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强拆横行无忌凸显的大陆悲哀

网络上一则面临强拆的信息,其面临强拆者的激愤和拚死抗争的表示,相对大陆社会波澜不起的冷漠,令久居海外的人也不免寒意袭体心生悲哀。北京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村的上千居户,上月收到一纸镇政府的公文,声称他们的房屋属于违章建筑,限三日内自行拆迁。而业主们却有二十年前购房时,村乡区三级政权及国土局盖章的购房协议,而这次镇政府命令他们拆迁列举的依据,尽是业主们购房后陆续出台的法规。群情激奋的业主们包围了镇政府,不断陈述有白纸黑字购房协议,不能由乡一级政府说推翻就推翻,拒绝相应赔偿任由他们露宿街头。

业主们表示,如当局不顾舆情就此强拆,每户的平均损失将达五百万元以上。由于大陆一般民众的家庭财富,就是所居或所有房屋眼下的市值,强拆就是让这上千家庭家财归零。所以业主们喊出“跟他们拼了,保卫香堂,抗议强拆”,甚至写下遗嘱,立了生死书。但是据业主委员会披露所了解内情,此次强拆是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负责,香堂村只是类似状况房屋的强拆试点,这次北京强拆有一百多处地点关系到数十万业主。而蔡奇之所以要强拆这些被称为小产权房屋,就是为了拿回建造这些房屋的土地,并要在明年一月一日之前完成土地的储备,以便来年上市拍卖充盈北京财政。而目标之所以定死在明年一月一日之前,是因为新土地法那时生效,农村土地可以合法流转,再不动手怕是需要另找由头大费周章了。

若果真如业主们所了解讲述的情况,他们抗拒强拆保住家园的愿望恐要落空。数年前,数十万北京打工的农民工寒冬腊月就是被这个蔡奇驱赶街头,他们的居所被强拆转眼一堆残砖碎瓦,即使多人自杀、海内外一片惊呼谴责,不也是赶了也就赶了,拆了也就拆了,蔡奇至今安然无恙官位更稳。中共犯下无数令人发指的邪恶罪行,早已尝到犯了也就犯了能耐我何的甜头。这正如六四中共屠城,数千人杀了也就杀了,断无还需给个说法的法律道义压力,甚至还揣著不追究亲属已是法外开恩的矫情。所以在财政紧张刮掠民财的需要下,对法无明文的小产权房下手,怕是在劫难逃已是中共囊中之物了。

香堂村的业主房屋与所谓的小产权房有所不同,因为这里的房屋是村乡镇规划出售的,业主全有镇政府盖章的房屋产权证。一九九八年开发香堂文化新村,也是当年昌平县人大常委会审核批准的项目。就算这一当地政府倡导的房屋建造项目,与后来中共通过的北京城乡规划条例不符,也不能由政府后来制定的法规,肆意绞杀政府前面批准的行为。而且就算要纠正政府前后不一的言行,也断无只有政府批准的行为人独自被宰的道理,其实主要责任和损失应由造成这现象的政府承担是毫无疑问的。

然而中共当权者何以敢如此悖理逆情横行不法?只要看一看这涉及数十万人顷刻家毁沦落街头,而大陆不涉拆迁之人毫无关注表示,便可知中共笃定数十万人灾难不难弹压,只因不涉及此难的大陆其他人对此基本视而不见。网上曾流传一个遭强拆投诉无门而自杀妇女的遗文,说中产阶级的自己本是一名无条件拥共的党粉,直到自己房屋被强拆寻不到投诉说理地方,被迫上访却受尽凌辱关押打骂而绝望,才深刻体会到一心拥戴的党其实视自己草芥不如,如今惟有一死才能摆脱屈辱而又无尽绝望。遗文中还提到,自己从前对上访不满者不了解并斥责,直到身处同样境地才意识到那些人的无助无奈的屈辱。其实,这位自杀女士几乎是大陆活得尚可者普遍心态。

大陆民众基本只顾自己和眼前的状态,甚至对自己或许也难逃的未来危险也熟视无睹,不禁令人想到广东酒菜馆为食猴脑而待宰的候群。据观察者记述,每当厨子挑选将要食用猴子时,惊恐万状的候群总是向后躲闪推出身边猴子。一旦厨子选定了某只猴子,猴群便一拥而上将其推出,随即欢天喜地以为灾难已去,自家又可以安全的吃喝跳跃玩耍了。或许大陆人无视身边的不公不法灾难,与猴群有所差异不尽相同,但是总引人想到这猴群则难免无奈又无尽的悲哀。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