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中共恶徒持续遭报见证了什么?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20年了,给受害法轮功学员和家人带来了巨大痛苦和灾难,同时,那些迫害者也在其莫名其妙中纷纷遭到恶报,方式不一,持续不断。

目前,明慧网已经记载了数万个恶报实例,遍及官方和民间,而实际恶报实例还有许多,只是没有及时被披露出来。这是骄横跋扈的中共当局和迫害者始料不及的可怕梦魇,但恶报事实就在眼前,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著。持续恶报在惊醒谁?持续恶报见证了什么?

报应之说,真实不虚

善恶报应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重要的部分,千百年来,一直在制约着人类的行为,维系着人类的道德。从古到今,善恶必报,如影随形,近报自身,远报子孙,几乎是人们口耳相传的天理常识,敬畏有加。

但是,中共占领大陆后,通过不断的政治运动,强行给中国人灌输无神论、进化论、唯物论等,逐渐的,被洗脑的中国人,对于报应之说,早就淡忘或抛掷脑后,认为报应只不过是一种传说、文化、理念,即使遭了点恶报,总觉的是偶然的。所以,为了名利,宁愿跟着中共作恶害人,也不思悔改,直到恶报加身时,悔恨莫及,才发现恶报是真实不虚。

苏倩,生前是新疆农八师石河子市中级法院里的一个小头目,曾追随周永康掌管的政法委迫害法轮功,并在办案中收了许多昧心钱。2007年6月初,38岁的她查出得了血癌且到晚期。她母亲说这是报应。她觉的花再多的钱也不会治好,就放弃了治疗,但决定把贪污剩下的30万元捐出去做点好事,好减轻自己的罪孽。在其住院期间,有好友劝她退党,被她拒绝,说什么死了一了百了。

2007年6月12日早,苏倩因无生命体征,被推进了太平间。13日半夜两点左右,她突然醒来,拉住值班人说:“你怎么不救我呀?”吓的当班的小伙子逃了出去。6点,小伙子打电话叫医生来查看,结果发现苏倩真的是死而复生。

醒来后的苏倩告诉大家,她去地狱转了一圈,见到了阎王,还见到了出车祸死去的丈夫柳勇(市法院,曾接手非法判决法轮功学员的案子,在一次车祸中,遭报丧生)以及高番法官(2007年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横死),他们都在地下受刑呢。到处都是血,惨叫不已,十分吓人!她的丈夫柳勇问她为何到此?高番法官也问她,并告诉她:他们是接了迫害法轮功的案子,才落到如今这个地步。此时的苏倩才恍然大悟,但悔之晚矣。在阎王历数了她的罪行后,让她回转过来,告诉众人真相,并让大家退党,别再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子了。活了一天多的苏倩,在告知真相后,再次死去,这回是真的死了。

法律不存,天理尚在

信仰自由,天赋人权。中共迫害正信者,本来就已经违宪违法,执法犯法,但它又临时制定了司法解释,以法律的名义加害信仰民众,错上加错,民众质疑指出其错时,执法者常说“不讲法律”,实际是在玩弄法律。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命案,导致司法黑暗,法律无存。但法律无存,天理尚在,法律不平,天道公平。天理制约一切,报应随之而来。

河南省鲁山县法院刑事庭副庭长杨东升,对给他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的答复说,“不管什么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党保持一致,对法轮功决不手软。”杨东升还放过这样的狠话,“只有没用的人才信善恶有报,想说服我,没门,让河(乡)那个老头,我兑(判)他10年,谁能把我怎么样!有共产党给我撑腰,谁也没门。”人算不如天算。杨东升后来在一场法院警车翻车事故中当场死亡。

人不治天治

中共是以其邪恶的政权打压法轮功的,参与迫害民众的官员在这种暴政体制里,显得极其恶毒凶狠,随着手中权力的膨胀,毫无道德底线加害民众,逐步沦为黑警酷吏,其作恶的疯狂程度及危害之大,在人看来,谁也无法管制得了他们,但人不治天治,酷吏无道,天理公道,恶者恶报加身时,就是天道显现之时。

2010年,中共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法官、原康平县法院副院长陈景强和康平县刑事庭庭长范斌等人因徇私枉法,诬判康平县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范斌涉嫌收受黑社会组织贿赂,被刑事拘留,昔日法官成阶下囚;陈景强恰巧出车祸住院,躲过受贿案追究,后煞费苦心打通关系,最终被判3缓3、开除公职。陈景强躲过了人间法律的制裁,却躲不了天惩,2014年8月15日早上5点多,陈景强在去水库钓鱼的路上遭雷击毙命,终年48岁。

