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理大如六四前夜 抗争者一封封遗书传出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8日讯】香港理工大学(理大)17日晚被完全封锁,警方用震撼弹、突击步枪、声波大炮齐上阵对付学生,任何人只要踏出校门便会被拘捕。 整个理大如围城,处于险境中的学生们誓死抵抗,一封封遗书从围城内传出,仿如六四大屠杀在校内重演。

除一封封遗书之外,现场消息称,警方一度攻入大学医疗避难处,有伤者和医护人员被拘捕,现场留下大量血迹和一封封手写血书。

11月17日晚间,香港理工大学所有路线都被港警堵死,所有逃生出口也被堵死,附近的传媒记者皆被拒绝进入港警控制的范围。警方使用各式武器对抗争者进行攻击,任何人想离开理工大学都会被警方拘捕。

冲突期间,警方不但使用水炮车疯狂发射蓝色水剂和白色水剂,喷射校外的抗争者,更向校内抗争者广播“你们只有一条路,就是投降”。还有荷枪实弹的蒙面警员冷血狂言“我要六四重演”。

有消息称,警方曾几次呼吁市民可以从理工大学Y出口离开,但当市民经过出口时,遭警方伏击,发射多枚疑似震撼弹,市民被逼退回校内。

现场视频显示,当晚,警方向理工大学校园内聚集的抗争者,投掷多枚爆震弹,威力巨大。

爆震弹为新型非致命武器,主要通过攻击人最薄弱的部位,对人的感觉器官、神经系统进行干扰,使人员丧失攻击能力。在半小时内暂时失去听觉、视觉。

处于困局、死局之中的学生与抗争者们,似乎已作出誓死抵抗的决定,一封封遗书从校内传出。遗书说中,预计出不去,但是不后悔抗争,盼望香港齐上齐下。民间记者会表示,30年前我们无力阻止六四屠城,30年后我们必定要拯救理大手足。

当晚在理大校内的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峰说,校内有高浓度的催泪弹及胡椒球弹气味,且几乎断水断粮,处于人道灾难状态。更令人担心的是,六四屠杀会否在香港重演?

与此同时,全港各区发起营救行动“围魏救赵”各区开花。

但警方态度强硬,在镇压过程中,不但开实弹枪,还动用了一种防暴声音设备——声波大炮,同时拒绝接受抗议者们的警告:这种有争议的武器能对人体造成伤害。

直至晚11时许收到消息,一众泛民议员将会向政府要求放行,进入理大与里面的人沟通。但泛民议员到场后也束手无策,主动权在政府手上,迟迟未有答复,只有漫长的等待。

后来天主教教区辅理主教夏志诚也来到理大,同样被警方指挥官拒绝调停。被拒后夏主教又率众与另一指挥官交涉,但警方将一支支强力白光电筒直照向主教,指控主教“协助暴动”。

在警方胁迫下,主教与众议员无奈离开。

18日清晨约5点半,防暴警由漆咸道南一带向畅运道理大方向快速推进,之后理大正门失守,防暴警察及速龙小队攻入校园于门口制伏多名抗议者。传来许多抗争者的惨叫声和嚎哭声。

视频可见,有抗议者被防暴警打致血流满面带走,有的被拖行数米。有圣约翰救伤队人员进入校园,用担架抬走一名男子。另有一名男子头部受伤,头部包扎了绷带,自行步出校园。

据现场消息,警方一度攻入大学医疗避难处,有伤者和医护人员被拘捕,现场留下大量血迹和一封封手写血书。

这与当年1989年六四血腥屠城的前夜极为相似。各方人士在镇压消息传出后,试图进入广场劝退学生,但最终未能阻止悲剧发生。

六四大屠杀 北京城处在腥风血雨中

据民运人士吴仁华撰写的《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一书记载,1989年6月3日晚至6月4日凌晨,中共戒严部队向警戒目标强行推进。天安门广场上的北大等校学生广播站发出紧急呼吁:事态万分紧急,请师生们、广大市民们立即行动起来,到各主要交通路口设置路障拦截军队。

数以万计的学生和市民一批批奔赴建国门、复兴门、朝阳门、永定门、宣武门、木樨地、曹各庄、车道沟、公主坟、新街口、西单、王府井、南河沿、六部口等几十个路口,阻拦军队向天安门广场开进。

6月3日晚临近10时,38军首先开枪杀人。杀人最多最狠的军队是38军,地点在西长安街的复兴门、木樨地一带。军队就此开枪射杀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官方怕留下罪证,许多拍照者当场中弹遇难。

6月4日凌晨1时30分,将西长安街杀成血路的38军抵达天安门广场北部。从公主坟到广场约7公里,38军花了4小时才抵达,可见遭到北京民众如何奋不顾身的阻拦。

38军围绕着广场转了好几圈,数以万计的民众试图筑成人墙加以阻挡,但装甲车毫不减速。当天凌晨4时整,天安门广场熄灯,广场上聚集著的数千学生和市民都感到最后时刻的来临。

4时30分,天安门广场灯亮起。数以万计的军人从东、西、北三个方面潮水般涌向纪念碑底座,用暴力驱赶最后聚集在纪念碑一带的学生。学生们和平撤离,但部分坚持不撤者遭到镇压,也有撤离的学生队伍遭到坦克追轧。

中共党军血洗长安街,强占天安门广场,血腥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六四大屠杀

天安门广场死伤人数至今是个谜。民间估计的死亡人数从数千到上万都有。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