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蓝天的孩子们(三) 记被中共迫害的苦难孩童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01日讯】第五章 遭受殴打、关押、劳教判刑的孩子

◇黑龙江秦月明遭暴虐致死,妻子被劳教,女儿被殴打拘留

二十年前,秦月明带着妻小从山东老家来到小兴安岭深处的伊春林区谋生。淳朴、率直的秦月明开始修炼法轮功,并改掉了暴躁的脾气。在他的带动下,女儿倩倩也跟着炼功,不久后肝病不翼而飞。目睹这些变化,妻子和小女儿海龙也开始炼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秦月明和妻子王秀青均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四月,秦月明刚刚回家八个月,金山屯区恶警再次闯进家门抄家,十二岁的小海龙阻止恶警拿家里的钱和东西时,恶警齐友竟毫无人性地用公文夹狠狠地抽小海龙耳光。妈妈王秀青当时被打倒在地,恶警拽着她的头发使劲往瓷砖地上磕,直至她昏迷,第二天即送劳教所迫害。抄家时,恶警康凯、罗雨田、齐友等人对十四岁孩子秦荣倩连踢带打,跺手、踩脸,最后将秦荣倩捆上,劫持到拘留所,刑讯逼供一整天。

恶警一无所获,为泄私愤,把孩子的年龄十四岁改成十八岁后,非法拘留一个月,拘留期间又遭多次审讯,审讯时用绳子捆起来,直到打的脸变形肿大。小倩倩回家后,和妹妹被迫失学,流落街头,到处靠打童工糊口。

(注﹕秦月明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在佳木斯监狱被野蛮灌食致死,据悉,他被强灌浓盐水时,灌到了肺里,濒死呼救时,警察与狱医全都视若无睹,秦月明痛苦离世。)

◇宁夏小学女生遭警察威逼、老师毒打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五日,宁夏中宁县国保大队长刘勇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丁乾和尤海军。在检察院两次退案后,刘勇仍不死心,多次到中宁县黄滨小学骚扰尤海军的女儿尤清,逼尤清交代父亲的所谓“罪证”。尤清年仅十三岁,每次都被吓得说不出来话。一次尤清被几个警察恐吓得两腿发抖,不会说话,几天后都无法恢复正常。

因几次逼供,尤清都没有提供所谓的“证据”,警察刘勇不死心,就唆使尤清的数学老师陈秀玲逼迫尤清交代。尤清不说,陈秀玲就殴打尤清。有一次,陈秀玲在教室逼问尤清无果后,气急败坏地拿起教鞭使劲在尤清身上头上乱打,直到把教鞭都打折了才住手。不但如此,每当轮到陈秀玲上数学课,她就故意把尤清叫起来回答问题,稍有差错,陈秀玲就对尤清拳打脚踢、打耳光、用穿着高跟鞋的脚乱踢,尤清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有一次,被陈秀玲施暴后,尤清的眼睛肿得眯在了一起,腰被陈秀玲踢得直不起来。陈秀玲的疯狂举动,把尤清的同学都吓得胆颤心惊,惊慌失措。

自警察刘勇等到学校威逼尤清及陈秀玲多次施暴后,尤清一提上学就哭。奶奶勉强把孙女送去上学,没几天又被陈秀玲毒打一顿。后来,尤清一到上学的时间就浑身上下打哆嗦,吓得不敢去,为此差点跳楼,几度辍学。

◇黑龙江臧殿龙被围困不幸坠楼,孩子被用枪威胁、非法劳教两个月

黑龙江双城市法轮功学员臧殿龙,男,三十八岁,是双城粮库职工。两个儿子,臧浩然,十五岁;臧浩童,十三岁。因恶警骚扰、悬赏通缉、妻子遭绑架、孩子被学校开除,臧殿龙带着两个儿子到阿城市居住。

在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晚上的非法抓捕中,爸爸臧殿龙和他的两个孩子被围困在六楼。臧殿龙向楼下围观的人讲自己的修炼过程,全家受迫害的情形,把法轮功真相的传单从六楼撒向围观的几百名群众。这时警察顺着云梯爬上楼顶,孩子挡在窗口堵住警察,高喊“法轮大法好!”下面的公安头目说:“把孩子踢下去!”,父亲臧殿龙从六楼掉下、不幸身亡,警察爬上来后举枪对孩子说:“别动!动就枪毙了你!”随后一下将臧浩然铐住,臧浩然冲向窗口被抓回,狠打了几个嘴巴,恶警把臧浩然的短裤撕成四片,搜走留在孩子身上的两千元钱。

