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当退场 习近平或可竞选民选总统

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1月3日发出“中共应退出历史舞台”的惊人之语后,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近日在香港“端传媒”再发重磅文章,力陈当今中共专制统治之积弊,呼吁中国当政者顺应时代大潮,改弦更张,走“立宪民主,人民共和”之路。作者虽没指名道姓,读者却能会意,其铮铮之言,是说给中国当政者习近平听的,“阁下雅不欲做末代皇帝,但可竞争为首任民选总统”。许章润之宏论,道出了当今中国知识界许多有识之士的心声。

“一手好牌打成烂牌”

习近平上任之初,权力根基不稳。为了摆脱像胡锦涛当“儿皇帝”的命运,从2013年1月起,习近平发动了一场持续达5年之久的“反腐打虎”战役。因为心存“头上三尺有神明”之一念,遂得神助,习近平的反腐打虎势如破竹,5年查处440多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打破了许多历史纪录,扫除了当政的各种障碍。到了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习近平终于真正掌握了最高权力。然而,中共十九大刚闭幕,2017年10月31日,习近平便跑到上海中共一大遗址,举著拳头宣誓,为不信神不敬神的马克思鼓吹的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从此至今,习近平一路走下坡路。用许章润教授的话说,“一手好牌打成烂牌”。

“红色帝国” 此路不通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写道:“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也就是说,共产党人要与“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为敌,要用血与火颠覆所有国家的政权,建立一个红彤彤的“共产主义社会”,也即“红色帝国”。这个理论是非常邪恶的,实践也是完全失败的。

许章润教授认为,习近平之所以“一手好牌打成烂牌”,“追根究源,就在于近年来的立国之道指向‘红色帝国’,或者,予人‘红色帝国’的公众印象,四面树敌,八方开怼”。苏联共产党秉承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建起了一个横跨欧亚的“红色帝国”:“超级元首驾驭克格勃统辖政党,再以政党机器制御官僚体制,然后再用由此纽结一体的党国体制吞噬社会,最终形成一个层层下辖、骑在国民头顶的庞大镇压机器。”“将谎言治国与祛除信仰推到极致”,“最终形成的是基于君民统治观而非整体国家观的超大规模、变本加厉的极权政制”。这个帝国“邪恶恐怖,涂炭生灵,危害人类,首先是自己的国民遭殃,而终究生于不义,死于耻辱”。

许章润教授认为,“现代中国不曾、不必、不该、也不可能是一个红色帝国”。古人讲:“欲盛则费广,费广则赋重,赋重则民愁,民愁则国危,国危则君丧矣。”一百年来,总体而言,中国“不过求生存而已”。“置诸世界,比对之下,依旧人民穷困,文化凋零,过去未曾站直,从来不曾富有,繁盛有待来日”。以“现有国力而欲成就全球霸业,纵为之,亦不能”。“因而,嚷嚷初心,实无理想,只剩‘保江山、坐江山、吃江山’的赤裸裸实用主义与粗鄙机会主义”。

三大盲点 四个低估

古人讲:一叶障目,不见青山。当习近平忘记“头上三尺有神明”的古训之后,他的眼界就被极大地限制住了,与传统文化和普世价值之间的联系被阻断了。回顾历史,2400多年前的中国圣哲孟子就曾讲: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放眼世界,现代权力文明的要害在于“限制公权,保障民权”。检视内心,惟有敬天、敬地、敬神佛、敬先贤、敬道德、敬规则、敬教训,方可得天佑神助。一个英君明主,必定是上、下、左、右、内、外、古、今、正、邪了然于胸,才能顺天而行,得道多助。

然而,为什么今天中国的当政者倾向于打造此路不通的“红色帝国”?关键在于其弃神明,拜马列,而致耳不聪,目不明。此即许章润教授所说的当政者存在“三大盲点”和“四个低估”。“三大盲点”:一是了无苍生意识。苍生不再是悲悯的对象,而是愚弄、盘剥、打压的对象。二是毫无现代权力文明意识。一切统辖于“一个政党、一个领袖和一个主义”,把中国从好不容易才退守而成的党国架构的威权政制,又回头往红色帝国、极权政治再推一步。三是毫无对于文教风华的领悟鉴赏心性,尤其缺乏对于灿烂文明的崇仰意识,“惟剩对于权力的崇拜和实利之趋附也”。四个低估:一是低估了民智,反面便是低估了自己的愚蠢。二是低估了亿万国民对于既有政制的强烈厌恶与维新求变心切。三是低估了国际社会对于红色帝国的提防程度。四是低估了历史进程之浩浩荡荡,势不可挡。

“斗”字诀要不得

中共老祖宗将人类社会的历史极端简化为“阶级斗争的历史”。从1848年至今,170年来,共产党一直秉承马克思的“斗争基因”,与天、地、人斗,斗得天昏地暗,你死我活,毁灭传统,败坏人伦。全世界共产党当政的国家,“斗”死1亿多人。中共当政70年,发动50多场血腥残暴的政治运动,“斗”死8000多万中国人!

