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阴谋诡计何来?中共党校流行10句话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5日讯】中央党校因培养大量贪官而臭名昭著,近年来,落马官员的履历多显示在中共党校浸淫“培养”过。网络流传中央党校流行十句话,显示中共官场权斗激烈,官员心态诡异,个个都被“培养”成了阴谋诡计之人。

早前在大陆新浪微博、博客等网络上,流传的一篇题为《流传于中央党校的十句话》文章,文中以乌龟、骆驼、兔子等动物的故事做比喻,引寓如何能够在中共官场“明哲保身”,内容幽默诙谐,意寓深刻。

1、乌龟在地上是跑不过兔子,可乌龟在水里永远比兔子游的快。
——不要放错自己的位置。

2、乌鸦学老鹰去抓羊,结果被羊毛卷住了爪子,最后被牧羊人活活的摔死了。
——不是每一种鸟都叫鹰,认清自己你才能活下去。

3、有一天蚂蚁去和大象比力气,蚂蚁自豪的说自己能举起比自己重一百多倍的东西,这时大象抖抖了身上的泥,结果却把蚂蚁砸死了。
——永远不要找错对象,不然会死的很惨。

4、马在沙漠里碰见了骆驼,马嘲笑骆驼的背说:“嘿,老兄你的背真丑!”骆驼没有理马只是继续赶路。最后骆驼走出了沙漠,马却再也没有出来,看着马的尸体骆驼笑了。
——不要嘲笑别人的外表,不然说不定哪天你就会成为了别人的笑话。

5、有一只兔子很懒,总是在自己的窝边吃草,最后被猎人逮住了。
——吃窝边草的时候想想后果,如果你觉得吃的起你就吃,吃不起千万别吃。

6、森林举行选美大赛,孔雀第一个报了名觉得自己肯定能拿冠军,结果连初赛都没过。孔雀很生气,就去找山羊评委。山羊评委说:“孔雀你开屏虽然美丽,但却露著屁股!”孔雀很尴尬的离开了。
——照镜子的时候不要光看前面,也看看后面。

7、夏天非常热,斑马去河边喝水,正好看见河马在河里玩,斑马就想它能玩为什么我不能玩啊。斑马就跳下去玩,可没一会鳄鱼就把它咬死了。
——没那实力就别玩,因为你输不起。

8、一只鸭子看见大雁在天空飞的很自在,觉得自己也没差什么怎么就飞不起来。结果它跑到悬崖边上纵身一跳,没扑腾几下它就垂直掉下去了,摔了个半身不遂。
——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之前,不要贸然的去未知的领域尝试。

9、狮子邀请老虎去山谷捕猎,答应把捕到的猎物一半给它,老虎想了想就去了。到了山谷狮子就堵住了唯一退路,把老虎吃了。
——和强大的竞争对手合作一定要想好退路。

10、一只乌龟在沙滩上晒太阳,这时飞来一只老鹰,乌龟觉得自己有坚硬的壳,老鹰拿它没办法就有恃无恐。结果老鹰一爪子抓起了乌龟,飞到上千米的高空,在飞过一片岩石的时候狠狠的把乌龟摔了下来,乌龟连肠子都摔出来了。
——不要对自己过于自信,能收拾你的人比你能想到的多的多。

有网民评论说,中共搞“斗争哲学”,使官场权斗激烈,官员心态诡异,时间长了都变成阴谋诡计之人了。

评论说,中共搞“斗争哲学”,使官场权斗激烈,官员心态诡异,时间长了都变成阴谋诡计之人了。( LEO RAMIREZ/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央党校成拉帮结伙的场所

中共中央党校是中共培养官员的最高学府。建立于1933年,位于北京西郊。

近年中央党校致力于修改课程,共产主义理论不再引起学生的兴趣,官员们现在花更多时间学习诸如国际金融政策,管理理论甚至是领袖风格、心理学和个人健康等主题。

中央党校高规格的校长包括毛泽东、胡锦涛和习近平,特殊的学生(往往被外界视作即将得到晋升重用者)等,使这所学校一直笼罩着诡秘的面纱。

《华盛顿邮报》曾采访了10多个现任和前任的中共中央党校的教授、研究者、学生和党内人员报导说,因为共产党升迁的方式更多依赖于关系,较少依赖于一个人的能力,所以党校成了拉帮结伙的地方。

报导称,这些学生在此寻找未来的靠山和后门以提升他们的事业和财富。这意味着“精心算计的友谊,当地政府买单的豪华的晚宴,酒醉的夜晚”。

学生们拉关系的主要方式是请彼此到昂贵餐厅吃饭,常常是由他们各自的地方政府买单。根据一名中央党校职员提供的消息,一群官员一餐花费了13,000美元。他们吃饭的收据都被告密者贴到网上。

“在过去几年,你有时候走进学校食堂而看不到任何学生。”一名省级党校教师说。

“这种事情发生在一个本来应该教授反腐败和给干部进行道德教育的地方。”一名中央党校教员说。

日媒也曾披露,中共一名改革派老干部和了解官僚贪腐内情的中国记者说,党校这种集中各地官员进修的地方,其实也是官员边喝酒边传授贪腐窍门的场所。

这些官员们交换的贪腐窍门包括:“用死亡的亲戚银行账户就不容易被查”、“这样做就能逃避中纪委追查”等,官员交换恶德讯息、催生新腐败案,近年来,落马官员的履历多显示在中共党校浸淫“培养”过。中央党校成为名符其实的“养虎场”。

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李景田曾撰文强调“党校姓党”,而教授、主任则屡驳左派,强调民主宪政,党校中出现了意识形态分裂,各派对垒,亦表明中共高层的分裂加剧。

(记者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