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能凭直觉找到失物 一梦救下10条人命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08日讯】美国律师葛瑞丝·拉克(Grace Lark,化名)是环境刑法领域的权威专家,而她也有一种怪异的能力,能凭直觉找到丢失的物品,将其物归原主;还能在梦里追寻到失踪的人,曾因一个梦救下10条人命。

不过她说,从北美原住民(印第安人)文化的角度看,这些能力其实并不那么“怪异”。

“在主流的西方文化中,物体和自然是无生命的”,葛瑞丝说,“而我的原住民朋友看世界的视角截然不同。在那样一个世界里,自然界相互沟通,死者能干预事情,物体有力量,所谓‘巧合’并不存在,这很惊人。”

有天葛瑞丝去了一个古董商城,她对美洲土著工艺品很感兴趣,喜欢“淘宝”(当律师之前她是考古学家)。

在位于地下的一家店里,黑暗一隅的水泥地上有只小木箱,箱子里放着一张印第安男子的照片,他的脸上涂着象征战争的油彩,头上挂着串珠奖章。看着这张照片,她感到心跳加速。

印第安克罗部落男子,Edward S. Curtis摄于1908年。(公有领域)

她想起自己认识的一位孔武有力的土著男子,就想是否应该把照片带给他,之后她感觉到答案是“不”;然后,另一位朋友浮现在脑海中。

“之后她感觉到答案是‘不’;然后,另一位朋友浮现在脑海中。”

她给这位朋友看照片,照片中的人正是友人的孪生兄弟,二战期间死在了德国。

这张照片早先在他妹妹那里,但被拿走了:她前夫偷走了许多财物,告诉她说他都给毁掉了。她以为自己永远见不到这张照片了。

照片因一个 “巧合”失而复得,妹妹感觉就像是哥哥回来了。“我觉得在此之前她不知道怎么排解丧亲之痛”,葛瑞丝说,这张照片帮她疗愈了心灵。

“照片因 ‘巧合’失而复得,妹妹感觉就像是哥哥回来了。”

葛瑞丝发现并归还的许多东西都修复了世间不公、疗愈了心灵创伤。

一次她从爱荷华州的家去圣达菲(新墨西哥州)旅行,遇上意外不得不多待一天。在空余时间里,她决定去逛一家旧货店。在那里,他发现一只古老的美洲土著盾牌。

她又感到这件东西与她认识的一家人有关联。她给那家人的一些成员写信问,“谁丢了这盾牌?”

原来,这只祖辈留下的盾牌,被几兄弟中的一人继承,但六年前他来圣达菲修卡车的时候被偷走了。

印第安部落罩着生皮的盾牌,约1850年制作,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葛瑞丝还找到过另一件失窃的传家宝。偷走的人向主人谎称,主人5岁的儿子把东西摔坏(然后扔掉)了。当东西失而复得,父子关系的裂痕弥合了。

还有一回,父母留给孩子的一件遗物不见了。“为孩子找回那件东西,对他就意味着,神没有忘记他们一家、他们蒙受慈爱。”葛瑞丝说,“这种弥合创伤的力量是惊人的。”

迄今,她已经为四个印第安部落的人找到大约70件物品。

葛瑞丝说,失物吸引她、让她想到失主的那种直觉很难描述,“有如我听到或看到了什么;有时物品会像磁石一般‘呼唤’我。我经常可以发现背后的故事……不知怎的,它可以展示主人的心灵。”

“有时物品会像磁石一般‘呼唤’我。”

——葛瑞丝

她不止对于美洲原住民的老物件有超常感知力。有阵子她想给丈夫找一张利奥波德办公桌(Leopold desk)。 她丈夫认识已故生态学家奥尔多·利奥波德(Aldo Leopold),其父正是利奥波德办公桌公司的创始人。

她在网上发现一张,要价300多美元,还要加上几百美元的运费。第二天,她去了一家旧货店,发现有张桌子正打5折——只售20美元。以前她从未在旧货店见过利奥波德办公桌,那次巧合之后的15年里,也只见过两次。

在需要的时候,她有能力找到自己所需。

“我这种人很少见,不过我不是唯一一个。”葛瑞丝说。

从美洲原住民文化中,她听说过“发现者”(finders)。近年一次原住民大会上,她也听说,有人在梦中看到了丢失的桦树皮卷,根据梦境提示的方位将它找了回来。

葛瑞丝找到的物品不会入梦,但她确实能梦见失踪的人,帮助人们找到他们的下落。

一梦救下十个孩子

一次她梦见了在墨西哥援助街头流浪儿的几位友人。当时有10个孩子不见了。梦中她被引入楼里的一个房间,见到一位没穿裤子的艺术家。

她向友人描述了这位古怪的艺术家,友人由此知道到哪里去找那栋楼。那10个从 4岁到14岁不等的孩子真的进了那栋废弃的楼,看到了葛瑞丝描述的那个房间。

但那天,大楼坍塌了,人们发现这群孩子时,他们已在废墟里困了四天。

葛瑞丝有次碰到一位警察,他告诉她说,他们警方经常借梦境来追踪破案。

孕育“发现者”的文化

葛瑞丝认为人有淘东西、攒东西的冲动,所以会有“购物癖”,而她利用这种嗜好来造福众人。

她的车库里装满为社区穷人准备的生活用品,都是大减价时淘回来的。她逛旧货店寻找“有意义”的物品的喜好,帮助人们找到了很多丢失的东西。

她也想像能有一档真人秀节目:人们要接受挑战,用有限的钱为因火灾失去家当的灾民购置生活品。她认为这样的文化可以培养出有益他人的“发现者”。

葛瑞丝分享她的故事,希望能鼓励那些具有类似能力、又不解其所以然的年轻人运用他们的能力。

她说,“这是很令人着迷的个人体验”,很难与他人分享,因为当代文化中没有合适的语言来描述它。

这种现象也不像我们文化所喜欢的那样“科学”,“我不认为我能在实验室里重演,这是比较虚的东西。”

“它已成为我人生中一个秘密的部分,因为它太难以描述了。”她说。

作者简介:

伯纳德·贝特曼博士。(Tara MacIsaac/Epoch Times)

伯纳德·贝特曼(Bernard D. Beitman),医学博士,弗吉尼亚大学客座教授,曾任密苏里大学精神病学系主任。他对于巧合学的研究,参见他的个人博客“Connecting With Coincidence”。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