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7月16日讯】唐代末期,相士很多,但是能看准的甚少。丁重有才学而隐居不做官,给人看相屡屡有奇验。

一天,丁重来到宰相路岩(字鲁瞻)的府第。那时广德公主的驸马于琮(历官兵部侍郎、诸道盐铁转运使)也正好来到这儿。

路岩在宣宗大中年中登进士第,在唐懿宗之朝,36岁的他就拜相,在朝廷有很大的势力,把持朝政。不过,他和驸马于琮不合。当时于琮刚刚掌理盐铁使,就有消息不断传出,说他可能做宰辅。

陆岩对于琮是否出任宰辅放心不下,就想让丁重给看相。他对丁重说:“于驸马是我们的朋友。你在门帘里面仔细看看他的面相,是否能当上宰相?”

于是,路岩让宅下设了酒宴,留于琮用餐。于琮盘逗留了数刻就离开了。于琮走后,路岩问丁重看相的结果。

丁重说:“他肯定会做宰相的。而且,就在一个月之内。”

路岩笑着说:“你是听说他是皇上的贵戚,而且又当上盐铁使才这样说的吧!”

丁重说:“不是这样的。我请问您,于驸马承受当今皇上的恩惠,比得上宣宗皇帝时的驸马都尉郑颢吗?”

路岩说:“又怎么可以相比呢?”

丁重说:“是啊!郑都尉被宣宗皇帝留意很长时间,但是最后他并没有做成宰相。所以世事并非如人所料。我和侍郎相识,今天看见他,细观他的骨相,果真是贵人啊。再看他仪容举止端正、恭谨、谦和,温文尔雅,而且风度秀逸。他是能盛装一百斛的巨大容器,现在还空着一半,怎能不享高官厚禄呢?如果超过一个月他还进入不了朝中执掌重任,我就不登您的门槛了。”

路岩说:“丁先生的话,真是宏远之见。”

果然过了十天左右,于琮就被任用为同平章事(宰相)。

这以后,路岩每看到朝中的贤士,都大大称赞丁重。丁重的声名从此惊动了京城,许多名士、高官都纷纷来求见,丁重所说的话,全都应验。

后来,丁重定居终南山还是不得闲,一些好事的人还到那里去登访他。

资料来源:《剧谈录》

──转自《大纪元》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