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事件频发谁之罪?港媒揭中共转嫁矛盾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8月29日讯】中国大陆近日恶性事件频发,但中共党媒的报导疑似转移焦点,以人性之恶掩盖中共制度之恶。港媒近日刊文揭党媒转嫁矛盾的标准模式,即引导义愤填膺的民众发泄对人性之恶、私企之恶的怒气,以避免民众质疑、批判中共的责任。

近日,山东寿光泄洪造成16人死亡、失踪;在读博士生高铁霸座滴滴顺风车司机奸杀女乘客;以及哈尔滨北龙酒店火灾致20人死亡等恶性事件,引爆舆论热议。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对这一连串恶性事件,甚至是火灾、水灾,中共高层领导人都未表态,也没有一如既往地批示要“彻查、交代”。

而且中共党媒各新闻版面,对四宗恶性事件也都只字未提,与网路上沸反盈天完全是两个世界。

对此,香港苹果日报28日刊登李平的评论文章称:一个草菅人命的制度,养著一班草菅人命的官员、一批草菅人命的媒体,也必然养出草菅人命的凶徒,让人性之恶滋长。

文章写道,维稳一向是中共官媒与五毛的首要任务,中共对如何转移社会矛盾,有一套标准操作方法,目的是“以人性之恶掩盖中共的制度之恶”。

文章还列明网上流传的党媒转移社会矛盾的方法,包括遇到关注腐败的,就把责任推给贪官污吏;遇到关注民生的,比如医疗就推给医院;养老就推给老百姓;房价就推给开发商;环境污染就推给企业和有关单位失职;暴力执法就推给警察和城管。

文章指,中共的维稳的宗旨是“要让民众相信党的政策是好的,只是某些官员没把中央的政策执行好,避免将问题引向党、政府和社会主义制度”。

中共官媒、官网近日对一连串恶性事件的报导、评论,就是标准的维稳和转移社会矛盾的操作。

文章称,高铁渣男、滴滴司机固然可憎可恨,但纵容他们的制度、执法人员不也是可憎可恨吗?当时在火车上的乘警对霸座男束手无策,反而要乘客退让到餐车?而滴滴顺风车受害女子亲友报警时,警方向滴滴客服询问时未表明身份,任由其拖延,导致错过营救的最佳时机,最终酿成悲剧。

如果说,这些让人性之恶发作的制度之恶是隐性的,那么,山东水灾、黑龙江火灾暴露出来的制度之恶就是对公义的公然践踏。文章指,寿光水库8月19日泄洪被质疑是无预警的人祸,但中共官方辩称有让村民疏散,并强调“转移过程中无人死亡”,却不提16人死亡、失踪的原因。

官方甚至把倒塌房屋数量不多不少定为9,999间,刚好少于须由国家预警、救助的1万间。民众对此一片质疑声。

文章称,更可笑的是,非洲猪瘟正在大陆由北向南扩散,寿光两名女子仅仅在微信群发文提醒“少吃猪肉”保健康,就被警方以“散布谣言罪”拘捕。而官媒却在头条报导〈非洲猪瘟病毒不会感染人,猪肉可以放心吃〉。

其实细心的读者只要稍稍回忆,就会想起早在萨斯疫情肆虐中国的时候,中共就已经开始操练如何维稳,如何“草菅人命”,如何把丧事办成喜事的绝活。

萨斯在中国被称为非典,2003年,恐怖的萨斯疫情(SARS)席卷全球,但最初,萨斯是于2002年11月在中国南方爆发。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描述,非典爆发时正值中共召开十六大,江泽民为保住自己中央军委主席的职位,要求“稳定压倒一切”。中共中央宣传部内部刊物上明确提出过,对非典疫情不予公开报导。

江泽民甚至扬言道:“以稳定求繁荣,不惜死200万。”

由于疫情消息被封锁,萨斯迅速蔓延开来。2003年3月初,广东一名医生感染疫情去香港治疗,死在那里,导致萨斯开始在香港蔓延,令全世界开始恐慌。

然而,2003年4月2日,官方媒体却发表题为“非典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的报导。次日,卫生部长张文康在中外记者会上说:“我负责任地说,在中国工作、生活、旅游都是安全的”。

不过两周后,张文康即被免职,舆论一片哗然。同时,萨斯疫情也一发不可收拾的蔓延开来。

从整个萨斯爆发的过程看,江泽民及其亲信自始至终采取的欺骗政策,是导致那场灾难的直接原因。他们口口声声为维持“稳定”,实际上是维持自己权力的稳定,至于老百姓死多少人,他们是根本就不在乎的。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