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漫注】(5)高下立现

深度揭秘你看不见的玄机 作者:挪威龙王

【新唐人2019年01月14日讯】(5)高下立现

猴王为了参访仙道,四处奔波,一转眼都十年过去了,愣是虾米也没有碰到一个。可是他依然信心膨胀膨胀的,毫无灰心回头之念。你想啊,一个本来享著天大福分的头领,忽然间就撇下荣华富贵,头也不回地就要走修炼的路途,十年中,这猴子整个一个无家无业无分文的流浪汉。并且,在山上那清凉福地还好说,一头扎到世俗的人间,整天遇到的都是些为了名利争夺纠缠不休的人,“世人都是为名为利之徒,更无一个为身命者。”面对这么多世俗诱惑,换作别人,估计早就成家置产、兴旺发达了。并且猴王的家乡,多的是名贵的水果、特产,而且常年不断,搞个海上贸易,发财成名对他来说应该实在是小意思。这猴子真不愧是猴王,世俗的荣华富贵对他来说真的就是浮云,一丁点儿的吸引力都没有。

十年的探访、流浪、吃苦,我觉得,如果我是神仙的话,会认为足够证明这猴子的毅力和决心了。是的,当他离开这个沉迷俗世苦乐与恩怨的南赡部洲之后,老天就送他去了西牛贺洲。然后果然就到了他应该到的地方,一处奇异的山界——灵台方寸山。

猴王爬到山顶,发现这个山,跟他家的花果山差不多一样地不入俗流,而且这猴王居然还会看风水,发现这个山的山峦起伏、竟是一条龙脉。猴王因此断定,这里必定有他一直在寻找的世外高人。

说到风水,看风水跟测八字、看手相面相一样,相士们的水平参差不齐、悬殊巨大。本来就有点离奇、再加上不同水平的人说法不一,乱七八糟的说什么的都有,这就让很多脑袋不开窍的人,觉得荒谬绝伦。

对呀,似乎的确荒谬呀。这猴子几百年没日没夜地整天在花果山泡著,怎么忽然间无师自通地懂了风水学了?不合道理的嘛。是这样的,身体、思想的脉开了的人,自然地、不知不觉地就会懂得很多别人需要辛苦学习很久才能学会的东西,而且有人学再久还不定能学得会呢。这就是开窍和不开窍的问题了。开窍不是一个比喻或形容,是真的开窍,开启身体的那些有脉络对应的表面接口:穴位。

开了窍的人,思想和身体,能跟周围很多事物沟通上。读圣贤之书可开窍,习武可开窍,一身正气的人、日积月累的也可以开窍。在过去,开窍是多么寻常的事情呀。现在世上的人,开的窍不多,也很偏颇,于是就有了各种各样的专才。有人就是会读书、读得如饮甘醇,有人就是会考试,什么本事都没有就是精通考试,有人就是会做生意,有人就是会算命,有人有语言天分,有人有习武的资质。

这个现在的学科、现在的人们之所以越来越细分,越来越专门,乃是身心的很多窍,已经被堵上,已经封死了的缘故,可不是因为社会进步了、科学发达了。您要是这个看法、认为是发达发展了的话,啧啧,很同情地说,您也没开窍……

对这种看法有疑虑是不?往下看,分晓就要可见了。

然后就在山巅上的当儿,猴王忽然听到有人在唱歌儿。听了半天,听得猴王心花怒放,因为歌儿唱的是恬淡悠然的樵夫生活。歌词优美、意境悠然,描述的是虽然艰苦、却是返朴归真的人类的心境。看得我都觉得心旷神怡、悠然神往。

然后发生的故事就有趣了。猴王认为能唱得如此神仙意境歌儿的,一定是个神仙。那樵夫倒是实在,告诉猴王这是一个神仙教他的,用于化解烦恼、调节心情的“心药”。据樵夫所言,这樵夫,跟猴王一样有修道的心,却因为要奉养他放不下的老母。作为独子,母亲和志向,成了他人生的两难的选择,孝顺的他,一衡量,还是养活可怜的妈妈比较迫切、实在,修道还是不那么迫切并且有点渺茫,于是就放弃了修道的选择。

这就是他跟猴王的重大区别。猴王为了寻仙访道,放弃的可比他还大,放弃的可能是别人一辈子、十辈子的福分都换不来的。

但是修道一定会要放弃他的母亲吗?在他看来,是的。在所有人看来,都是的。这就是人世间一个最大的迷障。是呀,修道是高贵的志向,为了高贵的,怎么要做残忍的割舍了?修道是放弃自己的利益与生死,怎么要放弃别人做代价的了?

修道真的是难啊,难在刻骨铭心的选择与割舍。但是这一切,都是修道入门的第一道试题。这问题的答案,根本不在尘世间。就像现在小孩子们喜欢玩的脑筋急转弯一样,答案是令人意外的。一,修炼只能对亲朋好友有益,根本不可能产生损害。二,当你真的要修道了,一切都会跟着改变的,这个困境很快就会被解决,也就是随着你的意愿改变。三,最重要的是,修道和与人为善,是一体的,不是可以分割的。放弃修道,放弃亲人的死活,选择放弃任何一个,都是错的。但是选择修道,与选择回报亲人的那个念,不能是情,应该是那一刹那出来的一个更高尚的善念。

然后高下那还不立刻就显现了嘛。樵夫有修道的根基、缘分与机会,甚至是守着神仙,却入不了神仙的门。那猴王,却一念不生地、直线思维地,直奔大道而去了。

然后发生的故事更有趣了。猴王到了人家门口,人家的祖师在院子里的屋子里,就感应到了他的到来,甚至是感应到了他来的目的,也就是感应到猴王他的思想。你说厉害不厉害?你觉得这事现实中可能不可能?

修道人的脉、窍,开的越来越多,他脉所延伸的范围,越来越大。只要是他范围之内的,他全都能感觉得到。他的脉就像无处不在的网络和眼睛一样。别说人家一个大道修成圆满的祖师了,练武到一定境界的人都有这个能力,只不过是没有他这么厉害,比他差很远而已。

好一个猴王,就要显露真容了。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