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12月17日讯】世界著名美声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我认为古典音乐有某种独特的东西,它能够真正地表达情感, 它是永恒的。我想成为一个年轻、有活力、同时又演唱歌剧的表演者。”

我叫 Lawrence Brownlee,我是唱歌剧的男高音。

专访世界男高音 Lawrence Brownlee,2017年国际歌剧大奖 “年度最佳男歌手”;2015年格莱美奖 “最佳古典声乐独唱专辑”;2017年Bachtrack歌剧奖“年度最佳男歌手”,意大利美声唱法。

记者:Bel Canto 意大利美声唱法。

世界著名美声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是的, Bel Canto 意大利美声唱法。非常简单的翻译就是美妙的歌声。但是Bel Canto不仅仅是美丽的歌声, 它展示了声音的各种美妙的可能性: 高音、快唱、洪亮、轻柔, 它有很多变化,很优雅, 所有这些都使Bel Canto独一无二。当然,还存在其它一些唱法,比如Verismo (写实歌剧),那有点不同。但是Bel Canto真正地展示了声音能做的一切,展示了歌唱家们如何能快速转化他们的声音 。有一些非常出色的Bel Canto歌唱家可以表现声音的丰富的可能性。有些人也许会说,“我不知道声音可以如此”, 那就是你会在Bel Canto中发现的, 因为可以演唱出罗西尼、贝里尼 、多尼采蒂写出的音乐,我想Bel Canto会向你展示极其特别的东西。这就如同我们在英语中说的绚丽多彩或锦上添花, 真正让人惊叹的时刻。

因为您可以听到一些人,比如塞西莉亚·芭托莉这位歌唱家,她唱了很多Bel Canto,您听她演唱时,会惊叹“声音怎会做到如此!” 这就是被称作Bel Canto 的唱法要展示出声音真正可以达到的境界。所以作为意大利美声唱法歌唱家,我认为自己非常幸运。古典音乐千百年经久不衰。

记者:古典音乐与流行音乐的对比,流行音乐不会持久,不停变换,而古典乐却可以持续千百年经久不衰,原因何在?

世界著名美声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我认为古典音乐有某种独特的东西,它能够真正地表达情感, 它是永恒的。

事实上,现在已经2018年了, 但1600年或者1700年谱写的乐曲今天依然存在,我认为它们(古典乐)展现了作曲家的品质,音乐的传承和他们试图构建的(音乐世界),在这里持续一生。而且哪怕是今天我们在广播上听到的音乐,也是在藉鉴过去的古典音乐,人们都说模仿的作品永远赶不上原著。所以,我们今天听到的原作音乐是由贝多芬,莫札特、罗西尼,威尔第和普西妮谱写的,我认为这些音乐会流传下去,希望能够一直持续下去,我想,随着时光的流逝,以后人们会看到它的重要性。被上天赐予天赋者的责任。

记者:你的声音很美,你认为这是上天的礼物吗?

世界著名美声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我认为我的天赋是来自上帝、上天的恩赐,利用好它是我的责任,尽我最大的努力去用好它,更好的用它来歌唱,不断提高我对语言和歌喉的驾驭。天生的好嗓子是上天的赐予,如果您想称祂为上帝或上天,或者任何你所信仰的。是的,我认为人们被上天庇护,被赋予一项天赋,以此来展现不同的艺术形式。我喜欢用我的天赋为别人带去欢乐。

有些人可能会说,我能从您的歌声中听到阳光,我认为这是从内而外,随着歌声散发出来的。我想做一位艺术家,创造艺术,这始终是我唱歌的目标。

不仅仅是歌唱。这不仅仅是歌唱,不是,“哦,我的声音很棒,我有个好嗓子,我可以进去唱吗? ”不是的,它不仅仅是这些,我的嗓音只是我作为艺术家的一部分。我艺术家的灵魂不止满足于声音。

我想产生交流,我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演员,我想表现出色,我想在舞台上表演自如,恰到好处地驾驭语言, 很好地诠释故事, 让观众信服, 更重要的是, 快乐有趣,感动观众, 让观众感到快乐。我认为观众来到剧场是为了得到欢愉,这就是我该做的 的工作,我是这么考虑的。信仰提升技艺 努力不负天赋。

记者:您是否认为信仰能帮助您提升技艺,而且永无止境?

世界著名美声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绝对是, 如果你相信,如果你有这个想法,想让被赐予的天赋更加完美。 这份天赋并不属于我, 而是上天的恩赐, 所以我必须要对得起这份恩赐。
我要感谢上帝给我的礼物, 让我尽我所能来运用好它,让我用生命来诠释我的信仰。所以在我的天赋和恩赐者之间有绝对的联系, 这联系永不消逝。

当想到有些人拥有非常好的天赋,却不努力使用它,这是一种耻辱。所以对我而言, 就像您说的, 我有个好嗓子, 谢谢您,如果我有个好嗓子, 我就有责任好好运用它。否则这就是浪费。古典音乐给现代社会带来什么。

记者:您觉得古典乐能给现代社会带来什么?

世界著名美声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如果我们可以撇开这些烙印,如果这有意义的话,每个人都认为古典音乐是针对那些老人和很富有的人,它是针对一定社会层次的人。

我想去掉这个想法。我想成为一个年轻、有活力、同时又演唱歌剧的表演者,那些喜欢其它类型音乐的人,也完全可以欣赏古典乐。

我们需要走出去,让年轻人去体验古典乐。我们需要让人知道古典乐是属于每个人的,因为音乐就在做自己,音乐本身就在吸引着人。所以,如果人们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如果他们可以摒弃“这是属于别人的”想法,让自己去欣赏音乐, 我想我们可以让很多人走进剧院。我想这种艺术形式将经久不衰。

新唐人法国记者站
2018年12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