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共判加拿大人死刑 能换回孟晚舟吗?

【新唐人2019年01月17日讯】【热点互动】中共判加拿大人死刑 能换回孟晚舟吗?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1月16日星期三。

加拿大人谢伦伯格涉嫌贩毒案,近日被重审,并被迅速判处死刑,成为国际舆论焦点。有不少法律专家质疑,这个判决过程有许多不合理的地方。

与此同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孟晚舟被捕后首次露面,声称华为不会向中共政府提供顾客的机密信息。

那么,中共判谢伦伯格死刑,是否是施压加拿大的又一筹码?任正非为何要在此时打破沉默?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事件做一些解读和分析,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纽约大学访问学者滕彪律师,滕彪律师您好。

滕彪: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在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加拿大公民谢伦伯格,2014年被捕,2018年11月大连中院一审判其15年监禁。谢伦伯格不服,提起上诉。重审被改判死刑。

多个人权组织和法律专家质疑,中共对本案做出一系列罕见安排,是一起政治审判。

罕见之一,在中国2017年的刑事上诉中,只有大约2%的案件被发回重审。但自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12月初被加拿大拘押后,谢伦伯格案12月29日被发回重审。重审,为加重刑罚打开大门。因为根据中共刑法,上诉法院不能加刑;但如果发回重审,一审法院有可能加重刑罚。

不过,谢伦伯格的辩护律师张冬硕质疑,本案证据不充分,并且检方没有补充新的犯罪事实,一审法院没有理由加重原判,改判死刑。

罕见之二,大连中院在16天内迅速开庭重审,并罕见地当庭宣判死刑,而不是常见的择期宣判。外界质疑,这是赶在1月29日引渡孟晚舟的期限前向加拿大施压。

中国问题专家毕晓普批评这是“行刑外交”,“干预加拿大的司法程式,威胁加拿大释放孟晚舟。”

加拿大总理 杜鲁道:“中方选择,开始在涉及加拿大公民的案件中,武断地适用死刑。作为加拿大政府,我们感到极为关注。所有我们的国际朋友和盟国都应(关注)。”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当中和我们互动,您可以发手机短讯,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直播,或者打电话。

滕彪律师,我想第一个问题先问一问您,因为这个案件出来以后,这个判决出来以后,不少法律专家都提出了一些疑点,甚至质疑这个判决过程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包括在中国的贺卫方、包括莫少平律师、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他们也都提出了不少质疑。在您看来,您对这个案件的过程还有宣判的结果,您有什么样的观察和看法呢?

滕彪:除了刚才提到的时间点,还有一些很不寻常的地方,这里有两点需要指出,一个就是辩护律师在这个案件里面做的是无罪辩护,我不知道一审的辩护律师、在原审的辩护律师是不是同一个?我想可能是同一个,那样的话,在原来的一审和现在的一审都是做无罪辩护。

我在中国做律师的经验,如果控方有非常强有力的证据,而且程序上没有什么问题的话,辩护律师做无罪辩护是没什么用的,或者不应该采取这种策略的。所以这个案件一定存在很大的证据上的问题,和程序上的问题,就证据不足以判定他有罪,何况死刑。

第二点,“上诉不加刑”是中国刑事诉讼法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它只有一种例外,就是在重审的时候,检察院发现了新的犯罪事实并且做了补充起诉。而这个案件发现新的东西并不是新的犯罪事实,所以有点滥用刑事诉讼法的237条,用这个来为加刑打开大门,从15年变成死刑立即执行。所以说它是政治审判,把司法作为一种政治筹码是完全说的过去的。而且中国过去把一些重大的案件、把一些热点案件当作政治筹码也是屡屡发生的。

主持人:好,谢谢。唐靖远先生也请您分析一下,因为不少媒体在报导这个案件的时候也提到了,列出了诸多的疑点,这方面您有什么样的观察和补充呢?