谤佛害法,报应不爽

中国人有一句话叫“打僧骂道,必遭恶报”,所以“宁搅三江水,不扰道人心”,为什么?因为这些僧侣道人,信仰修持的都是天理天道,迫害正信就是在谤佛害法,天理不容。作为小小的人来说,对佛法天理,只能有敬畏之心,不可生一丝妄念,才能得到上天的佑护,否则只能遭天惩。由于恶者迫害的是天理佛法,报应更快更及时。

2002年,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法院审判长张海涛诬判法轮功学员21人,其中,被非法判10年的秦月明在佳木斯监狱被迫害致死,付桂春和李长生在监狱被迫害出病态,回家后离世。2009年6月18日,张海涛等秘密在西林看守所,非法重判法轮功学员包永胜11年、张培训九年、栗崇富八年。当天,电光灼灼闪耀,划破哭泣的天空,惊雷声声炸响,仿佛苍天怒吼,狂风暴雨夹着电闪雷鸣,将金山屯公安局数百平方米的楼盖全部掀掉,将法院楼顶掀掉一角,这是上天的警示!但张并没有悬崖勒马。2010年,又分别诬判法轮功学员汪志谦、聂淑梅、国庆安、颜廷英12年、10年、7年、3年;2014年,诬判法轮功学员刘仕全4年、曹玲凤2年。2015年1月11日中午,张海涛和别人出去吃饭,坐在车里正说话时,突然不说了,心梗猝死。

610是死亡职位

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秘密成立了一个非法权力机关610,遍布各级党政机关等,拥有无上的特权,可以调动一切社会政治资源迫害法轮功,是中共第二个中央。全国各地的每次迫害和所有的冤假错案命案,都是在各地610的策划、指挥、操控公检法司完成的,罪恶累累,危害巨大,所以恶报特别严重,甚至许多恶者上任不久就恶报死亡而去,以至于610直接成了死亡职位。

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原云南省“610”主要成员杨兴源,2008年遭恶报突然患病死亡;红河州政法委书记袁寿祥患肝癌去世;仅红河州建水县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从“610”人员到公安国保就有十多人遭恶报:建水县610主任彭中发患癌症遭报死亡;公安局副局长普奇跃被人暴打,致双眼视网膜脱落、双目失明;建水公安局城北分局局长黄保奇被人连捅十余刀致死,年仅35岁;建水“610”头目曾保和患上糖尿病;建水县公安局副局长张晖以贪污罪名被逮捕;建水县副县长兼公安局长张涛以贪污罪名被逮捕;建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彭连益,现已患上糖尿病。其他的就不一一再列举,现在谁都知道“610”、“国保”是一个是死亡职位(高死亡率)。

权势再高,挡不住恶报

在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中,有许多是位高权重者,他们是这场迫害的幕后黑手,经常在背后发号施令,指挥各级官员加害虐杀善良,危害更大,罪恶更大,他们自以为手握重拳,呼风唤雨,谁也奈何不了他们,甚至在中共体制内,犯了在大的罪恶也不会被追究,权势成了保全自身的一道屏障,但权势再高也挡不住天惩恶报。

周永康,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是大恶人江泽民设立的第二中央权力中心人物,有“维稳沙皇”之称,权倾一时,是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杀人的元凶之一,心狠手辣,铁腕维稳,他常到全国各地秘传江的灭绝密令,大兴株连,常说:父母修炼的,子女下岗失业;子女修炼的,父母下岗失业。并培植了大批党羽爪牙,残害虐杀了无数善良,罪恶惊天,退休后仍害人不休,终遭恶报,在中共权斗中被对手缚捉,据海外媒体报导,当他被中纪委宣布审查时,突然昏倒在沙发上,被检方逮捕时,他拼命用头顶撞办案人员,当被囚禁审讯时,他装疯、绝食、假自杀,还口言“被迫害”,什么戏都演,见无济于事,自知罪恶滔天,便七次跪求办案人员免死,并猛咬狠供上下左右同僚案犯,上交了22份揭供材料。后中共把他“满门抄斩”,把周个人判无期。

害人就是害自己

中共迫害法轮功是依靠其邪恶的体制进行的,迫害开始后,自上而下的政治任务就是加害好人,所有参与迫害者的工作就是害人,迫害者不是分不清是非好坏,而是为了名利前途,为了保全自己,昧著良心迫害别人,可是害人就是自己,遭到恶报是迟早的事。

河北省安平县检察院公诉科人员贾东升,60岁左右。本是退居二线人员,他却执意上班,经他迫害起诉的法轮功学员有未婚女孩王芳、残疾人王玉峦,老人王路申等多人。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劝善,他却不以为然地说:“这是我的工作”。 2015年3月20日晚,贾和两个人一起散步,被汽车撞上,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黑龙江省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陈洪辉,曾经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其中五人被非法判刑,两人被非法劳教。面对法轮功学员好言相劝,他却扬言:“这么多年出车也没撞死,都说报应,报应我个试试,我就跟共产党走到底了。”结果没出7天,即2009年10月31日下午,陈乘车从土龙山镇返回桦南镇,途中车撞到大树上,陈颅骨粉碎,当场死亡。

