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汉武帝通西域 开启丝绸之路

雄才大略汉武大帝(10)作者:刘晓

清脆的驼铃声、满载货物的各色驼队、广袤的草原、漫天的野花、清澈的河水、快乐的笑脸……文明的灵光亦曾在这里辉耀,高度发达的城市亦曾不只一两座。有人说,如果将这些古城串连起来,那么沿着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南缘就可以看到一条生命和文明的链条。而这些位于古称“西域”地区的繁荣古城,离不开沟通东西方贸易的“丝绸之路”。

这条经由中亚通往南亚、西亚以及欧洲、北非的陆上贸易往来的通道,辉煌历史形成于公元前后的两汉时期,胜于唐代,止于元代,长达十五个世纪。其东起于西汉的首都长安(今西安)或东汉的首都洛阳,经陇西或固原西行至金城(今兰州),然后穿过河西走廊的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出玉门关或阳关,穿过白龙堆到罗布泊地区的楼兰。由此分为南道、北道,分别通往欧洲、西亚等地,向西方人展示著东方文明。

一千多年走过,几经沧桑多变幻,残留的古城、战道、残壁、部落、客栈、烈酒默默诉说着昔日的繁盛,而这繁盛背后是其缔造者汉武帝的雄才大略。

张骞两次出使西域

《汉书》记载,西域以孝武时始通,本三十六国,其后稍分至五十余国,皆在匈奴之西,乌孙之南。南北有大山,中央有河,东西六千余里,南北千余里。东则接汉,厄以玉门、阳关,西则限以葱岭。也就是说,“西域”是汉朝以来对玉门关、阳关以西地区的总称。

早在汉武帝即位之初,为了共同抗击屡犯边境的匈奴,派张骞首次出使西域,联络同样饱受匈奴欺凌的大月氏回敦煌、祁连山旧地。

公元前139年,张骞率100多名精心挑选的随从,从陇西出发,很快进入河西走廊。不料途中遭遇匈奴骑兵,张骞等人皆被俘虏,并被送到单于的王廷。张骞等被扣留了10年之久,并娶妻生子。

然而,在这10年中,张骞一直没忘所负使命。10年后的一天,张骞等人终于趁匈奴监视放松之机,逃离匈奴地区,继续向西进发。

他们取道天山南麓的车师,经过焉耆、龟兹,翻过葱岭,到达大宛(在今中亚费尔干纳盆地)、康居(在今哈萨克斯坦巴尔喀什湖和咸海之间)、大夏(在今阿富汗北部),最后终于到达大月支。此时的大月支人已过上了平静的生活,不复再有东还并向匈奴复仇的想法。

张骞在大月支停留了一年多,因没有结果,于公元前128年踏上归途。归途中,张骞改从南道,力图避免被匈奴发现,但仍为匈奴所得,又被拘留一年多。其后,趁著匈奴内乱,张骞带着妻儿,与堂邑父逃出匈奴地区,历经13年后回到汉朝。汉武帝感其功勋,授其太中大夫。之后,由于张骞随卫青出征匈奴立功,“知水草处,军得以不乏”,被武帝封为“博望侯”。

虽然张骞没有达到出使的目的,但因其亲历大宛、康居、大月氏和大夏等国,对西域的地理、物产、风俗习惯有比较详细的了解,如上述国家出产葡萄、苜蓿、石榴、芝麻、大蒜、蚕豆、黄瓜、狮子、犀牛、汗血宝马等,这为汉朝开辟通往中亚的交通要道提供宝贵的资料。

在汉武帝询问西域诸国情况时,张骞称,由于匈奴势力强大,所以西域很多国家不得不屈从于匈奴。他着重介绍乌孙国与匈奴的矛盾,并建议招乌孙王东返敦煌一带,跟汉朝共同抵抗匈奴。这就是“断匈奴右臂”的战略。

同时,张骞还建议加强与西域各国的友好往来,用赠送礼物、给予好处的办法让他们来朝拜汉天子。如果真能得到他们,并用道义使其为属,那么就可以扩大万里国土,招来不同风俗的人民,使汉朝天子的声威和恩德传遍四海内外。汉武帝深以为然,皆予以采纳。

在公元前119年,汉军再次大败匈奴且控制河西走廊后,汉武帝第二次派张骞出使西域。

开启丝绸之路

第二次出使西域,张骞所率使团更为庞大,由300人组成,每人备两匹马,带牛羊万头,金帛货物价值“数千巨万”。

使团先到了乌孙,乌孙王昆莫接见。张骞向昆莫说明他出使的旨意,因乌孙国国内分裂,昆莫没有办法同匈奴彻底决裂,游说乌孙东返没有成功,但昆莫对待张骞等人非常友好。

张骞遂又分遣副使持节到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今伊朗一带)、身毒(今印度)、奄蔡(在咸海与里海间)、条支(安息属国)、犁轩(附属大秦的埃及亚历山大城)等国。在安息国,汉朝使者受到二万人的盛大欢迎。

公元前115年,张骞出使归来,乌孙派向导和使者几十人随同他一起到长安,并带来几十匹马,回报和答谢汉天子,顺便让他们窥视汉朝情况,了解汉朝的广大。

汉武帝看到乌孙派使者前来,非常高兴。除了热情招待他们外,还让他们到处领略汉朝风光。乌孙的使者看到汉朝人多而且财物丰厚,回去报告国王,乌孙国越发重视汉朝。

过了一年多,张骞派出的沟通大夏等国的使者,多半都和所去国家的人一同回到汉朝。于是,西北各国从这时开始和汉朝有了交往。因为这种交往是张骞开创的,所以,后来前往西域各国的汉朝使者都称“博望侯”,以此取信于外国,外国也因此而信任汉朝使者。

《史记》记载,张骞之后一段时间,出使外国的使者每批多则数百人,少则百余人,每人所携带的东西大体和博望侯所带的相同。此后出使之事习以为常,所派人数就减少了。

汉朝大致一年要派出的使者,多的时候十余批,少的时候五、六批。远的地方,使者八、九年才能回来,近的地方,几年就可以返回来。

有汉朝使者极力探寻黄河的源头,认为源头出在于窴国,那里的山上盛产玉石,使者们便采回来。汉武帝依据古代图书加以考查,命名黄河发源的山叫昆仑山。

台七夕月老很忙 肖龙庆成年挤爆台南庙宇
作品典故“张骞乘槎”,述说张骞为找黄河源头来到天河,织女送给张骞“支机石”,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公有领域)
至于外国使者,除了安息、乌孙等的,包括大宛西边的小国驩潜、大益,大宛东边的车师、扜深、苏薤等国,也都随汉朝使者来进献贡品和拜见汉武帝。长安城出现形形色色的西域人,俨然一个国际化大都市,武帝非常高兴。

张骞和汉朝使者的出访使汉朝与西域和中亚、西亚的交通从此开通,外来文化的输入也自此开始,历史上著名的“丝绸之路”也从此开始演绎或喜或悲的故事。@*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