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十一雾霾 中共阅兵式传递何信息

10月1日,中共阅兵式在天安门广场上演,喉舌大力造势。2000公里外,香港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国殇日怒吼,有抗议者被警方实弹射中。重重危机中,红色极权的“国庆”向外传递了哪些信息?

一、党比国大

本次阅兵式上,中共护旗手的出场顺序是:党旗、国旗、军旗。党大于国,这是中国的悲哀,已持续了70年之久。中共强占了大好河山,绑架了这片土地上的资源和人民,它以马列主义为最高教义,否定传统文化,却在其需要时,以“中国”和“中华民族”说事儿。拥有五千年文明的国家并非中共开创,共产党宣扬的“新中国”实乃“中共国”。

中共将党旗置于首位,意味着普世价值和传统价值观将继续被党文化践踏和变异。党的利益超过国家利益,党可以任意攫取和剥夺一切,因为党领导一切。因此,人权、道德、公平、法治,都永远是空谈。

二、人民被排除在外

9月30日,党媒发表文章,称“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义无反顾肩负起‘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人民是共和国的坚实根基,人民是我们执政的最大底气。”

然而,除了10万被挑选的“群众”以外,其他中国人民不能参与“国庆”阅兵,更不被允许上街观看。长安街沿线住宅楼的居民被警察告知:不要从窗户向外观看游行队列,必须拉上窗帘。另外,还有许多“人民”,被公安国保从家中带走、带离京城,被软禁监控,确保他们不会在关键日子出现在敏感地带。

10月1日的游行彩车中,出现了中国宪法和投票箱,但是,众所周知,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举,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民,基层的独立候选人几乎无一例外地受到骚扰,最后全军覆没。至于每年3月进京议事的两会代表,大多数都用脚投票,早已脱离了人民,把钱财和家眷转移到“腐朽”的资本主义国度了。

建政70年,中共只字不提杀人如麻的政治运动、六四屠城、文革浩劫、迫害宗教信仰等罄竹难书之罪恶,试图打造狂欢盛景。阅兵和游行结束后,七万只鸽子被放飞,据说是为了象征和平。可笑的是,在之前的仪式彩排期间,鸽子、风筝、无人机等一律在北京上空禁飞。所以,暴政下,鸽子也沦为“维稳”的表演道具,连飞翔的自由都没有。

三、港澳元素现花车 香港人在流血

中共借庆祝重申“一国两制”,声称要保证香港和澳门的繁荣稳定。据报导,游行彩车展示了香港、澳门基本法和金紫荆和金莲花,令官选港澳代表感到激动。与此同时,众多香港市民正奋战在街头。民阵早前申请举办题为“没有国庆 只有国殇”的游行,被警方和港府禁止。

10月1日下午,警察在荃湾向抗议人士发射实弹,一名18岁抗议男生左胸中弹,子弹距心脏仅3厘米。警察实弹射击录影很快在网上流传,人们纷纷谴责此等谋杀罪行,叹息香港已类似“半警察国家”。

彩车中的港澳元素,宛如皇帝的新衣。组织者、表演者和观众都热情称赞衣装的华美,这是最大的讽刺。

四、台湾坚拒“一国两制

中共本打算将渗透香港的模式套用在台湾,如法收服。但是不料,香港问题令中共深陷困境,反促台湾惊醒。台湾陆委会10月1日发布新闻稿,正告中共当局:“一国两制不是两岸关系的处理方案,更不适用于台湾,台湾绝不会接受。”文稿说,中共“坚持一党专政70年,治理理念违反民主、自由与人权价值,造成中国大陆发展风险与挑战 ”。

9月29日,香港歌手何韵诗在台北被中华统一促进党高层胡志伟等人泼红漆,台北警方调后发现,此案具有组织性、计划性,干犯于事前详细策划、犯意联络及行为分工。媒体早就披露了统促党涉嫌收受中共资金的背景,中共对台湾社会的滋扰及政治干预的程度惊人,引发朝野和民间的警惕。

五、中共要“和平发展”?

中共在阅兵式上展示了最新武器装备,包括受到关注的超高音速滑翔导弹和东风-41洲际战略核导弹等。中共称这并非针对任何特定国家,且放飞了一大群鸽子以显示“和平发展”。但是,亮出武器、在香港射出实弹,雇用凶手当街施暴,在网络和海外校园等地发起“战狼”式挑衅,包括人身威胁,这些行径分明与“和平”相悖,释放杀气。更不用说,中共在新疆设立集中营,严酷打压异议和维权人士,迫害宗教自由,严密监控全体国民。

9月28日,湖南长沙岳麓区公民樊钧益等人公开抗议中共大阅兵。他们举著两张大白纸,上面分别写着:“坚决反对 当局大阅兵 费纳税人血汗 民生不安”,“穷兵黩武 古有惩戒 内张爪利 外失度衡”。

中共劳民伤财的大阅兵遭到大陆人的反对。图为湖南长沙岳麓区公民樊钧益(网名铁子,右二)等公民,9月28日举牌抗议中共大阅兵。(知情人提供)
六、民族主义这张牌
爱国,当然需要理由。中共把它自己和中国捆绑在一起,向那些对中共提出意见、表示反对或反抗者抡起大棒,罪名通常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当党国混为一谈,“爱国”便大打折扣,甚至成了“爱党”的同义词。

虽然中共一直吆喝“爱党”,但是它打的王牌却是“民族主义”。中共自知它不得人心,党内也无人相信共产主义,于是它便强调1840年以后的列强入侵,以此激起盲目的仇外情绪,转移民怨。这种手法在一定人群中相对奏效,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中共官员“爱美”、“爱资本主义”的情怀人所共知,即使是中共的“护旗手”,大多也对西方充满向往。许多在海外与支持反送中的人士发生冲突的中国留学生,表现了“出国才‘爱国’”的奇怪现象,引发热议。

党媒高唱:“曾经温饱不足的人们,即将迈入全面小康;曾经一穷二白的中国,巍然屹立于世界东方……”可是它回避了过去的杀富劫富、今天的繁忙“割韭”。严重的贫富差距、庞大的贫困人口,以及几十亿、几百亿或更惊悚的鲸吞贪腐,它都按下不表,因为大家心知肚明。当猪肉价格都成了政治任务,执政党还有什么可炫耀的呢?

德国时评人士长平认为,“一个人口超级大国,经济总量排名世界前列,只能说是正常而已;不正常的是,人均GDP严重落后于常被中国人鄙视的大多数国家,新闻自由全球垫底,人权随时被剥夺至零,人们却依然要感到自豪。”

结语——雾霾在提示
阴沉的雾霾,恰是天公示警。与天、地、人相斗的中共,想改变它的覆灭命运,必然落败。世界关注著反送中的抗争正气、警方的枪弹与弥漫香港的恐怖,同时审视2019年中华国殇日。国际媒体、中外学者、受迫害的大陆和香港人士,以及亲身体验红色暴力的台湾等各国民众,都在梳理罪恶实录,为真相和良知发声。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