唐靖远:我觉得最主要有三个地方其实是比较不寻常的,第一个是再一次重审之后,它把谢伦伯格从一个从犯重新界定为主犯,这个对主犯的认定我觉得存在一个问题。因为我们从大连中院自己公布的官方通报,判决的通报里来看,这个毒品案的卖方,毒品的提供者是两个中国人,一个姓周、一个姓简,跟谢伦伯格其实没有关系;买方是凯姆史蒂芬这样一个外国人,而凯姆史蒂芬现在没有被抓捕,没有在案的。

整个犯毒的过程是由凯姆史蒂芬来组织来策划,买家是他自己,卖方是这两个中国人,中间毒品从广东运输到大连,这是第一段路程。第二段路程是计划从大连走私到澳大利亚去,是这样一个过程。其实谢伦伯格真正参与的是被指的是在第二个阶段,就是从大连到走私出海关到澳大利亚的这个过程之中去。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就像刚才说的,他既不是买家,他也不是卖家,他只是听从凯姆史蒂芬的指令,把毒品和相关的,因为他要储存,跟仓库去联系,把它伪装到汽车的轮胎里面,他只是做这些事情。所以我觉得从官方自己公布的这些材料来看,他其实只不过就是相当于凯姆史蒂芬的一个跑腿的,相当于一个马仔,也就是他事实上起到的只是一个从犯的作用,现在把他定义成为一个主犯,我觉得明显是一种证据不足。

第二个,他本身的罪名,指控他的罪名是叫做毒品走私罪。而毒品走私罪,其实按照中共自己的刑法规定是分为两种情形,一种是毒品输入、一种是毒品输出。输入的意思就是从外国,走私嘛,就是国与国之间的走私,毒品输入是从外国输入到国内;输出就是反过来,由国内输出到国外。所以谢伦伯格其实是属于第二种情况。

那么中共自己的刑罚是有明确规定的,这两种行为,因为任何一个国家法律都是以优先保护本国公民的权益为重点,所以在对待毒品输入和输出这个罪名的上面,刑法是明确有规定,是二者要区别对待,就是毒品输入的危害本国国民的这种行为要重判;而毒品输出的这种要予以区别对待,相对来说就是应该要从轻处理。那么从这个角度上讲,谢伦伯格其实是属于输出的,是应该属于从轻的这种情况。

但是我们看到在改判的时候,把他顶格,判决的直接是死刑,立即执行。那你一个输出的都是以死刑来进行判决;输入的,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活路了。它这种判决的本身其实是违背了这个刑法的相关规定。

第三个,我觉得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就是涉及到,它这个毒品走私罪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毒品走私的犯罪,既遂和未遂之间有区别。既遂和未遂的区别是什么呢?就是在于你这个毒品有没有通过国境线。不管你是输入还是输出,只要你跨越了国境线,你这个犯罪行为就可以被视为是“犯罪既遂”;但是如果你没有跨越国境线,因为他指控的罪名就是走私,如果你还没有出国境线,或者还没有进入国境线,那么这个犯罪行为就已经被终止掉了,其实可以视为“犯罪未遂”。

我觉得从官方的通报里面看,谢伦伯格他的所有这些操作,就是参与运输毒品的这个动作,都是在大连完成的,而且毒品还没有出大连就已经被终止了。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是属于“犯罪未遂”这样一个状态。官方直接说他是犯罪已遂、既遂,我觉得其实就是不符合事实的,我觉得应该是这样。

主持人:是,所以从二位的分析来看,判死刑让人觉得非常非常的严厉。我想问一下滕彪先生,外界普遍认为这个案子其实是中共用来施压加拿大的,那么这个是针对孟晚舟案来施压加拿大的一个最新的筹码。那一个,您是否同意这样的看法?另外一个,您能不能分析一下中共它为什么能够通过这样的事情来施压加拿大呢?

滕彪:对,一个就是在孟晚舟被加拿大逮捕之后,中国方面很快的就逮捕了加拿大的一个前外交官,还有另外一个加拿大公民、是教师。这个时间点是非常非常明显的,就是用这个,你抓我一个、我抓你两个,后来有统计,现在在中共手里被关押的有十几个加拿大公民。这是一个明显的报复。

从中国这样一个专制体制来讲,它也很难去理解西方的司法独立。因为孟晚舟这样的案件一旦到了法官手里,那实际上其他的无论是总理也好,或者是媒体也好,想要影响这个法官判案的这个可能性是非常小的,是影响不了的,即使他们想要去影响,这个法官也是不会去听的。而中国因为它自己没有司法独立,它也无法去理解西方国家司法独立的逻辑,和他的严格、被尊重的程度。这是一点。

另外一点就是,在过去有很多案件,无论是国内自己的案件,比如说一些高级官员的案件、一些特大的死刑案件,还是涉外的一些案件,那它都是经常被用来作为一种政治筹码。那在中国这样一个体制下,它想要去干涉司法结果是非常容易的。或者说也不叫干涉,因为法院就是它的专政工具的一部分。有的时候甚至不需要政法委,或者书记,或者中央部门去下一个命令,或者是有一个什么指示,他们都是一家的。

所以在谢伦伯格这个案件里面,我觉得说中共是用这个作为谈判的筹码是没问题的,只是看下一步的发展,就是这个死刑能不能改成死缓,或者更轻,或者是要执行等等,这个可能性都是存在的,就看接下来如何去谈判、如何去斡旋,以及其它的相关事态,比如说孟晚舟她有没有被引渡到美国。所以都是跟这些有关系的。

主持人:唐先生您怎么看?