兄弟俩随后被戴上手铐,都被省六一零带走非法审讯。警察让臧浩然双盘腿,一宿不让睡,也不许把腿拿下来,拿一些人的照片让他们辨认,不说就打。两个孩子什么也不说。放回来后又被双城六一零张国富、金婉智绑架到万家劳教所集训队迫害两个月,身上长满了疥疮才被送回家。

双城恶警抄了老臧太太的家,房子没有了,就连几吨煤也被派出所拉走了。老臧太太在巨难中又苦苦的熬了七年,最终被这场浩劫拖走了生命,扔下两个孙儿无依无靠,成为孤儿。后来,姥姥可怜外孙,收留了两个孩子。

◇十岁四川小女孩程思影被殴打关铁笼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县蒙顶山镇中心小学四年级一班十岁的小女孩程思影,因向老师程中涛送了一份讲述法轮功真相的资料,遭到老师程中涛举报给国保大队,随后国保大队队长苟永琼伙同另两个警察立即来到蒙顶山镇小学,对程思影打耳光,用脚链、手铐锁住,把程思影关在一个小铁笼里。当晚,程思影的爸爸、妈妈也被绑架,家里的复印机等被抢劫一空。

八月十一日,程思影回家,来到学校上课时,身上仍留有伤痕,而老师程中涛把她的书包甩出教室,不让她上课。十岁女孩程思影只因希望老师看到真相,就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其后程思影的爸爸、妈妈下落不明,小思影被迫流离失所。

◇十六岁黑龙江女孩因信仰被毒打、坐铁椅、诬判三年

孙如雁是双鸭山法轮功学员孙辉和胡其利的女儿,十六岁,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日九点左右,她被市610李洪波、杜占一、及其他几名恶警绑架到610办公室。在非法提审过程中,她被恶警打耳光,恐吓、威逼、辱骂迫害至次日。四月二十三日,孙如雁被非法送到双鸭山市看守所关押。六月十一日因不穿号服被恶所长白树文用塑料管子抽打,强制坐铁椅子。七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关进哈尔滨女子监狱。

酷刑演示:铁椅子

◇给老师讲法轮功真相 河北初中生被殴打关进看守所

十五岁的铁龙,家住河北省定州市留春乡邵村,二零零二年因向老师讲述法轮功真相,被老师诬告。留春乡派出所把正在读初中二年级的铁龙绑架到乡政府,用手铐铐在树上,拳打脚踢,直到打累了他们去休息。之后铁龙被迫流离失所。就这样还不算完,他们把小铁龙的哥哥、叔叔、姑姑、小舅、老姨统统抓起来,毒打逼问小铁龙的下落。不久,铁龙又被他们抓住,关押到定州看守所。

◇黑龙江610:“先关着,等岁数够了再判”

王琳,女,十五岁,家住绥棱县马场。二零零二年七月,王琳参加中考,政治卷中,有一道污蔑法轮功的试题,王琳据实回答,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结果遭到绥棱县政法委、公安局、绥棱县教委等部门的非法抓捕,王琳被迫流离在外,其父母遭610毒打。二零零三年五月,王琳在哈市打工,被非法拘押到绥棱。绥棱县610头目说:先关押一段时间,等岁数够了再判。

◇十三岁吉林少年背着三岁妹妹找妈妈被打

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露水河镇法轮功学员杨忠红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在给警察梁某的妻子讲真相时被梁妻举报,被非法抓捕,关押在抚松县看守所。警察把杨忠红绑到铁椅子上恐吓、非法用刑。

小盛伟背着三岁的妹妹去要妈妈

杨忠红十三岁的儿子盛伟忍饥挨饿,借了二十元钱,在十月十六日早上五点多,背上三岁的妹妹阳阳,到客运站坐车去找妈妈。盛伟一路打听,找到抚松县公安局,向警察要妈妈,警察竟殴打盛伟,穿皮鞋踹盛伟的脸。盛伟脸被打肿,耳朵被打的嗡嗡响,毛衣袖子被撕破,当时他被打晕过去,过了一会才苏醒过来。

