头台、以所谓人民的名义、公共意志(General will)来滥杀无辜、建立暴政。后来的列宁十月革命,毛的共产革命,波尔布特在柬埔寨的血腥,北韩金家父子,古巴共产专制等,都是法国大革命的升级版,思路是一样的,都是用所谓群体的名义、公共的意志、平等的要求,剥夺和践踏个体权利与自由。

人民、民主、平等,这类口号,最能收服人心。保守派的华盛顿做了八年总统就坚持退休,不再连任,开启了总统只做两届的惯例。但接任的亚当斯只当了一届总统,就被杰弗逊、麦迪逊等连手干掉了,用的就是左翼俘获人心的主要口号:平等、民主等。随后除了亚当斯的儿子作为保守派的辉格党做了一届总统之外,左翼在美国一直掌权了40年!那时黑人和女性都没有投票权,也没有今天偏向左翼的西裔和移民等,左翼就可以连续拿到10届总统!可见法国大革命那种左倾思路,有多大的煽动力和蛊惑人心的能力。

直到林肯参选,举著废除奴隶制、解放黑奴的旗帜,才一举击败了左翼,保守派连续执政两届(林肯在第二任上被暗杀)。是共和党解放了黑奴!

“自由”最重要,它高于左派的“平等”

林肯强烈主张废除奴隶制,还因他强调保守派经济理念,认为只有“自由”才能带来黑人的经济独立、个人富有、人的尊严。林肯认为,只有在所有人都有经济自由的前提下,才有种族平等可言。所以他解放黑奴,不是从种族平等角度,而是人的经济自由才能带来个体的真正解放。

林肯是第一个保守派的共和党籍总统,之前的华盛顿、亚当斯等所属的政党不叫共和党。林肯非常清楚明确共和党的经济理念,就是强调自由、权利,而不是左翼的均贫富、平等。林肯在距今150多年前就这样阐述共和党的个人对自己负责、自立自强的个体主义经济理念:

“你无法通过削弱强者来强化弱者。你无法通过摧毁大人物来帮助小人物。你无法通过榨干富人来致富穷人。你无法通过搞垮雇主来帮助雇员。你无法通过透支来摆脱困境。你无法通过借钱得到安稳。你无法通过剥夺人的动力和独立来塑造人格和勇气。你无法通过替别人做他们自己能够并应该做的事而真正帮助他们。”

这种被称为“林肯哲学基石”的原则理念成为后来美国(以至世界)左右派分野的标志:保守派认为“自由”(liberty)最重要,它高于左派的“平等”(equality)。左派以平等的名义剥夺个体自由,最后自由没有了,平等也不存在。均贫富的共产主义运动是左派的极端表现。

林肯的自由经济理念和实践都难能可贵,因即使后来的共和党籍总统,像狄奥多.罗斯福(保守派的老罗斯福)总统、他的继任者塔夫脱总统等,都对自由经济有一定抵触,以所谓反托拉斯为名,打击大企业,限制商业自由发展。到了塔夫脱的下一任、左翼民主党的威尔逊总统掌权时,更是推行反商、国家控制经济的政策;他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战,建立强制征兵制、增高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进行国家控制。到了二战,左派民主党总统罗斯福更是用所谓“新政”(The New Deal)公开推行社会主义政策:高税收,国家控制,国营化等,严重窒息了美国的自由经济,侵蚀了个体权利,是美国左翼最高潮、社会主义色彩最浓的时代!直到罗斯福去世,他的新政社会主义才式微,美国的经济萧条期才结束。

林肯、里根、川普三点一线:自由经济

了解这个背景就知道,即使在美国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推行市场经济、坚持个体权利理念,仍是多么困难!在二战之后,只有里根总统,推行大幅减税的保守主义政策,把当时个人最高所得税从70%一下砍去42个百分点,降到28%!从而刺激和推动了美国随后长达110个月的经济扩张(增长)期。

到了川普总统,他才执政三年(不到一届),就把美国企业税从35%一下削去14个百分点,降至21%。这个企业税的大幅削减,比削减个人所得税更有助于美国经济的发展。因个人所得税有几个等级,按收入不同比例缴税。最高个人所得税被降低,只涉及少数大富豪,像当年罗斯福制定的91%的最高个人所得税,其实只涉一个人:大富豪洛克菲勒,等于为他一人量身制作,就是要“抢”他的财富。而现在川普大幅削减的,是企业税。首先,企业税不像个人所得税,它没有不同等级,而是一刀切,所有企业税一个标准;降低了企业税,所有企业都受惠;二是等于给了所有企业(有了剩余税款)扩大再生产的机会,扩大招工,自然就降低了失业率。川普执政才三年,美国失业率就已降到过去50年最低点!西裔、非裔、华裔的失业率,全都降到自有统计以来的历史最低。

包括川普总统与中国打贸易战,其理念哲学也是自由经济。中国利用国家控制经济,对美国不平等贸易;川普要改变这个不合理局面,捍卫美国企业的自由贸易权,实质是捍卫市场经济、对抗国家垄断的社会主义。从林肯、里根、川普这样一路下来,可谓三位一体一条线,就是自由经济,对内抗衡左翼社会主义,对外抗衡中国的国家主义;捍卫市场,保障自由!

美国左翼民主党要弹劾川普,其中一个主要愤怒点,就是川普上台后,大力推行市场经济、减税,实质是“保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力”,而这12个字,正是美国宪法的精髓,立国之本的理念。目前所有左翼民主党的总统参选人(近20人)都主张增税,扩大政府,或者说是法国大革命那种以所谓人民意愿、公共意志为名,要抢夺社会财富进行二次分配(高税收,高福利),其本质是剥夺个体自由的群体主义(collectivism)、社会主义。

今天川普总统所代表的共和党,与左翼民主党的斗争,仍是美国建国初期华盛顿、亚当斯、汉密尔顿等传统派(保守派,亲英派),与杰弗逊、麦迪逊、潘恩等激进派(自由派,亲法派)分歧的继续,或者说仍是那两种思路、两种理念的历史投影。

川普强力坚持传统派的价值原则,抵抗法国式的激进左翼思潮,将为美国带来重大变革。他如果成功,不仅是重建伟大的美国,并因美国的唯一超强地位而影响整个世界。

——转自台湾《看》杂志2019年12月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