唐靖远:好的,我觉得有两点可以补充一下。第一个就是从这个时间的脉络上面来讲,就是我们看谢伦伯格这个案子其实是去年的11月20日就已经判了的。当时第一,官方没有公开审理;第二,媒体也没有做任何的报导,其实就是几乎是没有人知道的。但是在12月1日,就是10天之后,12月1日发生了孟晚舟被加拿大扣留这个事情,面临着被引渡,然后这个事情迅速就是中加之间的关系升温。

然后我们看到在12月,也就是12月10日的时候,10天之后,中共的党媒,官方媒体就发出了这个文章,而且是一连写了2篇文章,就非常严厉的,他们很高调的表态就是说要对加拿大采取非常严厉的报复。这个话说了之后,在12月26日,辽宁的高院马上就发出这个通告,意思就是说有一个外籍男子涉及毒品的案子将要发回重审。然后你都可以看到它……。

主持人:媒体高调的把这个报出来了。

唐靖远:对,媒体报出来之后,而且还有一点就是,当时大连本地的一个官方媒体叫做天健网的,它是大连广播电台旗下的一个网站。这个天健网马上也就很配合的出来了一篇报导,明确的指明这个所谓的外籍男子就是一个加拿大人,而且他是涉嫌到数量非常大的毒品走私案,他可能面临着很重很重很重,用了三个重,就是严重,就是这样的,因为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嘛!就是用这样的词来暗示这个事情可能会……。

其实我们就是可以看到整个这个过程之中,官方的舆论始终在起著一个明显的这个引导的作用,就是迅速的在一个很短的时间之内,把这个本来其实都没有人知道的一件事情一下子就炒得成了一个国际上都关注的一个焦点。那么这个里面就很明显的是有一个政治操作的这个动机在里面。

第二点就是,我觉得它在时间上,因为我们看到谢伦伯格这个案子,其实他从被抓一直到他被判刑已经经历长达4年时间,也就是说他实质上已经被扣押4年了。在这4年的时间之内,检方都没有提出他的什么有新的犯罪事实、有新的罪行,都完全没有任何的动作。在孟晚舟这个事情一出来以后,才仅仅不到1个月的时间,辽宁高院马上就表示说我们收到检方有新的线索发现,所以我们需要发回重审。就是刚才这个短片介绍的。

主持人:好像12月29日才发回重审。

唐靖远:对,就是说还不到1个月的时间嘛。然后发回重审以后,就是整个的从辽宁中院再次进行一审,就是再次重审,整个从审理到直接判决死刑这个过程全部走完,其实总共只花了15天的时间。就这个速度和这个效率可以说是空前的,从来没有过的。

而且刚才那个介绍短片也提到一点,就说他的辩护律师提到一个很显著的,就说这次这个死刑宣判是当庭宣布的。因为按照过去的惯例,一般来说,判死刑嘛都是较慎重的,都是要通过合议庭啊,一般要几天之后。

为什么这次,整个这个事情事态显现出来就是,中共整个官方它是有一种比较强烈的紧迫感,就是它们明显是在赶一个时间。那么这个时间我觉得应该就和孟晚舟的引渡期限是有关系的。因为从时间上计算我们可以看到,就是孟晚舟的这个引渡最后的截止日期是在1月29日。

主持人:这是美国提出引渡的截止日期。

唐靖远:对,截止日期是在1月29日。那么我们看到辽宁中院对他的死刑判决之后,按照正常情况,他应该是有10天的上诉期。一旦进入上诉期以后,那么在5天之内,就是辽宁省高院必须要给出一个回复。这个15天的上诉期一过,如果说这个回复还是维持原判,就是谢伦伯格这个死刑判决就会直接进入到最后一道程序,就是进入到最高法。因为中共现在的规定是,死刑的核准是要由最高法来决定的。

那么这个一旦进入到最高法这个环节以后,按照法律的规定,它是没有期限限制的。就可以一天之内符合你,也可以拖上10年不符合,都有可能。就是法律上没有明文的规定必须在多长的时间来核准。

那么这样一来,我觉得它实质上就造成了一种态势,就是说它用最短的时间迅速的走完了整个死刑判决的流程,并且把这个最终的裁决权送到最高法的手上,就相当于起到一个作用,就把那个刀都架到了谢伦伯格的脖子上一样,而且是赶在孟晚舟被引渡的最后,就是美国提出引渡的最后期限之前,把这个刀架在谢伦伯格的脖子上。那么我觉得它其实想要起到一个作用就是最大限度的施加压力,我觉得是这样。

主持人:那这个压力您指的是说让美国不提出这个引渡申请,还是让加拿大不批准这个引渡呢?