不法警察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强行带小盛伟到市场商店二楼做衣服的地方给缝上。随后四名警察把小盛伟抬胳膊抬腿塞进警车拉回家。在警车里,有个警察揪掉小盛伟一把头发,满嘴的脏话骂人。小盛伟痛苦地说:“我现在没有妈妈了,爸爸也找不到了,我和妹妹在家连饭都吃不上,没人做。你们还打我,我也不想活了!”

◇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 重庆初中女生被关精神病院半月

法轮功小弟子陈思,家住重庆市沙坪坝区双碑东风化工厂,初中学生。二零零一年暑假期间,陈思同旋旋(化名)大姐姐一起去发真相资料被抓,尽管她年纪小,警察仍对她拳打脚踢。后陈思被送沙坪坝区歌乐山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沙坪坝区公安分局一科的警察多次逼迫其说出资料的来源,她们坚决抵触中共迫害信仰、人权的恶行,不报姓名、住址,以绝食抗争,最终小陈思被警察绑架至歌乐山精神病院进行强行灌食达半月之久。即使这样,不法之徒也没达到目的,最后他们将陈思的照片登在报纸上查找其身份,将她父亲也骗进洗脑班,但不准父女见面。在学校开学之即,610人员以其不放弃信仰而拒绝让她回到学校上课。

◇四岁兰州女童关值班室好几天,警察威胁“再哭,把你送孤儿院去。”

李红平,原甘肃省兰化机械厂职工,她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曾多次遭绑架、关押、毒打,被非法劳教。李红平的丈夫赵旭东也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二月在兰州市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他们夫妻从二零零零年开始再没见过面。直到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六日赵旭东遗体被火化之前,李红平才见了丈夫最后一面。

二零零零年过年前夕,李红平、赵旭东及公公、婆婆一家都被绑架。兰化公安处供销公司保卫科科长袁锦鸣等恶人将李红平四岁多的女儿关在供销办公楼值班室里好几天,晚上幼小的孩子睡在两个小方凳上,夜里哭喊著:“我要妈妈,我要爸爸。”哭喊声连办公楼后的住户都听得见。毫无人性的警察威胁孩子:“再哭,把你送孤儿院去。”孩子从小目睹警察一次次绑架亲人、戴手铐、戴着黑头套,受到很大的精神创伤。

◇四岁女童关派出所七天,险送孤儿院

沈小凤,其丈夫在香港工作,只身带一个四岁的女儿。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带女儿到深圳清水河朋友家玩,被恶警绑架,四岁的孩子和大人一样被关在派出所四十八小时之多,后又被押回南山区的派出所关了三天。最后,强行把母女分开,母亲关进南山看守所,孩子留在派出所,居委会和派出所竟要把孩子送进孤儿院,后因孩子的父亲从香港及时赶回,孩子才幸免。就这样,这个四岁女童在派出所前后竟被关押了七天之久。

◇北京初三女生看真相册子被班主任构陷遭绑架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中学初三年级女学生张紫薇课间休息期间,在座位上看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被班主任龙宏因构陷,北京海淀分局、中关村派出所共十多个警察闯入张紫薇家,绑架走做客的法轮功学员刘玉建,野蛮抄家中,连卫生间一厘米厚的玻璃门及镜子都打的粉碎。张紫薇与其母亲丛大为随后被绑架到中关村派出所。

◇找不到仝瑞卿,恶警绑架他几个孙子作人质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下午,河北省大名县公安局出动五辆警车,二十多人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仝瑞卿的家,恶警不但抢走了电脑、打印机,还抢走五万多元的现金、六万多元的存折,而且把一部分皮衣等贵重衣物抢走,家里一片狼藉。当时仝瑞卿不在家,恶警便绑架了他的几个孙子作为人质。这些孩子分别是:大孙女仝晓凯、二孙女仝小宁、孙子仝铁龙。更为恶劣是,恶警把只有十四岁的仝铁龙用手铐铐了一天一夜。

