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度度: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活成乞丐的模样

——为抗暴乞讨并不可耻

抗暴乞讨并不可耻。

针对网上不断传出的非议声,总觉得有必要作出几点说明。否则误会一旦加深,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加以误导宣传,就很有可能变成一抹挥之不去不去的耻辱烙印。

首先,如果是生活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凭我弧度度的写作能力,混口饭吃不是轻而易举吗?

然而唯独生活在此国,书籍不准出版,文章经常被秒删,博客隔几天就会被封……大家想想看,是我想不劳而获吗?不是啊,是他们一直想将所有我等正义之士往人间蒸发、消弭于无形啊。

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像弧度度这种冒着失去生命风险勇敢发声、追求真理的人都应该成为社会的主流,然而唯独在赵氏顽固派的严防死守之下,我们竟然变成了惨遭排斥打击的另类。你觉得是我不正常还是这种独富特色的体质不正常?

其次,犯下累累罪行的是暴症,而不是抗暴的勇士。

抗暴的方式有很多种,应根据自己的能力选择具体采取哪一种——有些人选择直接拿起了武器,我却选择了化笔为刀。自从混成他们家严密监控、重点盯防的对象后,有关部门对我所实施的一系列非人道打压就从未停止过,并且一直在步步升级,不逼到我主动闭嘴誓不罢休。

这些年一路走来,从天涯到凯迪到博客中国再到微信微博,扪心自问,孤身奋战的我所遭受的污蔑谩骂抹黑恐吓难道还少吗?实话实说,我每天都在遭受这种非人的折磨,他们对异见人士采取的卑劣手段简直超乎人类的人想像。

现在的我,不但书籍不准出版,就连稍微有点深度长度的文章都通不过审核。在很多网站,弧度度这个名字都上了黑名单,想注册都注册不了。更为恐怖的是,为了阻止我继续发声,他们竟然想出了让我的微博文章转发到朋友圈后无法显示、并且经常限制我的赞赏码功能等绝招。

让喜欢我文章的读者无法给我打赏,连我最后一道谋生手段也要完全予以剥夺,这得有多无耻才能办到啊?这与他们不准菜农摆摊、拦路抢劫上班族的电动车,套路难道不是一样的吗?坏人嚣张好人沉默的时代是怎样炼成的?不就是在有关部门的栽赃陷害下炼成的吗?

消灭最后一位勇士,让所有人都甘心做牛做马,变成不知反抗的机器人,争做被收割的韭菜,历来都是他们家的终极目标。

有时候想想,他们为什么一直不来抓我吗?曼德拉、马丁路德金、索尔仁尼琴……哪一位民族的脊梁没有走进监狱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呢?竟然采取如此卑鄙无耻肮脏下流的手段对付我,还不如直接将我投进巍巍诏狱酷刑折磨好喽,起码再也不用担心生存的难题了。

第三,既然为生存乞讨并不可耻,那么为了抗暴乞讨怎么反而变成犯罪了呢?

朋友们要明白,不是每个人都是王思聪,也不是每个人都是韩寒,相信生活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如我一样的“穷逼”。然而这种穷并不是我们不愿意“奋斗”的结果,而是我们创造的大部分利润都被劫掠而食者抢走造成的。

好心人总是劝我先找个活儿乾乾,的确,我完全可以去工地搬砖或者进工厂当一枚流水线上永不松动的螺丝钉。只是如此一来,这不正遂了他们的意吗?

然而我却选择了默默坚守,选择了死磕到底——没有任何理由活成他们想要的那副模样,难道不是吗?

其实我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能勉强养活我和家中六十五岁的老父亲就够。为了不加重生活的负担,我选择了做单身狗,宁可不结婚生子也要与他们决战到底。因为我始终坚信,天一定会亮;假以时日,英雄必有用武之地。

为什么一定要如他们所愿,让浑身的文艺细胞和抗暴基因枯竭而死?我可以甘守物质上的清贫,但是团结起来众志成城地埋葬赵氏王朝一直是我这辈子不屈不挠的奋斗目标。

所以,除非他们将我抓进去,否则我仍会竭尽所能地坚持战斗。他们完全可以封杀我的文章,也完全可以封禁我的赞赏码,但是我宁可向愿意支持我、有能力支持我的读者讨点打赏也要坚持战斗下去。难道这样做真的很丢人吗?自己也清贫的朋友千万别给我打赏啊,毕竟优先考虑自己的生活才是最重要啊。

心地善良有爱心的人士看到路边要饭的乞丐都会打赏三块五块,怎么给我这样一位被邪恶强权逼入生存绝境的斗士赞赏三块五块反而会产生一种犯罪感呢?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像我这种写出数千万文字的家伙竟然有一天会落到当网路乞丐的地步。连我这种人都活成了依靠乞讨为生者,究竟是谁的悲哀?究竟是谁的耻辱?

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三条路:第一条就是选择屈服去工地搬砖,第二条就是像带鱼侯、司马夹头那样贱卖自己的灵魂谋求荣华富贵,第三条就是就是选择在网友的支持下继续舍命抗争,你说我应该选择走哪条路?

我思,故我在。有抗争,才有希望。如果连最后一名斗士都选择了放弃,你觉得撬动强权的缝隙打碎暗夜的希望在哪里?我要求的其实并不多,有能力的朋友就支持下!一不偷二不抢,请问这算哪门子犯罪?

有好事者嘲笑我为什么还没有被抓?其实我自己也日日夜夜盼著被他们抓,可是他们宁愿羞辱我也不抓我,你说我还能怎么办?生活在活死人墓里与生活在监狱里真的有区别吗?

深怀感恩之心,谢谢大家一路上的陪伴与支持。

——转自《阿波罗新闻网》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