唐靖远:我觉得可能两方面都有,但是从现在各方面的迹象显示出来,我觉得中共这方它们应该是对就是说美国放弃引渡这种希望并不太大,所以它们转而是把这个压力都集中施加在加拿大的身上,可能是想造成一种让加拿大在强大的压力之下拒绝引渡。

这样的话,它们可以通过就是反复的这个上诉,因为我们都知道在加拿大凡是这种涉及到引渡和拒绝引渡以后,它的这个上诉的来回的这种司法过程是可以拖得很长的,拖上几年都不奇怪。在这么漫长的司法诉讼程序之中慢慢拖下去,首先可以保证孟晚舟不至于落到美国人的手里,很多的什么秘密也好,只要孟晚舟不接受审判、不被定罪,很多事情就觉得可能有转圜的余地。我觉得这可能是他们最主要的目的。

主持人:滕彪先生,照二位刚才的分析,这是政治操纵或者行政干预司法的举动。给国际社会到底释放出什么信息,或者国际社会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如何反应,真能达到换回孟晚舟或者不被引渡的目的吗?

滕彪:无论是美国还是加拿大要不要把孟晚舟逮捕或者引渡、或者是将来定罪,都是有法律规定的。按照刚才所说司法独立,当然我并不是说外交或者政治的因素没有任何一点影响;只是到了司法程序之后,就要看法律的具体规定、要看证据。我们也看到在孟晚舟被逮捕之后,又有更多华为不但和伊朗、和叙利亚的关系,就是越来越明确、强有力的证据出现,这对孟晚舟非常不利。所以要看案件的具体情况。

另外,非常明显中共用加拿大公民作人质,这在孟晚舟被抓之后马上就被报导出来,而这一次更加引起全球强烈的关注和强烈的不满。像我们刚才分析的,它就是把这个案件、把死刑作为政治筹码、作为外交工具。所以有人说这是一种人质外交或者行刑外交,把中共这样一种非常荒谬的政治体制、专制独裁的做法,和现代西方法治、文明完全背离的做法又暴露于全世界,对于认清中共丑恶、邪恶的面目应该说是又起到推动的作用,会有更多的人、更多的国家、外交官、学者认识到中国这样一种体制。所以有人说,包括我本人都说,这已经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

在国际上是不能和恐怖分子、恐怖组织去谈判的,所以我觉得加拿大、美国应该不会放弃基本原则去和这样一个政权进行交换人质的谈判;拿孟晚舟去换被判死刑的谢伦伯格,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是非常低的。

主持人:所以可能效果还适得其反?

滕彪:很有可能!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一位观众,我们很快接一下,是加州何先生的电话,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孟晚舟这个案件在加拿大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按照加拿大的法律规定,不可能跟中国人质交换。这是一个。另外一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滕律师,美国如果坚持要引渡,加拿大有没有理由不给引渡?谢谢。

主持人:好的,滕律师,请您很快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好吗?

滕彪:这就要既违反美国的法律又违反加拿大的法律。从之前听证会暴露出来的一些情况看,我觉得是符合引渡的条件,但是因为我不是法官,没有看到所有的材料;我也不是加拿大法律的专家,所以还是要看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尤其是加拿大关于是否要引渡的法律,如果符合的话那就会。

主持人:好的,谢谢滕彪律师。唐靖远先生,刚才滕彪律师谈到,这个事情反而可能会起到相反的效果,您有什么要补充可以点评一下。然后我就想问一下任正非的露面,刚才我们在开头也说了,这是另外一件同一时间发生的事情,您对他这个做法起到的效果能不能很快补充几句?