九评》书中的一句话是真知灼见

九评共产党》书中有一句话说:“历史的教训是,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谁就会在什么问题上丢掉小命”。此话一点不假,堪称真知灼见。在中共历次运动中都得到证明。迫害法轮功时,更佐证了这一点。许多参与迫害者就是因为非常相信中共的谎言,才参与迫害的,可这迫害谎言是谤佛灭道的,是获罪于天的,如果不去主动清除谎言,了解真相,最后是没有未来的。

山东临沂市开发区治安大队长王文坡,时年50岁,非常相信中共污蔑法轮功的谎言,王在河东区九曲派出所工作时,心狠手辣,2000年,当地法轮功学员进京护法,被绑架到看守所、综治办暴力洗脑迫害长达四个月之久。王对他们张口就骂,抬手就打,还经常酒后去打骂、恐吓法轮功学员,满嘴脏话。在大街上,王文坡提着枪遇到法轮功学员,就问:“你还炼不炼,再炼,就毙了你。”气焰极其嚣张。结果独生子溺水身亡,他得知后昏死过去。妻子常闹离婚。2015年3月23日,王文坡跳水死亡。

多行不义必自毙

人在世间,追求名利,这没有错,但要取之正道,如果见利忘义,进而多行不义,换取名利,此人必自毙。

山东省烟台市海阳市政法委副书记林寿强,是海阳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执行者,非法抓捕、关押,以及使用各种迫害手段,都是由该人亲自制定并监督执行。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都听不进去,并在2001年亲自跟一位大法弟子讲过:“你们的学员说我抓你们会遭报应,你看我们家不是挺好吗?”那位大法弟子说:“我们也希望你们一家人好,只是善恶有报是天理。”2002年过年,这位大法弟子在超市遇上他,他非常兴奋的告诉那位大法弟子:“我去郭城镇干党委副书记了。这是一个有实权的官。”这位大法弟子又跟他讲了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道理,他官迷心窍,还是听不进去。2002年的秋天,没有任何因由,林寿强自己在家上吊自杀。

中共政治最不正确

所有参与迫害者都有一个普遍的犯罪心理在支撑著,那就是政治正确,所以才听党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党叫害谁就害谁,党叫杀人就杀人,害完杀完党负责。中共的政治什么时候正确过?历次运动那些跟随行凶者,最后下场凄惨,善终者极少。是,党能给恶者一点名利,但党的政治能保人平安吗?能保住恶者的命吗?当恶者恶报加身时,党哪里去了?中共的政治无法正确,中共的政治最不正确。

王立军,曾任辽宁省铁岭市、锦州市公安局局长、重庆市公安局长、副市长,被中共当局誉为 “打黑英雄”等多个称号,是个响当当的政治人物。1999年“720”之后,王立军率领爪牙们疯狂地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面对真相,王立军公开叫嚷:“现在杀人案都放下不管,专抓法轮功,我们不怕遭报应。”他还唆使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用尽了各种酷刑, 甚至利用警犬威胁、恐吓、撕咬法轮功学员。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命案。在锦州期间,王还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 官,犯下了滔天罪行。调入重庆后与“野心家”薄熙来狼狈为奸,对民众推行文革式的红色恐怖,无法无天的摧残法轮功学员,以捞取政治资本。但人算不如天算, 在中共权斗中,薄王二人最终走向了裂变,导致王出逃美国领馆国际事件,二人现在都落的身败名裂入大狱的结局。

与天斗,自取灭亡

中国历史经过了数十个朝代,哪个朝代的当权者都敬天敬地,顺从天意。只有中共不知天高地厚,建政后,不但与人、地斗,竟狂妄的与天斗,所以在多次运动中,不断的镇压杀害许多信仰人士。1999年迫害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实际是中共与天斗的延续,但与天斗,必招天怒,必遭天惩,等于自取灭亡。

所以,当中共宣布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上天就把中共判了死刑,有石为证,二零零二年六月,在中国南方贵州省内,突然出现一块巨大的“藏字石”,上书“中国共产党亡”,经权威地质专家鉴定,非人工雕琢,乃天然形成,“藏字石”即为“亡共石”,石话实说,天灭中共。此后的十多年,在人间发生的许多惊心动魄的大事件,都是在围绕着“中国共产党亡”这个主线和目标在上演。

目前,中共的倒行逆施和流氓暴政,导致四面楚歌:全世界民主国家对其抵制围剿制裁,官员腐败透顶,权斗激烈,经济直线下滑,处处造假,三退大潮席卷全球,中共党心崩溃,军心不稳,民心思变,中共正处在全面解体的前夜。中共之所以落得个灭亡的结果,主要原因是“与天斗”,遭到天惩的恶报恶果。

——转自《明慧网》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