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慧失口泄密 江泽民“认爹”丑闻曝光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05日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早年为了自身能在官场站稳脚跟,编造了自己的家庭身世。但江的堂妹江泽慧曾说了一席话,失口泄露了江的这一致命秘密,做实了江的汉奸和假烈士子弟的身份。

江泽民其人》揭露,为了能够往上爬,从中共开始建立档案的那一刻起,江泽民就把比自己大15岁的六叔江上青的名字偷偷填在了“父亲”的栏目中,一来江上青闹过革命,二来已成“烈士”,盖棺不再犯错,所以保险系数达到了极限。

江泽民就这么壮著胆把出身从“汉奸狗崽子”变成了“革命烈士子弟”。

江泽慧曾对《江泽民传》名义作者库恩回忆说:“在我11岁之前,我唯一记得的就是无尽的贫穷饥饿,家里没有多少粮食,有时根本连一点儿吃的都没有。”

江泽慧的话无疑把江泽民所有传记里的“过继”问题给否定了。如果江世俊夫妇真如传记中所描绘的那样好心接济著弟弟的遗孀,为何江泽慧说11岁之前“有时根本连一点儿吃的都没有”?

既然江世俊夫妇知道弟媳妇连孩子都养活不了,就应该收养那两个亲侄女,怎可能好事没做倒忍心把自己儿子送过去跟着一起“绝食”呢,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随着江泽民的官职不断提升﹐他愈发恐惧出身被揭穿﹐不仅从不提及自己的生父﹐甚至还故意冷落自己的亲姐亲弟﹐掩饰与他们的关系。

江的亲姐被划为右派﹐遭遣送回家﹐不得不靠每月8块钱艰难度日。只因怕汉奸出身曝光﹐江泽民对亲姐姐竟伸不出亲情之手。

江泽民的两个堂妹“鸡犬升天”

而据库恩在《江泽民传》中透露﹐那时候江泽民每个月都分别寄10多块钱给他的两个堂妹。堂妹江泽慧自己也说“那个时候﹐这可是一大笔钱了”。

江泽民住进中南海后﹐两个堂妹更是“鸡犬升天”。“扬州世明双语学校”﹐是扬州目前最大的也是条件最好的学校之一﹐该校不但有幼稚园部而且还有中小学部。

该校名义上挂靠在“中国红十字会”的名下﹐但幕后老板是江上青的大女儿江泽玲﹐该校的官方网站上有江泽民的题字。同时﹐江让银行给江泽玲的儿子邰展无抵押贷款做生意。

江泽民更毫无顾忌的提升江泽慧。据官方报导﹐江泽慧从安徽农业大学一个普通教师窜升到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安徽农业大学党委书记﹑校长﹐不久火箭般升任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院长﹐成为国家林业局党组成员。

另外的头衔还有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科协常委﹑科普工作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国际竹藤组织董事会联合主席﹑中国花卉协会会长﹑中国竹产业协会会长﹑中国林学会理事长等职。

江上青去世时﹐大女儿江泽玲才3岁﹐小女儿江泽慧才1岁4个月﹐对“父亲”只是有概念而形像模糊。江泽慧姐妹俩心里明白﹐中共的“革命烈士”多了﹐并不是哪个烈士子女都能高升。

如果没有堂哥江泽民篡改出身﹐江泽慧姐妹连想都不敢想会有今天这样显赫的地位。

父亲这块“革命烈士”招牌也只有在堂哥江泽民的手里才最大限度的赚出利益来。所以她们自觉自愿的“自律”﹐在任何情况下都和江泽民的说辞保持一致。

江泽慧失口爆大料

不过,人被捧晕的时候,也会失口爆大料。

有一次﹐几个熟人和江泽慧侃大山的时候,她却说漏了嘴。有人说:“你真好命,摊上江泽民这么个好哥哥,你才有今天。”

江泽慧撇撇嘴说:“你说反了,是他好命,摊上我们这个好家庭,他才有今天。没有我们家给他撑著,他还不是黑五类?”

有人小心地问:“他不是过继给你妈做儿子了吗?”

江泽慧答道:“那个时候我们多困难啊,我妈还盼著有亲戚把我们给收留了呢?怎么可能过继别人的孩子,而且那时候他们家(江泽民家)有钱,我们家没钱,他们那时候理也不理我们,后来用得着我们了,……谁沾谁的光啊!我们心里都有数。”

江泽民自编成长历程

再看看江泽民编的成长历程﹐实在是自相矛盾。为了淡化汉奸色彩﹐他说在中小学就很革命﹐热衷爱国运动﹐其实他大部分时间是在父亲的培育下拨弄琴棋书画。

到了上大学时﹐号称爱“革命”的他,并没有真正“爱国”去追随南下的中央大学﹐而是去了日伪政府的南京中央大学﹐江泽民说是他要走“科学救国”之路。

要“科学救国”不理政治吧﹐但后来出的传记里,又说他在校期间是积极参与共产党的地下活动﹐还入了党﹐而且还是当时上海中共活动的积极分子。

库恩在江的传记中﹐描写了很多江泽民在校期间,参与的所谓“革命活动”﹐这些都无从考证。

但是﹐那时发生过一个众所周知的中共领导的“6.23”反蒋大示威。  1946年6月23日在上海由中共的周恩来﹑吴学谦﹑乔石﹑钱其琛等领导发动了一场300多家单位的5万多人参与的大游行。

可是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文字史料和当事人可以证明江泽民以地下党员身份参加了“6.23”游行和接受执行了地下党分配的什么具体任务。

江泽民的“革命经历”﹐不过是怎么样对自己有利﹐就怎么去编。

南京大学“认亲”吓坏江泽民

1989年,江泽民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不久,江苏的南京大学在整理旧学籍档案时,发现江泽民于1943年至1945年曾在南京大学前身之一的中央大学就读。找到了他当年的成绩单和贴有照片的借书证。

南京大学校方十分高兴,校友会赶紧给江泽民发了一封“认亲信”,但江泽民迟迟没有回信,令他们大失所望。

由此看来,江泽民不仅对自己的出身讳莫如深,对自己的学籍也唯恐避之不及。

据书中披露,江泽民不仅在日军侵华期间接受过日伪政府的特务培训,到1949年中共建政后,江泽民到俄罗斯留学时,还被前苏联克格勃收编,成为克格勃远东局的一名苏俄特务。

江泽民回国后为苏俄效命,到他掌权后,出卖大片国土给苏俄,  总计面积相当于100个台湾。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