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军警荷枪实弹潜伏香山 江泽民3次阴谋破产

【新唐人2019年04月03日讯】1999年5月,江泽民罗干曾策划过一次“特别行动”,调集荷枪实弹的武警潜伏香山,阴谋策划法轮功“集体自杀”的现场。但“集会日期”连续改了3次,偏偏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前去香山,最后事件不了了之。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记述:中共十五大五中全会,2000年10月9日至11日在北京召开。当天就有数名中央委员对镇压法轮功提出质疑,要求作出交待。

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除李鹏、李岚清外,朱镕基、胡锦涛、李瑞环、尉建行四人反对继续镇压法轮功,已超过半数。前人大委员长乔石更是对虐杀无辜炼功群众深感不安,亲自回京到天安门广场了解殴捕法轮功学员的实情。

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也亲自到北京公安五处,训诫公安干部说:“不要再为难法轮功学员啦!”

形势对江相当不利,江泽民开始犯愁,心情一直郁闷。2000年的最后一天,身在深圳的江绵恒忽然接到中办紧急通知,要求急速返京。原来当晚九时左右,江泽民因心脏病突然发作,由随身保健医生检查后紧急入住301医院。

江泽民一病似乎给反对派带来了一个小机会。江前脚住院,政治局后脚就开会。元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会议,讨论政治体制改革和法轮功问题。会议上改革派与保守派激烈交锋,但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从而错失了一个时机。

江罗策划掀起更大范围的镇压

即使在病床上,江都在想一个问题:怎么才能制造“邪教”的轰动效应,掀起全民仇恨法轮功的情绪。

为了把法轮功定成“邪教”,江费尽心机。1999年10月25日,在接受法国报纸《费加罗报》采访时,江泽民第一次称法轮功是“邪教”。

在纽西兰奥克兰市举行的1999年APEC高峰会议期间,江泽民私下送了诋毁法轮功的小册子给美国总统以及其他国家的领导人。

2000年8月江泽民见美国记者华莱士时更是信口开河,声称“法轮功几千人自杀”,连国内媒体都不敢播这条消息,怕贻笑大方。

1999年5月镇压还在酝酿阶段的时候,江、罗就曾策划过一次“特别行动”。首先由中央办公厅发出文件,称上万法轮功学员将在香山集体自杀,并将此消息通过海外媒体传出,然后通过片警、便衣、特务向法轮功学员散布去香山集体活动的消息。

同时在香山调集部队,潜伏荷枪实弹的武警,布下陷阱,策划将法轮功学员诱骗至香山后制造“集体自杀”或“集体自杀未遂”的现场,以此为借口扣上邪教的帽子,掀起更大范围的诬陷与镇压。

但是偏偏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前去香山,片警、便衣等向法轮功民众传达的“集会日期”从5月1日到9月9日改了三次,最后此事只好不了了之。

邪教搞集体自杀,这是人所共知的。然而在法轮功的书里,偏偏特别强调了不能杀生,包括不能自杀的原则。

尽管所有法轮功书籍、音像资料都已收缴、销毁,海外法轮功网站也被封锁,但毕竟真正的法轮功学员都清楚知道不杀生的原则,这就使得罗干制造法轮功学员“集体自杀”现场的阴谋根本不可能实现。

一次次地设陷不成,于是江不得不多次找来罗干,秘密商谈如何制造轰动效应。这一次,罗干下了保证,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罗干首先制造舆论。2000年12月29日,新华社按中央610办公室的指示发布一篇不署名的新闻报导,列举了几起既无当事人姓名及事件细节也无事发具体地点的法轮功学员“集体自杀未遂”事件,并称法轮功学员“受到煽动”,将在新年前后策划集体自杀行动云云,以使人们心中有所预期。

1999年5月,江泽民、罗干曾策划过一次“特别行动”,但此行动3次均造失败,最后事件不了了之。示意图(合成图片)

