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21日讯】“我爱你们!”亚斯特四世(John Jacob Astor IV)对着划向远处的小艇喊道。亚斯特是当时世界首富,他把怀着5个月身孕的妻子玛德琳送上4号救生艇后,站在甲板上,带着他的狗,点燃一根雪茄烟,静静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这是1912年4月14日深夜,发生在“不沉之船”——泰坦尼克号(也称铁达尼号,Titanic)上的一幕。

1912年4月10日,泰坦尼克号开始它的处女航行,从英国英格兰南部港口城市南安普顿出发,计划横渡大西洋,前往美国纽约市。

然而,1912年4月14日夜里11点40分,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2个多小时后,即4月15日凌晨2点20分,泰坦尼克号沉没,共有705人得救,1,502人罹难,堪称20世纪最大的海难事件。

一百多年后,人们还在追忆著那个恐怖、冰冷的夜晚曾发生的真实故事,被那震撼的爱所感动。

38岁的查尔斯•莱特勒(Charles Lightoller)是泰坦尼克二副,他是最后一个从冰冷的海水中被拖上救生船、职位最高的生还者。他写下17页回忆录,详述了沉船灾难的细节。

他在回忆录中写道:面对沉船灾难,船长命令先让妇女和儿童上救生艇,许多乘客显得十分平静,一些人则拒绝与亲人分离。“根本找不到几个愿意撇下亲人而独自踏上救生艇的女人或孩子!”在大副和莱特勒的劝说下,第一艘放下水中能坐65人的救生艇只上了28人。

“我爱你们”

亚斯特四世(John Jacob Astor IV)是当时世界首富,他的资产,在当时可以建造十几艘“泰坦尼克号”巨轮。他的妻子已经上了4号救生艇,他却选择留下。


亚斯特四世(John Jacob Astor IV)当时是世界首富。(公有领域)

由于亚斯特上校对纽约的债券市场有着重要的影响,大副默多克曾以军人的方式命令他,作为“关键人物”上救生艇,被亚斯特“愤怒”地拒绝:“我喜欢最初的说法(保护弱者的古老守则)”,然后,把他的位置让给了三等舱的一个爱尔兰妇女。

亚斯特对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爱你们!”

几天之后,在北大西洋黎明的晨光中,麦克凯•班尼特打捞船员发现了亚斯特上校,上校的头颅被烟囱打碎,口袋里还有2,440元美金……

“我会陪你去你要去的任何地方”

斯特劳斯(Ida Straus)是世界第二巨富,美国梅西百货公司(Macy’s)创始人。直到今天,座落在纽约曼哈顿第六大道上的“梅西百货”仍然是世界最大的百货公司。


斯特劳斯(Ida Straus)是世界第二巨富,美国梅西百货公司创始人。图为斯特劳斯夫妇。(公有领域)

8号艇救生员对67岁的斯特劳斯先生说:我保证不会有人反对象您这样的老先生上小艇。斯特劳斯坚定地回答:我绝不会在别的男人之前上救生艇。

他的太太63岁的罗莎莉,也始终拒绝上8号救生艇,她说:“多少年来,你去哪我去哪,我会陪你去你要去的任何地方。”这位伟大的女性把自己的位子让给了她的女佣,她把毛皮大衣脱下来给女佣披上:“我用不到它了!”

然后斯特劳斯挽著罗莎莉的手臂,一对老夫妇蹒姗地走到甲板的藤椅上坐下,等待着最后的时刻。

纽约市布朗区矗立着为斯特劳斯夫妇修建的纪念碑,上面刻着这样的文字:再多的海水都不能淹没的爱(Many waters cannot quench love,neither can the floods drown it.)。6,000多人出席了当年在曼哈顿卡耐基音乐厅举行的,纪念斯特劳斯的晚会。

“孩子,我没有给你造一条不会沉没的船”

泰坦尼克号设计师托马斯•安德鲁斯(Thomas Andrews)最后一次被人看到,是独自在一等舱吸烟室里。不久后,他与自己一生的杰作一同葬身海底,尸体至今未被寻回。


泰坦尼克号设计师托马斯•安德鲁斯(Thomas Andrews)。(公有领域)

“这要是一场梦该有多好!我从未想过,如此众多生命竟然葬身令我引以为傲的泰坦尼克号。我盼望这一切尽快结束,也许下一分钟,海水就会冲破船壁,将我和泰坦尼克号彻底吞噬。我宁愿这一刻早点到来,让我像一个绅士一样死去,只有那样,才能抚平我内心的歉疚。对不起,我的乘客;对不起,我的妻子海伦,我最内疚的是,没能陪你度过余生。”安德鲁斯在留给父亲的信中如此写道。

