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壶济世(一)

悬壶济世”一词,在现代汉语中是对行医、医药行业的称谓,或是对医术高明者的美称。在传统文化中,医家行医开业则往往以“悬壶之喜”为贺,民间也有不少行医者在诊室悬挂葫芦当作行医的标志。

悬壶济世”的典故却来源于中国古代道家修炼故事,其内涵也不只是与行医济世有关,它反映了中国传统文化对于“天”的认识和对修炼文化的理解与传承。“悬壶济世”的故事说起来也非常有意思,对于习惯于现代科学思维的人来说,亦能为其提供另一种认知大千世界与茫茫宇宙的版本方式。

壶有洞天

释迦牟尼佛曾讲一粒沙子里面有三千大千世界,就是说一粒小小的沙子里就有三千大千世界,每个世界都像地球一样,有天有地、有山川河流、还有像人类一样生生不息的生命、万事万物。

小小的沙子里就有如此丰富的世界,那一只具有一定容量的葫芦里会有什么呢?来看看古代有道术的人是如何展现壶中玄妙的吧。

汉代有一个叫壶公的人,关于他的身份有多种说法,北宋张君房的《云笈七签》中说他是孔子的学生施存,北宋李昉《太平御览》引《三洞珠囊》说他叫谢元,历阳人(今安徽和县),南宋陈葆光《三洞群仙录》中说壶公号俘胡先生。关于他悬壶济世的故事,在东晋葛洪的《神仙传》、南朝刘宋时范晔的《后汉书》中都有记载。

壶公在汝南一带行医,常常背着一只葫芦从远方来到集市上行医,集市上的人都不认识他是谁。他行医主要是卖他那只葫芦里的药,从不允许还价,但药到病除。他卖药的时候还对患者说:吃了这个药,一定要吐出某个东西来,然后到哪一天病就好了。人们回去按照他说的做,果然一一应验。

因此一传十,十传百,壶公的生意特别好,每天能收入很多钱。壶公将卖药获得的钱,留下少数后,绝大部分都接济给集市上穷困饥冻者。壶公把他的那个葫芦悬挂在人的屋檐底下,太阳落山后,药卖完了,壶空了,壶公跳进壶里就看不见了。

当时有一个管理集市的小官吏叫费长房,他在楼上将集市上壶公卖药和跳进壶里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就知道壶公不是一般的人,定是个修道有素的人。

古人大都本性纯良,敬天向道,费长房就有心认壶公为师学道。于是费长房每天不辞辛劳地给壶公打扫座位前的地面,供给他吃喝,壶公倒也不拒绝,全接受了。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费长房依然天天毕恭毕敬,不敢怠慢,也从不提什么要求。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壶公开口说话了:“今天晚上等没有人时,你再到我这儿来吧。”到了晚上,费长房依约前来。壶公对费长房说:“我要跳进葫芦里去了,你敢来吗?你要想进来,跟着跳进去即可。”费长房就按照壶公说的,跟着他一头跳到葫芦里去了。

等到费长房一跳进去后,发现外面看起来小小的葫芦,里面竟像世外桃源一样,只见到层层叠叠的楼台亭阁,朱栏画栋。楼阁后面还有缤纷的桥和七彩的虹,简直是神仙世界了,别有洞天。壶公告诉费长房说:“我原本就是天上神仙,只因为处理公事不勤快才被贬至人间。你是个根基不错的人,你才能遇到我,看到这一切。”

费长房赶紧磕头说:“我是个身上沾满俗腻的人,能得到您的哀怜,承蒙您的教导,就幸运无比了。”壶公又说:“你是个很不错的人。但不可以把这件事情透露给别人。”

我们建立在日常经验的基础上认识的物质和时空其实是不准确、不真实的。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认为时间和空间是不可分割的,物理定律在洛仑兹变换下是不变的,而洛仑兹变换是时间和空间之间的转换。广义相对论则认为质量会使时空弯曲,而引力则是时空弯曲的表现。量子物理则更为奇妙,一个电子可以像波一样同时通过两个缝隙,一个电子可以同时存在于不同的位置。量子物理和狭义相对论的结合则导出量子场论,其中粒子可以被创生和湮灭。而到今天,物理学家仍然无法把量子物理和广义相对论统一起来,超弦理论试图达到这一目标,这个理论认为不同的粒子—包括引力子—对应于超弦的不同的振动频率,但这个理论目前还很不成熟。我们人类对于更加微观、更大能级的世界仍然了解有限,而神仙则很可能存在于这样的世界中。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