三月九日下午,恶人把仝瑞卿的儿媳白顺峰和二孙女仝小宁送进了大名县万堤看守所,把大孙女仝晓凯和孙子仝铁龙放回找他们的爷爷,并扬言找到仝瑞卿才能换回仝小宁。当时这几个所谓的人质都是十几岁的孩子啊,中共就是以这样卑鄙的手段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家属的。

◇六岁山东女童被警察劫持成人质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山东临沂市莒南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卢修田,带领一帮人来到坊前镇朱家村法轮功学员付桂英家。付桂英不在家,他们就将院里大门撬开,把家里值钱的东西一扫而光。恶警还把付桂英的丈夫抓走,六岁的女儿也被警察派人从学校强行接走,作为人质关到公安局,通知付桂英来公安局接孩子,以便抓人。

坏人在绑架人质时也都是偷偷摸摸作案的,而中共警察却在光天化日之下,以公安的名义到学校劫持一个六岁小女孩当人质,而不考虑孩子幼小的身心将承受何等伤害。

◇四岁时被劫持作人质半年之久,十一岁重庆女孩被警察绑架后走失

张缘圆,家住潼南县瓦厂湾29号。父母张洪旭、吴咏梅均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受非法关押、劳教、酷刑,被逼流离失所;外婆付汝环被迫害得近似痴呆,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重庆市潼南县恶警绑架了数名法轮功学员,包括十一岁的女孩张缘圆。恶警李恒毅为首的几个恶人和一个女警,把张缘圆关押在桂林派出所的一单间屋里,他们把空调开到极低,企图以此来动摇张缘圆的意志,达到找到她妈妈吴咏梅的目的。约深夜十一点,李恒毅等恶警将张缘圆往一辆汽车上推,一边推一边摄像。然后,由一辆警车带路,载张缘圆的便车紧跟在后,将缘圆送到她的一远房亲戚家后扬长而去。第二天下午,缘圆的亲戚得知消息后,去那家远房亲戚家看望她,可是小缘圆怕被警察扣押,已不知去向。

张缘圆在四岁时就因为妈妈被迫离家而被恶警绑架当人质达半年之久;在她七个月大的时候,她的爸爸就被非法劳教了,期间鼻梁被狱警打断,牙齿被打掉,肋骨多处受伤。

◇因信仰被非法劳教的十六岁吉林少年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法轮功学员孙肖雨在控告江泽民的诉讼状中,讲述了自己从十六岁开始遭绑架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我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七点多,我又被带上警车押往营城分局,这时他们还给我头上套上了黑色塑料袋,我喘不过气,几乎吐出来。到了分局这次没让我跪下,而是把我的手和脚分别四个手铐铐在上下铺的铁管子上,我成“大”字形,警察继续打我嘴巴子,逼问我家大法书的来源。在这期间因为停电,整个楼全黑,好几个警察用那种强光电筒烤着我的脸和眼睛,我感到头昏目眩。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被警察继续头戴塑料袋,押往九台拘留所。他们把我的两手交叉(夹)在背后铐著;一是从腰到背,二是从脖子到背,把两手用铐子铐上,按住后背,反方向拉手铐,当时感觉手臂都快断了,这样,被折磨大约二十分钟。

二十四日星期四下午,我被送到九台看守所,关进小号。八月二十三日,外面叫我名字,大家都说我被放了,可是只是去了另一座铁笼中罢了,就这样,我又被没有任何手续(法律程序)地送进饮马河劳教所,教期二年。