唐靖远:我觉得中共这种做法,尤其是对现在中美正在谈判的贸易会带来直接的影响。虽然死刑判决这件事情是冲着加拿大来的,但是我们知道其实美国一直都在高度关注。一周前,中美之间刚刚才结束的贸易谈判,美方发出的声明里面特意提到非常关键的内容:双方一旦达成协议,此协议能不能得到全面落实以及有效监督和执行。这是美方最为关切的问题。

这个问题从双方的声明来看,我们觉得并没有能够达成共识,那么就会直接带来一个结果;中共对于谢伦伯格案的政治审判可以说会直接影响、冲击到中共整个司法体系的信誉。因为美国人很自然就会想到,如果我即使跟你达成了协议,甚至我们看到中共已经立法保护知识产权,很多条,也可以写得很详细,但是具体执行的时候是怎么执行?却是让美国这边一直都抱有非常大的疑虑。这一次的判决我觉得正好是证实了这个疑虑。

我们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像之前的晋华公司,晋华公司本来是被告,美方的美光公司先起诉它侵犯美光的知识产权、偷窃美光的核心技术,结果晋华反过来在中国的地盘、在福建起诉美光公司垄断,也起诉它侵权。在这样的情况下,地方法院当然就判决晋华公司胜诉,等于直接下达禁售令把美光公司排挤出大陆市场。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美国的公司会发现自己面临一个困境,不管中共的法律制定了多少条,一旦真正在中共的体制框架内寻求司法方式解决问题的时候,就会发现真正面临的诉讼对手并不是中国公司,而是中共政府,只要官司一打起来,美国公司就会发现,中共政府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他既是被告又是法官。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公正、有效的判决,所有相关的执行也不太可能得到保证。所以我觉得中共这一次的判决,等于客观上给了美国充分的理由不看好,至少是不看好双方在知识产权方面能够达成协议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主持人:是,或者是进一步加深了他们的疑虑。那行,现在我们还有一点时间,我们来谈一谈任正非,我想,就问一下滕彪律师这个问题。我们看到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出面了,他说想念女儿,当然他也提到:华为不会提供顾客的机密信息给中共。并且他还说:“我爱我的国家,我支持中国共产党,但是不会做伤害世界的任何事。”我想先请您谈一谈,您怎么看任正非的露面和表态?

滕彪:首先任正非本身就是军方下来的,他开办华为公司就是跟中共、跟军方是一起的,所以整个公司就有间谍的功能。我们看到孟晚舟、看到波兰被抓的华为的高管、看到很多证据都能够说明华为并不是一家普通的高科技公司,虽然华为企业很大,是全世界最大的网络设备公司,但是它并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

另外,中国这样的体制也决定了任何公司都没有办法拒绝国安、拒绝为中共提供情报的要求,哪怕是一家普通的公司,当中共有情报、有间谍的需要,需要这家公司提供信息的时候,任何一家中国的公司也没有办法拒绝。像2005年,雅虎不敢做的事情华为更加不敢做,中国安全部门向雅虎要求客户信息,雅虎就乖乖交出来;华为是不可能有抵制能力的。

另外一点,去年出来的《情报法》第七条也规定,任何公民、组织都有配合搜集情报的义务。所以任正非的这些说法很显然是没办法成立的。

主持人:对,有人说他这种说法本身是不是也就是中共批准。我不知道唐先生您怎么看,他出面的时间点和他讲这些话的意思?

唐靖远:我觉得任正非讲话的时间点是有讲究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看到他身为孟晚舟的父亲,在孟晚舟被抓的时候他一声不吭;孟晚舟保释那时候官司打得很火、舆论非常关注,他也是销声匿迹,一样没有出来说一句话,这是第一个不寻常。

第二,华为在波兰的销售主管王伟晶被抓了以后,华为一下子陷入关于间谍机构的巨大风波面,他也都没有出来说一句话,但是他却选择了一个什么时间呢?就是我们看到刚刚对加拿大谢伦伯格死刑判决出来的第二天,他马上出来说话了,而且说出的话看上去是比较软的一些话。当然他讲话的内容我们可以后面再来分析,但是至少从时间点上来说,我个人觉得并不是他自己要出来说话。

任正非选择在这个时间出来说话,等于客观上是代替中共政府出来说话,出来说一些中共政府不太方便直接说的话。我是这么看。实质上任正非这一次的讲话,我把他看成是非正式政府发言人的一种形式。因为头一天中共这边宣布谢伦伯格的死刑判决以后,第二天马上他就出来打亲情牌,想念女儿啊、怎么怎么地呀,我觉得他其实客观上形成一种软硬兼施一样,实质上目标也是针对加拿大进一步施加压力。

主持人:是加拿大还是加拿大和美国两方面都有呢?您认为。

唐靖远:我觉得是双方都有。接下来想要谈一个问题,比如他打软的一面,说他想念女儿。我觉得很可笑,因为孟晚舟并不是在监狱,孟晚舟现在是假释、在家里,她是可以见人的。

主持人:是,他可以去看!她妹妹不是好像去看过她了吗?

