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又有两名外交人员因受到神秘声音的“袭击”而出现身体不适症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6月6日发表声明说,一个美国医疗团队已抵达中国,对一些外交官及其家属进行体检。根据检查结果,一些驻华外交人员被撤离,他们将回到美国进行身体情况评估。6月8日,美国国务院又发布了针对全中国范围内的“健康警报”。

我记得之前媒体曾报导过,美领事馆一员工在去年底至今年4月间,因听到“模糊微弱但又奇怪且令人感到压力的声音”脑部轻微受伤,被送回美国检查。美国务卿蓬佩奥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从医学角度看,此事件和美驻古巴大使馆外交人员所受声波攻击“非常相似”。

美领馆员工的遭遇不禁让我想起中共使用电磁波秘密迫害民主人士贾阔父子的黑幕。

2006年10月,贾阔先生和父亲贾甲一道脱离中共,为中国出现的退党大潮作证。2008年,贾甲获得联合国政治庇护,被分配到纽西兰,之后贾阔父子便定居在威灵顿。

几年前,贾阔曾在海外网站上发文揭露说,2008年年底,他和父亲突然出现了无法集中注意力,记忆力大幅减退、心率加快、心慌紧张、失眠等症状,每日每夜就感觉有一种无形的电磁波辐射着我们。但是周围的人们却感受不到,他们一直误认为这是由于之前的压力所产生的症状。但是这种无形的电磁波随着时间的延长,变得越来越明显,频率越来越高,对他们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在被电磁波辐射了半年后,2009年年中,他的精神状况完全垮了,大脑中枢神经系统功能紊乱,说不出话来,思考不了问题,脑鸣严重,每日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体重由原来的75公斤降至60公斤,整个人消瘦不堪,奄奄一息。他的崩溃对父亲的打击是巨大的,父亲深感连累了儿子,每日自责不已。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决定回国面对中共,承担起全部的责任。

谁知父亲回国坐牢后,中共对他的秘密电磁波迫害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加剧了。

2010年5月,中共特工对他实施了又一次更加残酷的和有组织的迫害行动。他们先是向他发射从未有过的高频率电磁波,持续了近半个小时,他的整个后脑都处在一种极度紧缩的状态,双目发直,高度紧张,丧失反抗能力,差点就昏厥过去。之后在他试图逃离时,中共特工又利用手机定位对他进行追踪,最后甚至想方设法让员警把他送进了一家全封闭的精神病医院。当时已是深夜,医院里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他独自一人坐在地板上,他知道中共特工很快就会到,果然20分钟后高频率的电磁波再此出现,而且是无法忍受的程度,真的感受到呼天不应,哭地不灵的绝望。他闭上了双眼,平躺在地板上,一会儿便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醒过来之后,他发现身边多了许多人,有病人,有护士。“但只有我还在地上躺着。庆幸的是我还活着,而且电磁波的辐射暂时停止了。在精神病院里,医生要求我必须吃药,另外还给我做了很多检查。医生透露我的血压和血液中的铁含量过低而且大脑皮层褶皱萎缩。之后当地警方掌握了一些证据,对我给予了一定的保护。但是由于中共强大的压力,当地警方并没有公布证据和采取行动。”

由于秘密电磁波迫害在持续了几年后仍旧对他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中共更加担心罪行的暴露。到2014年2月,中共特工又对他采用了更加秘密和更具科技含量的脑电波脑控迫害。

2月初的一个晚上,突然一个外来的思维打入他的思想,和他进行交流。起初他不知道这是脑电波的迫害,误以为那个思维来自高级生命或是神灵,在大概两个星期的交流后,这个思维命令他跳楼和做其它一些非常危险的事情,导致他被强制性住院治疗。他才开始认识到这是中共的另一种秘密的迫害方式--脑电波思维植入,即脑控迫害。

据贾阔揭露,准确的讲,他和父亲遭受的这种秘密迫害方式应该叫做类比脑电波的电磁波迫害,他并且从技术上对这种迫害方式进行了专业分析。他说,“根据我过去在中共政府部门工作的经历以及在海外接触到的情况,我很确定中共已经把这个技术广泛运用。”

无独有偶。因上访反映“农民负担”被中共列入“黑名单”的安徽作家吕千荣,也曾遭受过电磁波和声波“脑控”迫害。据他披露,受到中共脑控者在网路公开的约有20万中国人;2016年,全国有20多个省的脑控受害者上访。“两代会上,安徽退伍残疾军人王焰因军人安置问题上访,受到中共脑控迫害,在美国白宫网上请愿半年。”

而据《苹果日报》2014年3月报导,“两会”时,中共军队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被记者追问,当局是否在进行名叫“脑控”(人工大脑控制)的科学研究?刘源说:“‘脑控’是我们的机密项目。更多情况无可奉告。”

由此看来,美国领馆员工所遭受的异常声音“袭击”,很可能是中共对其进行的某种脑控实验,目地一是看对外国人操纵会怎么样,二是用脑控技术进入他的大脑窃取资讯或机密。

得知美国领馆员工的遭遇后,贾阔认为,脑部有轻微受损,“那应该是一种电磁波的干扰。轻微,人就会感觉晕和迷糊,血像里金属元素大量消失;强度高,会出现惊厥、休克,大脑皮层黏膜会加厚等症状。”

从中共对贾阔父子和安徽作家吕千荣等中国民众进行的电磁波迫害,到美国领馆员工遭受的异常声音“袭击”,无一不说明了一点,那就是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中共的迫害手段也在不断翻新,其中所凸显的邪恶远远超乎人们的想像。

诚如沈良庆所说,中共有很多做法很邪恶,它自己不报导,外界是不敢相信的。“比方王立军发明的脑干撞击机,在瞬间致人脑死亡,达到保护器官、摘取器官用。这个发明非常邪恶,中共官方不披露,人们也很难想像。”利用电磁波和声波进行的“脑控”迫害其实也一样!

总之,说中共邪恶至极绝非夸张。事实一再证明,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它不会做的。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