十六岁,未满成年,就这样毁了我的童年,毁了我的一生,至今没有安身之处。

◇因信仰被非法判七年的十七岁山东中学生

李明伟,男,山东省安丘市兴安街老庄村人,安丘市六中(又称实验中学)学生。他因修炼法轮功,十七岁时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零年一天清晨,七、八个人突然闯进他家,把他和妈妈赵风梅绑架,只留下十二岁的妹妹在家(爸爸当时不在家),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十五岁的李明伟质问:“你们这是绑架!”他们说:“绑架就绑架吧!”李明伟和他妈妈被绑架到安丘镇计生办一个小屋里,被非法关押迫害。白天学校的教师看着他,晚上学生看管他。李明伟在计生办绝食抗议五天后被其学校领回继续非法关押,校方把他强行拉到市人民医院灌食。由于李明伟挣扎无法插管,不法人员便给他打了一针不明药物,导致他浑身发麻。由于管子太粗,从鼻中插不进去,后又用东西野蛮撬开他的嘴插管,撬得满口是血。不知灌的东西中放了什么药,他被灌完后难受了很长一段时间,不法之徒还得意地说:“再绝食一天灌你三次,看你能撑多久!”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六岁的李明伟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劫持回当地非法关押迫害近一个暑假。安丘市实验中学政教处主任江东波多次逼他放弃修炼,用体罚、不让上课、利诱等手段,均未得逞。李明伟住校期间有一次晚上回家,半夜时,江东波喝得像一摊烂泥摇摇摆摆地敲李明伟家的门,直到看见李明伟在家后才走。第二天,李明伟被一群老师围攻,被江东波接连打了他十几耳光。后来李明伟被逼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五日,十七岁的李明伟在流离失所期间,被安丘警察绑架,非法判刑七年,在安丘看守所非法关押直到十八岁时,被关进济南监狱迫害。

◇十七岁山东高中生被抓后流离失所,六年后诬判十二年

游会福,山东省寿光市文家街办后游村人。二零零二年五月中旬一天,十七岁的高二学生游会福从家中返校,途中恰好经过一名法轮功学员家,想进去坐一坐,被便衣警察劫持到圣城派出所进行所谓的“审讯”,游会福趁机跑了出来,想回学校上学,路上遇到同学们告诉他,公安局警察已经去学校抓他了;他想先回家,村里的人告诉他,公安局去他的家里,抓走了他的父亲。游会福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遭遇,有家不敢回,也不敢回学校,只好流离失所。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流离失所六年多的游会福在住处被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和国保大队非法抓捕,遭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了七天七夜,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遭绑架、野蛮灌食的四川十六岁少女

四川省攀枝花矿务局工会职工法轮功学员陈祥芝的女儿王每心,是四川绵阳艺术学校的学生。二零零二年暑假期间到同学家串门,刚进屋半小时就遭绑架,被劫持到成都市看守所。在看守所,王每心被警察何中会连续鼻饲野蛮灌食,导致王每心被迫从二楼的办公室跳下,摔断腰杆。王每心被劫持到成都市青羊区第三人民医院四楼的一间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病房里的三号床。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这样记述:“我们每天被输进五、六瓶‘洗脑液’,整天昏沉沉的,感觉什么都不知道了,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被整‘傻’了。他们就把我们双手、双脚铐成‘大’字形,在脚上、颈部、手臂上到处找血管扎。有一次王每心在痛苦的挣扎中把输液瓶砸在了地上,许狱医强行给她插上尿管,戴上七天七夜‘大’字形的手铐、脚铐。小每心天天痛得直叫,后来多次哭着哀求许狱医给取了吧,狱医不理,就这样到了第七天,每心只得违心地说自己错了,这样才把她的尿管取了,又换上单脚、单手铐。而她才十六岁啊……”

◇丈夫身陷冤狱,妻子遭虐杀,黑龙江女孩遭劳教酷刑

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父亲张庆生(现年五十七岁)与母亲孙玉华都是黑龙江省火电三公司职工。父亲是工程师,女儿张慧曾是哈尔滨师范大学呼兰学院本科生。一九九八年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洪传之际,一家三口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八日,张庆生在呼兰县腰堡乡发放真相小册子被当地派出所绑架,肋骨被打伤,被呼兰区法院诬判三年,投入呼兰监狱迫害。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孙玉华被绑架至呼兰区公安分局,遭野蛮灌食迫害,折磨得咽喉红肿、发炎。后来每天被注射不明药物,三十多天后,孙玉华开始便血,接着开始神智不清,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六岁。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孙玉华被绑架的当晚,当时年仅十七岁的女儿张慧遭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劫持到电厂派出所强行拍照和审问。大约到了半夜,将张慧戴上手铐劫持到五常市洗脑班迫害。一个姓肖的队长(肖贵鹏)指使几个武警将张慧强行塞进铁椅子,将手脚铐在铁椅子上,再将铁椅子翻转,椅背着地(由于手脚都被固定的很紧,铁椅子背部是空心,所以腰部承受自身体重和铁椅子的全部重量)先后两次,每次大约半小时左右,直接导致张慧的两只手腕到胳膊部分麻木,腰部手掌大小范围长时间麻木没有知觉。第三天因张慧拒绝回答他们的提问,被铐在铁栅栏上不准上床。