虽然1978年12月中共“改革开放”以来不再提“以阶级斗争为纲”,但是,中共仍奉“斗争哲学”为宝典,明争暗斗从未停止。许章润教授写道:“新年伊始,首席官媒亦且‘斗争’标题迭出,‘军事斗争’字样赫然,令国人胆战心惊”。“血雨腥风不过就是昨日的事,好不容易熬过这一劫,又听鼙鼓,你想天下苍生心里该是何种滋味。故而,此刻再以排比句式连提‘斗争’,予人浮想联翩之际,等于宣告邦国和平不再,毋宁,重启内战。而这恰是红色帝国每遇危机之际的拿手好戏,也是支应对手的杀手锏也。‘解放台湾’或者‘解决台湾问题’如利剑悬顶,就在于一旦内政吃紧,大国关系紧绷,则随时出鞘,便源此‘斗争哲学’也。中国不曾、不必、不该、也不可能是一个红色帝国,已如前述,则断断不可滑入此途,重蹈覆辙”。继续斗下去,必然“陷入死胡同”,“拖死的不仅是僵硬体制本身,更是作为殉葬品的亿万生灵”。

中共该退场了

1991年12月17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和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共同签署的“解散苏共声明”中写道:“马列主义这一套荒谬的邪说经过70多年的实验,从理论到实践上都是失败的。历史和事实都已证明这是彻头彻尾的祸害人类的荒谬邪说。”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东欧各国共产党相继垮台后,中共凭借“高压”和“欺骗”又苟延残喘20多年。1999年7月20日,中共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发动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疯狂大迫害,犯下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制造了21世纪全世界最大的人权灾难。20年来,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将“假、恶、斗”从全中国推向全世界,祸害全中国,祸害全人类。中共的腐败已达到人类有史以来登峰造极的地步,中共已成为全世界最腐败的政党。

许章润教授认为,“为华夏邦国计,为亿万苍生计,既有的极权体制于血腥中登场,已到体面退场时节。重申一句,该退场了!至于党派集团,如同今日蜷缩台岛的那个老大烂党——国民党,不妨在和平落幕中华丽转身,再战政疆,用竞争机制获得的选票,于人民主权治下获授政府治权,而于执政中告别专政。因而,自此往后,现代中国历史进程的主题,不是别的,就是一阙迫使政治强权从‘让利于民’到‘还政于民’的全民进行曲。基此,政治和解,全民普选,迎接第三共和,一个中华共和国,是时代的最强音。阁下雅不欲做末代皇帝,但可竞争为首任民选总统,合力同心,而为中国的大转型踢出‘临门一脚’,最终完成‘立宪民主,人民共和’的华夏邦国这一真正千年大业矣”。

期待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上下五千年,壮丽辉煌。然而,中共当政70年,五千年神传文明毁灭殆尽,礼仪之邦,沦为荒蛮之地。所幸,炎黄基因,历经万难而不灭,如凤凰浴火而重生。中共已经走到历史的尽头,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必将冲破黎明前的黑暗,兴起于世界的东方。

许章润教授在他的文章的最后以诗一般的语言写道:“大转型时刻将临未临,波诡云谲,人人屏气凝神,大地一片沉寂。有如夏日雷暴前的闷湿无声,宇宙纹丝不动。可是,我分明听到脚下春冰咔嚓,我确实看到枝头绿重黛浓,而仰望天空,冰河万里,铁马奔腾。凛冬已至,至暗时刻,孤绝凄清,一万个希望早已破灭,千万个憧憬冉冉升腾。啊,‘我的山河一江春水,我的故国巫山云雨,东边我的美人啊,西边黄河流,’好一个大千,为了自由,放声歌唱,万民!”

1989年初,只有3%的德国人相信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德国统一。正是在那一年的11月,横亘于东德和西德之间的柏林墙倒塌了。1990年10月3日,德国统一。期待自由的曙光早日降临神州大地。

——转自希望之声,发表时作者有删改。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