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李白(6) 七言极品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诗仙李太白

七言极品

李白七言绝句。明朝诗论家许学夷在《诗源辨体》中说:“太白七言绝句,多一气贯成者,最得歌行之体。”以《望天门山》一诗为例(开元十三年即725年所作):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浩荡东流之楚江冲破天门奔腾而至,碧绿江水东流到此回旋澎湃,两岸青山层峦叠现,一叶孤舟从天边顺流而来。整首诗一气呵成,辽阔壮观的意象,不仅表现自然之美,更有无限豪放、豁达之生命力。

《望庐山瀑布二首》(其二)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此诗是李白游庐山时所作,一说是开元十六年(728年)所作。诗仙将飞流直泻之瀑布描写得雄伟奇丽,宛如一幅生动传神之山水画卷。《韵语阳秋》载中唐诗人徐凝《瀑布》诗云:“千古犹疑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唐宋诗醇》中苏轼曰:“仆初入庐山,有陈令举《庐山记》见示者,且行且读,见其中有徐凝和李白诗,不觉失笑。开元寺主求诗,(东坡)为作一绝云:‘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唯有谪仙词。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为徐凝洗恶诗。’”

《峨眉山月歌》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这首诗大约作于开元十三年(725年)以前,是李白即将出蜀时所作。他把峨眉山月作为歌咏对象,通过咏月来表示对蜀地之依恋。可见李白年轻时诗思随机触发,天才流溢。《唐诗笺注》:“‘君’指月。月在峨眉,影入江流,因月色而发清溪,及向三峡,忽又不见月,而舟已直下渝州矣。诗自神韵清绝。”

李白一生游历,所有名山大川、名都大邑几乎都留下足迹,锦绣山河、繁华都市都在其诗歌中被赋予生命。其人格和爱好亦融入山水诗中。他与鲁中诸生孔巢父、韩沔、裴政、张叔明、陶沔等隐于徂徕山,酣歌纵酒,时号“竹溪六逸”。在李白诗里,常常以奔放、豪迈之气概描述山林隐居和学仙修道人之愉快生活,及其所见仙境、胜景。

另外,在这些名山大川中,他还可以和同道、神佛相遇、切磋,岂不更为惬意?!再有,很多隐居神仙也和李白颇有缘分,亦在期盼诗仙李白来访,容在下一章细述。

李白作品中有很多充满修道人纯真、超脱和宁静之意。《山中问答》便是其中之一:

《山中问答》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开元十五年(727年),李白来到安陆不久,即为故相许圉师家招为入赘孙女婿。于是他栖居碧山读书耕作。这时,亲友对他这样年轻就过隐居生活不以为然,有所议论,于是开元十七年春,李白写下这首诗,用答问形式回答亲友议论。

这是一首诗意淡远之七言绝句。全诗虽然只有四句,但是有问、有答,有叙述,有描绘,有议论。第三、四句字面上描写诗人隐居生活环境如世外桃源、如方外道观,以及诗人在那个时期之精神追求,隐喻著修道生活的出尘妙趣与怡然自得。

《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我乘船将要远行,忽听岸上踏地为拍,有人边走边唱前来送行。桃花潭水虽然千尺深,也比不上汪伦送我之情谊深厚。

这是李白天宝十四年(755年)于泾县(今安徽南部)游历时写给当地好友汪伦的一首赠别诗。诗中首先描绘李白乘舟欲行、汪伦踏歌赶来送行之情景,感情纯真。后两句诗人先用“深千尺”赞美桃花潭水深湛,后接“不及”两字,把无形情谊比为有形之千尺潭水,表达了汪伦对自己那份友情。全诗语言清新自然,令人回味无穷。虽仅四句二十八字,却脍炙人口,是李白诗中流传最广的佳作之一。

《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唐肃宗乾元二年(759年),五十八岁李白流放夜郎,行至白帝遇赦,这是李白在流放途中遇赦返回江陵时所创作之七言绝句。诗意在描摹自白帝至江陵一段长江,江水落差很大,船快水急,舟行若飞。诗人把愉快心情和江山之壮丽多姿、顺水行舟之流畅轻快融为一体。全诗写得飘逸豪放,快船快意,随心所欲,自然天成,是李白诗作中流传最广之又一名篇。

李白很少写格律谨严的律诗。然天才毕竟是天才,诗仙毕竟是诗仙,尽管李白很少写作律诗,其《登金陵凤凰台》却脍炙人口,并且被尊为七律之极品。

《登金陵凤凰台》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这首诗写于唐玄宗天宝年间,为李白奉命“赐金还山”、南游金陵时所作。凤凰台为地点,在旧金陵城之西南。从远古时代开始,凤凰便一直被认为有祥瑞意义:美好时代,凤凰则从天而降。然引来凤凰之时代已经过去,繁华六朝也已成历史,惟余浩瀚长江之水与巍峨凤凰山依旧生生不息。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东吴大帝,风流倜傥六朝人物,以及众多君王,都已被埋入坟墓,成为历史陈迹;就连当年巍峨宫殿如今也已荒芜破败,一片断壁残垣。花草蓬勃,天地依旧,一切都按照规律变化。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千古兴亡史!世间百年,荣华富贵、高官厚禄,转眼即逝。

“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三山亦为地点,旧说在金陵西南江边。据《景定建康志》:“其山积石森郁,滨于大江,三峰并列,南北相连,故号三山。”那江中“白鹭洲”,横亘于金陵西长江里,把长江分割成为两半。

李白此时刚刚离开长安。“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浮云悠悠,思绪无限。回想在宫中虽不足三载,世事多舛,不尽人意,但却结下千年缘分,为那些宫中有缘之人留下今后永世福份。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诗以寓目山河为线索,情随景生,尽显诗人潇洒气质和情怀,当得起“古今题咏,惟谪仙为绝唱”之赞誉。

《登金陵凤凰台》博得“与崔颢黄鹤楼相似,格律气势未易甲乙”之赞扬。更有一些评论言崔颢之黄鹤楼只重格律气势,贵在意境而已。而李白之《登金陵凤凰台》,意境超脱,间论古今兴衰,流韵无穷,更胜一筹!#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