蹊跷的“自焚”案

2001年1月23日,正是中国大年三十,正当千家万户忙着挂灯笼、贴春联,欢欢喜喜迎接新世纪第一个春节的时候,北京的“心脏”天安门广场突然浓烟四起,烈火熊熊,上演了一出震惊中外、史无前例的火烧活人的大惨剧。

来自河南的1男4女在身上浇上汽油,要惨烈地自焚而死。

火点起来一分钟之内,一名女子当场死亡,其余4人身上的烈火在“一分半”之内被尽数扑灭,然后警车“风驰电掣般”将被严重烧伤的4人送往“急救中心”……

两个小时之内,新华社即向全世界发布英文消息,称五名“法轮功练习者”在天安门“自焚”。

很快中央电视台就出现了12岁的懵懂女童,19岁的花样少女,听信“妖言”,在“愚昧”的“邪火”中“点燃自己”,为了“升天”而被烧成了黑炭、满脸燎泡的女童痛苦地一声声喊著“妈妈”,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还伸著被烧得黑漆漆的小手念念不忘要去“天国”……

如此悲惨和荒谬的镜头一经播出,把民众的愤怒情绪挑动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很多人把自己以前看到的法轮功的神奇和法轮功学员做的好事全都忘记了。好像政府的说辞比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还可靠。

已经相对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官方宣传机器像吃了摇头丸一样,兴奋地再次全力开动,各色各样的人争先恐后地在电视里义愤填膺地“声讨”法轮功,为了达到最佳效果,央视还时不时插上一两个触目惊心的“自焚”恐怖镜头……

看到这一切,江泽民长长舒了一口气,紧锁的眉头终于打开了。江紧接着指示舆论一定要跟上,要趁热打铁。

在江泽民的亲自命令下,全国大小媒体掀起新一轮批判高潮。从1月31日开始的四天内,新华社和中新社的网络版分别就有107篇和64篇批判及声讨法轮功的文章,超过14个省市自治区的“各界群众”纷纷出来谴责法轮功。

除了党政军各级领导、各“人民团体”都要表态支持中央的“英明决策”以外,各个基层组织也要召开大小揭批会议,声讨“邪教组织的滔天罪行”。

中央电视台每天还要播放各界人士的随机访谈,并反复重播,一定要做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使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扎上根。

“自焚”案疑点重重

与此同时,海外多家媒体以及法轮功网站却从“自焚”事件发生的第一天就开始质疑整个事件。

慢镜头清楚表明当场死亡的刘春玲是在现场被警察用重物击打致死。流传广泛的电视片《是自焚还是骗局?》是对中央电视台自焚录像的慢镜头分析,新唐人电视台据此制作的记录片《伪火》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2002年1月制作)。

法轮功学员还多次在大陆插播真相片《是自焚还是骗局?》,江泽民对此异常恐惧,全力封杀。2002年3月5日晚长春法轮功学员在8个有线电视频道插播45分钟真相节目后,库恩在《江泽民传》中说江泽民是“10分钟”后就立即作出强烈反应。

记录片《是自焚还是骗局?》分析道:

“如果慢镜头分析中央电视台的录像,发现自焚中的刘春玲,不是被烧死,而是在现场被打死。

“新华社说刘春玲自焚死亡。如果把镜头放慢,可以看见当刘春玲正在火焰中挣扎时,有人用物体猛击她的头部,刘春玲随即倒地,一条状物快速弹起,从死者脑后飞出数米远,又以极快的速度从空中落下。那么谁是凶手呢?

