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中共磨刀霍霍 警惕香港近日出现惨案

在几日前疑似习近平就香港责任问题的讲话传出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言辞变软,表示愿意对话,要构建对话平台。然而8月27日,堪称变色龙的林郑突然再度变脸,除继续拒绝回应港人“撤回条例”等五大诉求外,还暗示不排除动用《紧急法》解决当下问题。而引发各界关注的《紧急法》当日首度出现在立场亲共的《星岛日报》的一篇署名文章中,文中称,香港特区政府认为局势恶化,或令警员或示威者严重伤亡,有需要以《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进行紧急立法应对。林郑的变脸与此不无关联。

让人不寒而栗的是,林郑的变脸、亲共媒体的放风,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和香港多份报章头版广告均出现“止暴制乱”字眼,以及香港警方首次出动水炮车和发射实弹示警,并在两天内抓捕86名示威者,都预示著中共正在磨刀霍霍,决心以暴力手段而非对话回应港人持续的抗议。

一旦林郑实施《紧急法》,那么依据该条例,港府可以马上对刊物、文字、地图、图则、照片、通讯及通讯方法的检查、管制及压制;逮捕、羁留、驱逐及递解离境;对香港的海港、港口及香港水域和对船只移动的管制;对陆路、航空或水上运输,以及对运送人及东西的管制;管制贸易、出口、进口、生产及制造;对财产及其使用作出拨配、管制、没收及处置;修订任何成文法则,暂停实施任何成文法则,以及应用任何不论是否经修改的成文法则;授权进入与搜查处所;等等。

很明显,《紧急法》实施后,港人的言论、通讯、集会等自由的空间将大大缩小,中共可以授意港府对港人进行逮捕、羁留、驱逐乃至押到大陆受审。这样的香港变成高压统治下的大陆指日可待。

一个问题是,林郑颁布实施《紧急法》的概率有多高?28日总部在台湾的《镜周刊》披露的消息证实这个概率很高。消息指,近日,中共中央已对香港事态下令,由港澳办发出红头文件下达指示。内容有五点:

广告

inRead invented by Teads
一是在8月底前平息反送中事态。二是香港局势已到紧急关头,绝不能让“黑天鹅事件”扩大,蔓延至中国大陆。三是港府与广东省密切配合,调动广东武警部队、公安与港警协调,以广东省委为主,统一行动指挥。四是驻港部队举行声势浩大的助威活动,但不宜宣布戒严。五是做好清场善后工作,采取一手软一手硬的政策,尽量减少国际社会的影响和制裁。

消息还称,中共安全部也下达一个绝密文件,给各省市国安反间谍部门,包含负责处理“反送中”的广东国安三局。该文件要求相关单位配合香港局势发展的需要,抓捕二三名美籍、台籍人士,声称是美国、台湾政府派遣间谍,以栽赃外国势力是介入香港“反送中”的幕后黑手。据悉,广东国安三局已开始着手布置相关工作。

笔者认为这五点内容应该是真实的。首先中共“十一”大庆将至,如果香港“反送中”持续到“十一”,中共粉饰的“大庆”活动也会受到影响,中南海高官的颜面亦将丧失,因此在8月底9月初“平息反送中”是最后期限。而五点要求得不到回应的港人是不会轻易退缩的,是以中共在如此所剩无几的时间内“平息”的唯一手段就是采用极端暴力。

其次,中共高层甚至政权已经是岌岌可危,所以相当害怕港人的抗争波及到大陆,从而加速中共的垮台。因此尽早“平息反送中”也是为了保中共政权。

如何“平息”呢?指示明确点出中共要会出动武警部队、公安,与港警配合,驻港部队则辅助造势。事实上,在过去两个月的示威人群中,出现了大批中共卧底武警、公安和换装港警,他们和被收买的黑帮蓄意制造混乱,以便让中共为示威者贴上“暴乱”、“恐怖主义”和“颜色革命”等标签。

不难想像的是,为了给中共和港府找到实施《紧急法》的借口,在未来一周内,这些卧底的武警、公安和换装港警,极有可能制造一起或多起惨案,甚至出现人员死亡,然后嫁祸给抗议的港人,中共媒体借此造势,并揪出“敌对势力”,欺骗中国人,分化香港民众,进而让林郑宣布实施《紧急法》顺理成章。

中共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在过去多次使用过,比如“八九”镇压学生、“九九”镇压法轮功等。据八九年“六四”镇压的参与者、曾是沈阳军区第39军116师高炮团雷达站上尉站长、后去澳洲的李晓明2002年披露,被中共官媒渲染“被群众放火烧死”的所谓“共和国卫士”崔国政是他所在的116师的一名炊事员。实际上,这是中共军队阴谋制造的“伪案”。

大纪元早前曾报导,目睹整个事件过程的赵真(化名)揭露,中共为了激化仇恨,派遣军人化装成工人和学生潜入广场抗争人群,在混乱中将军士长崔国政用铁管等凶器打死,并浇上用瓶子携带的汽油。化装的军警人员大约有7~8人,他们的行动完全是有准备的,动作凶猛迅速,下手是完全直接致命的。赵真还表示,当时现场有100多人以上围观,但事实上大多民众和学生手中没有任何武器,更不可能有铁棍、汽油之类等东西。

此外,吴仁华撰写的《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中披露,死的14个中共军人中,属于38军的王其富等6人是在西长安街翠微路口时,因为转弯时车速过快,导致油箱爆炸起火而被活活烧死,中共却造谣称他们遭到“暴徒”投掷石头、燃烧瓶、火把而使油箱爆炸而死。同样被中共造谣是被“暴徒”打死的24集团军少尉王景生和39军政治部少校、宣传干事于荣禄,前者死因是突然发病而死,后者是因穿便衣到天安门拍摄清场照片而被自己人杀死。这些糊里糊涂丧命的军人,死后也成为中共愚弄人民和世界的工具,真是无比的可怜。

而震惊中外的栽赃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案”也早已被证实是伪案。中共公安、武警、官媒等联合造假,造假之一是在官方的慢镜头中,可以看到杀死自焚者的正是一名武警。

业已将栽赃陷害手法运用得炉火纯青的中共,此时正在将此手段使用在港人身上。因此,香港人和全世界都要睁大眼睛,关注香港在未来一周内是否会出现奇怪的惨案,尤其是中共媒体格外关注的。如果有,那千万不要忘了,这很可能是中共策划的,也是中共对香港动手的信号。

令人可笑的是,在中共的指令最后一点居然是要“做好清场善后工作,采取一手软一手硬的政策,尽量减少国际社会的影响和制裁”。看来,中共还是心有余悸,有些担心国际社会对其的制裁。但中共对形势估计的并不充分,似乎真的不明白自己这样做的严重后果。从古到今,凡逆天意、违民心者都没有好下场。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