唐靖远:她是可以会客的,任正非如果想念女儿,完全可以坐飞机到加拿大去看望她、跟她谈话,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他不去,那是不是反过来证明他自己可能心理不踏实,客观上不就说明心虚吗?你可能不敢去,你可能怕自己是不是也有像类似于孟晚舟这样的事情,可能去了对你不利!就说这个意思,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我觉得他在谈话里面提到一个重点,他称赞川普总统,说川普总统很伟大,顺便也暗示;我觉得他比较明显地暗示,如果处理不好这件事情的话,可能美国的投资者、在美国来投资的人可能会受到影响、会寒心等等。我觉得他的话软中带硬,一方面他可能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醒川普总统。我们都知道,川普总统之前说了这么一句话,意思是在必要的时候他可能会干预孟晚舟一案。当然这种干预,绝大多数人可能都这样去理解,他可能会把孟晚舟案视为一个筹码,如果在贸易谈判上能够换取相应的利益,他可能就会放孟晚舟一马。

所以我觉得任正非的讲话其实是有一点点这种意思,也许是在提醒、暗示一下川普总统:你如果想干预你可以来干预一下;如果你不干预,可能会造成美国企业的很多损失等等。意思是孟晚舟案可能会引发一些负面效应。我觉得他的话里边应该有这样一层涵义。

主持人:滕彪先生,我们看到任正非的话里面也谈到,在中国,他说:“我爱我的国家,我支持共产党,但是不会做伤害世界的事情。”有人就说,这话很怪,“但”字用得很有意思。您怎么看他这样的表达;另外,您怎么看刚才唐先生提到他又打悲情牌、又说华为是一粒小芝麻、又说如果某些市场不希望我们进去,我们可以缩减。您怎么看他这样软化的身段?

滕彪:首先网友发现“但”字是这个意思,我觉得还是很有意思,从前后文来看,暗含的意思是,如果听中共的话,就有可能会做出危害世界的事情。这种意思肯定是任正非不敢说、也不想说的,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因为中共这样一个政权,它对全世界的危害越来越多的呈现出来,这也是中美贸易战的背景,包括孟晚舟、华为等,大的国际背景就是西方世界越来越认识到中共经济腾飞的同时,在政治上没有任何进步甚至有倒退,它对世界的自由秩序是非常大、非常现实的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川普总统上台,然后中美贸易战,然后对中兴、华为等的威胁越来越多的国家注意到,然后开始有围堵,除了美国之外,还有很多其它国家阻止华为的扩张或者取消采购计划。我觉得接下来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更多,因为这些国家对华为的担心是有根据的,它的背景、它违反WTO的规定向伊朗和叙利亚提供一些禁止提供的技术等等,在中国和西方开始越来越冲突的大背景之下,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冲突,还有政治上和意识型态上的冲突,在这样的背景下,无论华为怎么说、任正非放下身段表态,我觉得是没有办法扭转大局的。

主持人:是,我们看到今天最新的消息,美媒报导说美国检察官可能会刑事起诉华为偷窃AT&T的技术。新的风浪又来了。

还有一点时间,我很快读一下一位观众的短信发言:“主持、嘉宾,你们好!华为孟晚舟案,中共举体制内全力去对抗美加,证明华为与孟晚舟对中共必有不可公开的秘密。中共是见利忘义、无法无天的流氓政权,当这种对抗无果后,孟晚舟的命运可能并不一定好,所以希望孟女士及早权衡利弊。”

唐靖远先生,刚刚提到企业在中国能不能独立于中共,您在这方面怎么看?

唐靖远:我觉得确实,尤其是民营企业不太可能完全独立于中共这样的环境。其实中共从它一开始,它的理论里面已经说清楚了就是要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而且在多次公开场合中共也表述过:国有资产、国有企业是中共的执政基础。“国进民退”可以说是固定的大背景,民营企业想要完全独立在党管一切的背景之下,其实民营企业不太可能有自己独立生存的空间,就像马云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你挣了100万,这100万块钱是你的;但如果你挣了有1亿,甚至超过10亿,这个钱就不是你的了。我觉得他的话一针见血道出了民营企业的真实处境和地位。

主持人:是,但是在西方,你挣了100亿恐怕也都是你的;除了上税之外。非常感谢二位。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