如果把那一时刻镜头止住,可以看见挥动的手臂接近刘春玲的头部,穿着军衣的武警正走向镜头前面,在他身后,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击的方位,仍然保持着一秒钟前用力的姿势。

“刘春玲脑后飞起来的条状物,有人说是打人的凶器,有人说是刘春玲的头发,有人说是刘春玲的衣物。但是,不管是什么,这件物体不是顺着强大的灭火剂气流方向飞出,而是腾空而起,逆向朝着拿灭火器的警察飞去。

说明这个物体不是灭火器冲下来的,而是重物击打脑部所致。而且,飞起的条状物被打得弯曲,可见出手打击的力量之大,下手之狠。甚至我们还可以看到,刘春玲在倒地之时,左手不自觉地抬起来触摸被打击的部位。”

12天以后,美国著名的《华盛顿邮报》在头版发表报导《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当众自焚的动机乃为加强对法轮功的斗争》,报导公布了邮报记者去刘春玲生前所在城市河南开封调查的结果:从来没人见到刘春玲练过法轮功。

中央电视台的自焚录像充满了破绽,更多的疑点还包括:

1)天安门广场并没有灭火器,警察也从不背着灭火器巡逻,怎么可能在几分钟之内备齐十几个灭火器及灭火毯?

2)王进东喊口号的声音录制效果清晰响亮,拍摄距离当在十米之内。除非事发前摄像机已经到位,并已处于待机状态,否则不可能在短短一分钟内抢拍下灭火过程。

3)“自焚”中严重烧伤的12岁的小女孩刘思影,因为呼吸道吸入性损伤做了气管切开术。但随后的画面中,刘思影却接受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记者采访并正常说话,甚至在新华社记者面前能唱歌。

4)在“焦点访谈”节目中,在天安门呼喊不伦不类口号的王进东两腿中间还放着盛汽油的塑料瓶。从节目画面中看,王进东的衣服和两膝盖处的裤子已经被火烧破,但是他两腿中间盛汽油的塑料瓶却在高温和火焰下竟然没有任何的变形或损坏。如此明显的破绽,不能不令人怀疑这一切都是在演戏。

果然,当央视“焦点访谈”负责采访的女记者李玉强事后在团河劳教所采访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赵明质疑雪碧瓶的破绽,她毫不掩饰地解释了那个不可思议的现象:“那是我们补拍的镜头,如果知道露馅儿就不放那个镜头了。”

为何要补拍镜头,王进东为何全力配合?中间显然有某种预谋。

2001年8月14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表正式声明:“中共当局企图以今年1月23日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焚事件为证据来诬陷法轮功。然而,我们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录像分析却表明,整个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

我们现有该录像的拷贝,有兴趣者可来领取。”

这份声明公布后,参加联合国会议的中共代表团噤若寒蝉,连抵赖的机会都放弃了。

不久,一本十年前出版的畅销小说《黄祸》在中国遭到查禁,小说第二章中有一个情节是有人买通绝症患者“自焚”,以达到栽赃他人并进行政治迫害的目的。此次天安门“自焚”与《黄祸》的这个情节惊人相似。

很显然,小说被查禁显示其中存在某种不可告人的阴谋。

在这场“自焚”惊天大案中,受害者不仅仅是“自焚”伪案的参与者,也包括亿万中国民众。这场恶毒阴谋的策划者江泽民,用毁灭活生生的人的生命为代价,欺骗了无数人,把对法轮功的仇恨播入人们的心中,为对法轮功大开杀戒而铺平道路。

使用现代化的宣传工具,在亿万人众目睽睽之下造假欺骗,进行这样大规模的煽动仇恨,江泽民又创造了一个耻辱的“历史记录”。

然而,江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谎言欺骗的基础之上,所以当人们从情绪激愤中冷静下来,当人们从传播中的一份份真相材料中看到事实的时候,埋葬江的正是他自己对人民的欺骗。

江泽民很清楚,这一真相一旦曝光于民众,则自己阴险、恶毒、残暴、狡诈的嘴脸马上暴露无遗,再没有比这更令其感到恐惧的了,所以江极力封锁这一真相,“天安门自焚事件”成了江最为恐惧、最怕曝光的事件之一。

江精心策划的“杀手镧”反而成了对他最致命的定时炸弹,这也许正应了那句古话,“人算不如天算”。

(责任编辑:古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