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没“告密” 被罚 郑州中学生跳楼自尽

【新唐人2019年04月04日讯】近几年来大陆多位教师因为学生告密被当局停职、解聘,校方还公开的招募学生当所谓“信息员”,鼓励学生“告密”。但也有相反的例子,4月3号大陆媒体报导,郑州一名15岁的少年因为没向老师打小报告,被迫反复检讨,最终跳楼自杀

大陆媒体“北京时间”4月3号报导,一对夫妻4月1号在河南省郑州市第六十二中学门口,带着儿子的遗像讨说法。

学生父亲:“孩子一听到这,一下想不开了。我们在23楼住,从23楼就跳下去了。老师说对不起、对不起,早知道这样,我就不逼了。”

学生父母还表示,事发已经24天,孩子遗体一直在殡仪馆冷冻著,学校却一直不给说法。而校方在视频中声称:“小孩,因为是在家里出的事……”正在和家长协商。

有20年教龄的原武警北京指挥学院高等数学教师邵长勇表示,这个事件令人痛心。

原武警北京指挥学院高等数学教师邵长勇:“人自然的一种心理,就有一种正直的、对朋友是互信的、守信重义的品质。但是老师的这个要求正好是相反的,要让他去打小报告,所以就是在扭曲孩子的这种心理。而这个孩子在人格扭曲过程中压力非常大,最后承受不了。”

郑州的事件是一个反例。近期一些大陆知识分子,知名人士都在批评学生告密。这几年老师因学生告密被当局停职、解聘的例子很多。最新一起是“重庆师范大学副教授唐云”的案例,他因为学生告密,被迫从站了33年的讲台上离开。

大陆“老梁通史”节目主持人老梁:“咱们眼下不就有的学生,听完老师讲课还出去告密举报去。我真不知道这是何等奇葩的举动。足球从娃娃抓起,小人就不要从娃娃抓起了。”

但目前当局还在鼓励学生告密,不少学校公开招募学生“信息员”监控教师言论。同时,当局也一再要求教师监控学生,抓紧灌输学生的意识形态。

湖北潜江市教师姚立法:“我们有的老师是告密文化的受害者。但是更多的老师在利用告密者了解和掌控。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以及大学生,告密、打小报告这种做法普遍存在。表面上看是为了学校的管理,实际上是为了老师特别是班主任,对调皮的学生的一种监控,我个人是反对这样一种做法。”

湖北潜江市教师姚立法分析,“告密文化”之所以在中国校园、社会、官场盛行,有其根源。

姚立法:“告密这个文化背后就是官方的权力的需要。因为它要保证它的权力,而且它的权力的话,由不具有合法性,甚至是暴政。为了它的权益的稳固,当局还发挥这种(告密)做法。”

邵长勇表示,真正的“教书育人”不应该这样。

邵长勇:“从我自己的理解,教育就是为了培养具有崇高人格的学生。就是‘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作为老师来说,当然是把孩子品格的塑造作为自己最首要的一个任务。然后通过用心的呵护,最终达到这样一个目的。”

而现在大陆学生告老师的密,老师也教学生告密,邵长勇认为这也可以称作“中共特色”。他表示在中共的诱惑下,告密者层出不穷。但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长大后心理阴暗、人格扭曲,能否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都成问题。对社会和国家来说,他们也不再是人才,而变成负面因素。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