一月十八日,张慧被强行戴上黑头套,劫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关押,二月二十六日,转移到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戒毒劳教所,张慧拒绝写所谓“三书”,被先后两次上大挂,第一次铐了三天四夜,第二次四天五夜。第二次下来时两只手肿的像馒头一样,一按一个大坑,两臂疼痛难忍,两腿浮肿,无法伸直,不能蹲下,不能行走。每天睡很少的觉,有时几天不让睡觉,除了被上铐,再就是被罚蹲或罚站,体重由一百二十斤降到九十几斤。

◇遭警察打骂、逼供 河北十四岁少年被吓得离家出走

二零零二年十月的某一天,河北沧州盐山公安局警察跑到法轮功学员李淑霞家中,翻墙而入、绑架、抄家,李淑霞十四岁的儿子哭喊,被警察用擦车的脏抹布塞进嘴里,并且被带走铐在公安局的地下室里。警察对孩子打骂、逼供,企图问出当地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孩子绝食两天才被释放。警察威胁孩子的外公说:过两天再把孩子送回公安局。孩子一听,吓得离家出走,讨饭充饥。

◇发真相资料被抓,重庆女生被关精神病院野蛮灌食半月之久

法轮功小弟子陈思,家住重庆市沙坪坝区双碑东风化工厂,初中学生。二零零一年暑假期间,陈思同旋旋(化名)大姐姐一起去发真相资料被抓,尽管她年纪小,警察仍对她拳打脚踢。后陈思被送沙坪坝区歌乐山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沙坪坝区公安分局一科的警察多次逼迫其说出资料的来源,她们坚决抵触中共迫害信仰、人权的恶行,不报姓名、住址,以绝食抗争,最终小陈思被警察绑架至歌乐山精神病院进行强行灌食达半月之久。

◇邯郸看守所里七、八个月的女婴囚徒

河北省邯郸市杨凤莲是个大学毕业生,和丈夫刘军均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夫妇俩抱着大的女儿,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还清白,后被非法抓捕遣回邯郸。当时夫妻俩是合戴一副手铐,另一手抱着孩子被押著回来的。在看守所期间,女婴跟母亲住在牢房里,因为没有东西吃,妈妈没有奶水,孩子常常饿得直哭。

一天,省公安厅厅长来看守所视察,把杨凤莲叫出去谈话,厅长说:“你这叫孩子多受罪啊。”杨凤莲说:“不是我叫孩子受罪,是你们把好人当坏人关。我的孩子有啥罪?”她义正词严的驳斥令厅长哑口无言。

出来以后,杨凤莲夫妇又被中共当局非法拘留四、五次,每一次他们被放出来都要被勒索“罚款”五千元。生活实在没有办法了,杨凤莲只好靠卖血来养家糊口,女儿的营养更是跟不上。

◇年龄最小的“囚徒”──分娩刚十天 母婴被劫进洗脑班

吕艳娜女士,山东烟台龙口市第一职业中专教师,二零零零年,因在明慧网曝光龙口丰仪镇凶手暴力殴打致死合法上访的六旬法轮功学员田香翠的罪行,被龙口警察绑架,遭警察马向阳严刑拷打,昏死三次,打死田香翠的凶手则逍遥法外。吕艳娜后走脱,被迫与新婚丈夫、法轮功学员刁希辉流离失所,被中共悬赏六万,全国通缉。吕艳娜的奶奶因受龙口市下丁家派出所不断骚扰,惊吓过度去世。

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刁希辉出门散发真相传单被绑架,分娩刚十天的吕艳娜和初生婴儿也被龙口市不法之徒从安徽潜山县绑架回龙口,被龙口610押送到烟台洗脑班非法关押。小婴儿珊珊成了年龄最小的“囚徒”。