他悲痛地对船员说:孩子,我没有给你造一条不会沉没的船。

1912年4月19日,安德鲁斯的父亲收到一封电报。他眼含热泪,骄傲地把电报读给全家人听:“泰坦尼克号上所有船员一致赞扬安德鲁斯只顾他人安全,至死方休的英雄行为。”幸存者玛丽•斯洛安是船上的服务员,她回忆说是安德鲁斯说服她登上救生艇,而他自己则英雄般迎接命运的到来,再也找不到替代他的人了。

“我会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著名银行大亨本杰明•古根海姆((Benjamin Guggenheim)),穿上最华丽晚礼服:我要死得体面,像一个绅士。他给太太留下的纸条写着:这条船不会有任何一个女性因我抢占了救生艇的位置,而剩在甲板上。我不会死得像一个畜生,我会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泰坦尼克孤儿

一名叫那瓦特列(Navratil)的法国商人把两个孩子米歇尔(Michelle)和埃蒙德(Edmond)送上了救生艇,委托几名妇女代为照顾,自己却拒绝上船。两个儿子——后被称为“泰坦尼克孤儿”——获救后,世界各地的报纸纷纷登载他们的照片,直到他们的母亲从照片上认出了他们,孩子却永远失去了父亲。

“上去吧,孩子不能没有母亲”

在瑞士洛桑的幸存者聚会上,史密斯夫人深情怀念一名无名母亲:当时我的两个孩子被抱上了救生艇,由于超载我坐不上去了,一位已坐上救生艇的女士起身离座,把我一把推上了救生艇,对我喊了一声:“上去吧,孩子不能没有母亲!”这位伟大的女性没有留下名字。后来为她竖了一个无名母亲纪念碑。

她终生未再嫁

新婚燕尔的丽德帕丝同丈夫去美国度蜜月,她死死抱住丈夫不愿独自逃生,丈夫在万般无奈中一拳将她打昏,丽德帕丝醒来时,她已在一条救生艇上了。此后,她终生未再嫁,以此怀念亡夫。

“现在要靠大家自己了”

4月15日2时5分,最后一艘救生艇带着44人离开泰坦尼克号,留下1,500多人等待死神到来。此时,泰坦尼克号老船长爱德华•约翰•史密斯(Edward John Smith)向电报员布莱德和菲利普示意可以离开岗位。“现在要靠大家自己了。”这位白须老人说完后迳直走向舰桥。


泰坦尼克号老船长爱德华•约翰•史密斯(Edward John Smith)。(公有领域)

当所有救生艇都走了以后,泰坦尼克号上出现了一片奇怪的宁静,大家仿佛不再惊慌,数百人静静地站在甲板上,接着,泰坦尼克号越来越倾斜。

“所有灯火突然全部熄灭了,这时船身与海面差不多成了垂直的状态,接着我开始听到船身内部发出可怕的隆隆声,就好像遥远的雷鸣声一样。那些锅炉脱离了它们的基座,一路下坠,穿破船身。深夜两点钟时,船身与海面变得彻底垂直,船尾高高翘起,这种令人惊异的景像一直持续了大约两分钟,接着它开始慢慢地、并不断加速著静静滑入海底。……”

莱特勒写道︰“只要我活着,那一夜我永远无法忘记,就是当船尾开始沉入水下,我听到在那最后一刻,在生死离别的最后一刻,人们彼此呼喊的是:‘我爱你!我爱你!’”

泰坦尼克号上的50多名高级职员,除指挥救生的二副莱特勒幸存,全部战死在自己的岗位上。凌晨2点一号电报员约翰•菲利普接到船长弃船命令,但他仍坐在发报机房,保持着不停拍发“SOS”的姿式,直至最后一刻。

责任比其他更重要!

在1912年泰坦尼克号纪念集会上,白星轮船公司对媒体表示:没有所谓的海上规则要求男人们做出牺牲,他们那么做只能说是一种强者对弱者的关照,这是他们的个人选择。

《永不沉没》(Unsinkable:The Full Story of RMS Titanic)的作者丹尼•阿兰巴特勒(Daniel Butler)感叹:这是因为他们生下来就被教育:责任比其他更重要!

(责任编辑:唐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