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十四)不拘礼法俗世中

七字之六(下) 作者:陈彦玲

【新唐人2018年12月30日讯】

动荡的世局中,岁月变成了人性中的大考验,竹林七贤的友谊最终也因人志有不同而各分东西。嵇康、阮籍、刘伶对执掌大权的司马氏集团持不合作的态度。嵇康的刚强性格也让他得罪小人而遭灭顶。阮籍在嵇康被杀害后佯狂隐世,刘伶一样沉醉酒饮之中,向秀在嵇康被害后被迫出仕。阮咸入晋为散骑侍郎,只是不为当朝所重。山涛起初“隐身自晦”,但40岁后投靠司马师,历任尚书吏部郎、侍中、司徒等。王戎以其强盛的功名心,历仕晋武帝、晋惠帝两朝,自有其乱世为官之道,然也最不为后辈称道。前篇说了嵇康和阮籍些许事迹,其诗文也都展露出修道品行。面对生死难关还能真情相对的友谊至今仍为人敬佩。向秀对嵇康的怀念即属其中,他曾做《思旧赋》来悼念嵇康:“将命适于远京兮,遂旋反而北徂。济黄河以泛舟兮,经山阳之旧居。瞻旷野之萧条兮,息余驾乎城隅。践二子之遗迹兮,历穷巷之空庐。叹黍离之愍周兮,悲麦秀于殷墟。惟古昔以怀今兮,心徘徊以踌躇。栋宇存而弗毁兮,形神逝其焉如。昔李斯之受罪兮,叹黄犬而长吟。悼嵇生之永辞兮,顾日影而弹琴。托运遇于领会兮,寄余命于寸阴。听鸣笛之慷慨兮,妙声绝而复寻。停驾言其将迈兮,遂援翰以写心。”

山涛少年孤贫,却很有器量,他有个贤良的妻子韩氏,食贫而不怨。不仅如此,她还劝山涛与阮籍、嵇康的交往当以识见和器度为之。夫妻以德相知相守如此,定能成就美事。果然当山涛位居三公时,他仍俭约如昔,所得俸禄,用以周济亲故,并不养姬妾,与结发韩氏相守始终。

王戎虽自幼即聪明过人。但却留下为人小气自私的故事。他家的园子里,种植著美味甘甜的李子树。王戎除了留着又大又甜的李子自家食用以外,也拿来营利。他担心别人在买了他的李子后,用种子去种植,日后影响了他的李子生意,索性在卖李子之前,先把李子核钻了洞,才拿去卖。他甚至对自己的亲人也吝啬至极,在当时就得到一个“膏肓之疾”的称号来形容他惜财如命的不可救药!

最后,我们来看看阮咸。他是阮籍的侄子,字仲容曾官至始平太守,又被称为阮始平。南朝宋人颜延之写过《五君咏》来这样形容他:“仲容青云器,实禀生民秀。达音何用深,识微在金奏。郭弈已心醉,山公非虚觏。屡荐不入官,一麾乃出守。”他也是不拘礼法,但常见真心的行事风格,《世说新语》中记述山涛这样评论阮咸:“清真寡欲,万物不能移也。”这样的心性来琢磨音律肯定十分有成就。

白居易就写过这样的诗来抒发他聆听也名阮咸的琴声:“掩抑复凄清,非琴不是筝。还弹乐府曲,别占阮家名。古调何人识,初闻满座惊。落盘珠历历,摇佩玉铮铮。似劝杯中物,如含林下情。时移音律改,岂是昔时声。”

《旧唐书》音乐志里记载:“阮咸,亦秦琵琶也。而项长过于今制,列十有三柱。武太后时,蜀人蒯朗于古墓中得之。晋竹林七贤图阮咸所弹与此类,因谓之阮咸。咸,晋世实以善琵琶知音律称。” 但是物换星移,昔时乐声不复再现了。

竹林七贤的事迹留给后人深刻的印象,掩卷回顾值得诗记之:“漫漫长路伴君行,滚滚红尘随风转,不拘礼法俗世中,真道修心才是赢。”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