洗脑班逼迫吕艳娜把嗷嗷待哺的孩子交给家人,好放手迫害她。被洗脑班关押四个多月后,吕艳娜被非法判刑三年,迫于国内外正义人士谴责的巨大压力,龙口恶人让她监外执行,她才得以照顾幼小的婴儿。两年后,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吕艳娜再次被龙口市下丁家镇检察院、派出所4警察无故绑架,被非法关押到张家沟监狱,女儿珊珊年仅二岁。

◇关吉林市“洗脑转化班”里的仨孩子

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强制“洗脑转化班”于二零零一年三月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包括三个孩子:侯振龙八岁,赵琦女十四岁,郭秀景十五岁,初中二年级学生。

◇关在秦皇岛昌黎县洗脑班里的一岁幼童

河北省秦皇岛昌黎县六一零的洗脑班绑架一位年轻的母亲刘爱华和她的女儿郭月童,两人被非法关押近二年之久,当时孩子只有一岁,关押至三岁。这种关押幼童和怀孕妇女等非人道的做法,严重触犯国际社会对婴幼儿童及妇女的保护。

第六章 遭受性侵犯的孩子

◇北京密云县西田各镇派出所警察,光天化日之下,强奸十七岁女孩

北京市密云县西田各镇原派出所所长袁合等警察暴力强奸法轮功女学员,甚至光天化日之下,强奸一名只有十七岁的法轮功女学员。袁合令女孩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得了一场大病,之后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袁合后被调任密云县城关镇派出所所长,更卖力地参与迫害。另两个警察孙勇和陈百年因渎职罪被判刑三年。

◇黑龙江恶警从被窝拽出熟睡小女孩“搜身”

马晓亮,女,佳木斯市马学俊、闯静的孩子。一九九九年(马晓亮六岁)以来,爸爸马学俊在经历了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开除公职、断绝经济来源、重刑十二年、身体致残等迫害,生命危在旦夕。妈妈闯静五次遭绑架。父母长期被迫害,孩子不得不过早的独自面对险恶的困境,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和伤害。有一次半夜,恶警强行入室抄家时,正在熟睡中的马晓亮被他们从被子里拽出来,在身上只穿一件内衣的情况下,恶警不怀好意的进行所谓的“搜身”,致使原本性格外向开朗的孩子,从此变得少言寡语、郁郁寡欢。年逾八旬的奶奶为此哭瞎了双眼。

◇内蒙古十三岁少女被学校开除被恶人强暴,十八岁过早离世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符桂英于二零零五年含冤离世。在符桂英被非法劳教期间,学校强迫学生签名诽谤法轮大法,符桂英十三岁的女儿张毅超被市610、公安局与校方反复威逼转化,逼她和大法和父母断绝关系。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五日,张毅超的父母再被绑架,只她一人在家,霍林郭勒市610及市公安局南广场派出所秦宝库、赵秀发、翟拓、乌力吉等十多个恶人,到她家搜集迫害证据,拆炕拆沙发,连菜窖也挖地三尺。

二零零二年三月一日,霍林郭勒市第四中学以她父母都修炼法轮功为名,将张毅超开除。父母一次又一次被残忍的迫害,张毅超只得在社会上流浪,备受歧视及侮辱。一天夜间,一恶徒从阳台爬上二楼,砸碎玻璃,闯进她家,把张毅超强暴。

为了躲开邪党制造的恐怖,年仅十五岁的张毅超就被迫出去打工,不幸染上了肺结核,没钱医治又不敢回家,于二零零五年四月六日早,这位饱受摧残、年仅十八岁的花季少女含冤离开了人世。

本文仅列举少数几个案例,就可看出这场迫害的邪恶与惨烈。中共恶人对法轮功学员尤其是孩子所犯下的这些令人发指的暴行,并且如此有恃无恐,是中共对法轮功下达:“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的恶果。这种系统性的普遍实施的罪恶,拷问着人类的良知底线。

(待续)

相关链接:渴望蓝天的孩子们(一) 记被中共迫害的苦难孩童
相关链接:渴望蓝天的孩子们(二) 记被中共迫害的苦难孩童
相关链接:渴望蓝天的孩子们(四) 记被中共迫害的苦难孩童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文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