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保守党领袖希尔外交政策演讲(一)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5月11日讯】女士们先生们,在较短的一段时间内,这个世界已经变成了个不一样的地方。

加拿大塑造了这样的声誉——作为坚持原则和坚持不懈的人道捍卫者,勇敢地对抗不公正和暴政,推崇人权、民主、自由和法制。

事实上,加拿大从未离开。

我们在21世纪面临的威胁可能有不同的名称,但对于如何处理它们的讨论是相似的。有些人更愿意看到加拿大采取不结盟的态度,对待民主国家和独裁政权采取平等和相似的方式。

如果当选总理,我将坚决反对这种主张:加拿大可能或应该对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问题保持中立,或者不能与我们的盟友进行战略性合作,扩展自由,民主,人权和法制。

我们今天面临的威胁与我们在20世纪所面临的威胁不同。在许多方面,它们更复杂。但解决方案仍然需要与志同道合和充满信心的国家建立强有力的伙伴关系,全力保护和推进我们的价值观。

这些伙伴关系必须扩大,和更多亚洲、非洲和南美洲志同道合的国家更密切合作。加拿大在扩大民主领域和民主国家合作中,不可缺少。

我们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在世界各地都有强大的人脉。历史上我们一直受尊重和信任,被视为一个坚守原则的国家,不是为了狭隘的自身利益,而是希望使这个世界成为一个更好的地方。

我们没有超级大国地位相关的包袱,我们没有超出自己国界的殖民历史,我们是所有最重要的国际组织的成员之一。我们可以发挥重要的领导作用,为21世纪扩展自由建立新的国际政治基础。

在21世纪,一些政客希望加拿大成为裁判,我则希望加拿大成为前锋。

在这一点上,我想进一步深入探讨我们面临的一些威胁。

中国问题

在当今的地缘政治趋势下,有着对加拿大国际地位的显著威胁。中国的崛起、俄罗斯冷战思维的重新出现,输出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国家,这三者是加拿大21世纪安全和繁荣的威胁。

关于中国,首先,保守党人祝贺加拿大华人所做出的贡献,这些人来到这里正是为了远离他们在国内所面临的政治制度。我们认识到,中国政府并不代表中国人民。事实上,这恰恰是问题所在。

我们应该与中国政府交往,但要采取一种寻求推进我们价值观与利益的方式。

我们和中国交往的方式,应该是承认我们的价值观和利益在很多方面是与中国政府完全不相容的。

几十年来,很多加拿大期望中国能使我们出口市场多元化。但近年来,很明显,中国对加拿大、西方以及民主世界的对抗态度,已经明显改变了这些期望。

这非常令人失望,特别是考虑到20年前,很多人充满期待和乐观,认为中国已经准备好加入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世界。

在过去的一年里,加拿大人特别地、直接地感受到了中国司法制度的运作模式。孟晚舟引渡案在许多方面造成了令人非常悲痛的事情,但在其他方面却有所启发。任意拘留加拿大人Michael Kovrig和Michael Spavor后,我们不应再对中国的法治抱有任何幻想。

虽然我们意识到这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多年来我们却在回避,因为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强大到无法被忽视。尽管如此,只要中国(中共)以我们的出口作为要挟,同时侵犯人权,那么作为加拿大人我们将别无选择,只能考虑其他贸易伙伴。

幸运的是,我们还有其他选择。例如印度-太平洋地区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其中一些迫切需要更安全的能源通道,它们是加拿大理想的经济和政治伙伴。

世界各地的自由民主地区:欧洲,印度-太平洋以及它们之间的所有地方,将通过加拿大的领导,联合起来抵制威权主义势力,这应该是我们的目标,这将对全球历史产生深远的影响。

无论如何,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需要彻底重置,在这之前什么都不能做。

有删节。因为长度的关系和方便阅读,演讲文稿也没有包括部分法语内容及缩短了总结部分。

演讲英法双语视频及原文网站:https://myvisionforcanada.ca/foreignpolicy/

新唐人记者刘海英多伦多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