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22日讯】

一、唐太宗欢迎据理力争,匡正己过!

唐太宗即位后,下决心要解决官吏们的贪污受贿问题,派人用财物去试着贿赂官吏们。有个管门的官,接受了一匹绢帛,收受了贿赂。

唐太宗大怒,下令要将他斩首。

裴矩劝谏道:“这人受贿,罪该万死。但陛下不应该拿财物去引诱他犯罪,然后处以死刑,这就是所谓把人拖入法网。这种做法,恐怕不符合孔子所说的‘用道德教化人们、用礼节制约人们’(原句:“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的道理。”

唐太宗听从,接受了他的意见。

唐太宗又召集百官们,说:“裴矩能够据理力争,不肯当面顺从我的错误做法。如果对每件政事,都有人像裴矩这样匡正我,还用愁国家治理不好吗?”

二、张玄素有回天之力

贞观四年(630年),唐太宗下令:征调兵役,修缮洛阳宫乾元殿,用来作为巡视的行宫。

张玄素上书,极力规劝道:“阿房宫建成了,秦国的民心,却散失了;章华台筑好了,楚国却众叛亲离了;乾元殿完工后,隋朝人民的心也就解体了!试想:陛下今天的财力物力,哪里比得上当年的隋朝?役使饱受战争创伤的百姓,重犯隋朝灭亡的错误,恐怕比隋炀帝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唐太宗说:“你认为我不如隋炀帝,那么我与夏代的桀、商代的纣,相比又如何呢?”

张玄素回答道:“如果乾元殿修建好了,就会同样导致天下大乱。到了那一步,还要比什么呀?”

唐太宗沉思片刻,感叹道:“我不仔细考虑,以至于失误到这般地步!所有的建造工程,都应该停下来!”

魏徵感叹地说:“张公(张玄素)论事,遂有回天之力。可谓仁人之言,其利溥矣!(张公的话,有扭转天意的能力。这的确是:仁义之人的话,给国家带来的利益是很大的啊!”

三、唐太宗悔责王珪

太常少卿祖孝孙(人名),因为教宫女们唱歌,不合皇帝的旨意,受到了唐太宗的责备。王珪和温彦博规劝道:“祖孝孙是一位正人君子,陛下忽然为了他教授歌妓舞女的事,而责怪他,我们担心天下的人,会惊恐万分。”

唐太宗大怒,说:“你们都是我的心腹之臣,应当尽忠直言,怎么竟然会依附下臣,欺骗君王,反而为祖孝孙说话呢?”

温彦博跪拜认错,王珪偏偏不认错,说:“我本在前朝任职,该当死罪。陛下将我安排在身边,认为我是一位忠诚正直之臣。今天我进谏的目的,难道是为了个人的私利吗?想不到陛下忽然责备我怀有二心,这是陛下辜负了我,我并没有辜负陛下!”(王珪这些话,讲得很重)

唐太宗默然退朝。第二天,唐太宗对房玄龄说:“昨天我责怪了温彦博和王珪,我非常后悔。(但王珪的那些话,唐太宗都吞下去了!)

四、“一言之重,比于千金”

李大亮任凉州都督时,曾有一位朝廷使者,来到凉州,看见这一带有很出色的猎鹰,就暗示李大亮进献给皇上。

李大亮暗地里给唐太宗上了一道奏章,谈及此事,并希望皇上不要玩猎鹰,以正风气。

唐太宗回信赞叹道:“古人一言之重,比于千金!(古人称一句善良的话,等于千金。)现在,我赐给你旧瓶一个(以答谢他来信的好意),虽然没有千镒之重,却是我自己使用过的东西。”

五、唐太宗与王珪宴语

唐太宗闲居时,与王珪在宴席上交谈,当时有一个女官,在一旁侍候,她本是庐江王李瑗的爱妾,李瑗作乱败亡,她就被收入宫内。唐太宗指著女官,对王珪说:“庐江王荒淫无道,阴谋杀害了她的丈夫,而将她占为己有。”

王珪起身离开座位说:“陛下认为庐江王强行夺取这个妇人是对呢?还是不对?”

唐太宗说:“杀了人,又强行夺取别人的妻子,你竟然问我这种作法对不对,这是什么意思?”

王珪说:“齐桓公到郭国去,问那里的老百姓说:‘郭国为什么灭亡?’老百姓说:‘因为国王喜欢善良的人,而讨厌邪恶的人。’齐桓公说:‘如果像你们所说的那样,那就是一个贤明的国君啊,怎么会亡国呢?’老百姓说:‘国王虽然喜欢善良的人,却不能用他们;讨厌邪恶的人,又不能避开他们,所以国家就灭亡了。’现在,这个妇人还在陛下身边,我私下认为:陛下是赞成庐江王的所作所为的。陛下如果认为庐江王是不对的,那就是知道邪恶而又不能避开了。”

唐太宗听了,虽然没有免除这个女官,但心中还是很重视王珪的意见。

(在这里,王珪很有锋芒,唐太宗都能吞下,确有明君风范。唐太宗同情那个女官,如果把她赶走,怕她想不开,会有悲惨后果。)

六、房玄龄病重忧国事

房玄龄病重,对儿子们说:“现在天下和平安宁,朝政措施亦甚得当。只是皇上东征高丽,确是国家的一大忧患。当时皇上带着怒意,作出了这个决定,臣下们没有一个人敢冒犯威严,而劝阻。我知道它的后果而不说,那就会带着遗憾死去。”

于是,他带病,上表劝谏说:“陛下判决死刑犯,一定要下命令反复多次上奏,并且吃素食,停音乐。现在的士兵们毫无罪过,却要驱赶他们到战场上去,置身于刀光剑影之中,使他们肝脑涂地,魂魄没有归宿之处,让他们的老父孤儿、寡妻慈母望着灵车,掩面哭泣;抱着枯骨,伤心裂肺。这样足以使阴阳失调,动摇和损伤天地间的和谐之气。况且兵器是凶器,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使用它们。假使高丽违背了作臣下的礼节,陛下诛伐它,是可以的;假使高丽侵害扰乱百姓,陛下消灭它,是可以的;假使高丽在长时期内会成为中国的祸患,陛下铲除它,也是可以的。但是现在没有这三条,只因细事,却要大举干戈,劳民伤财,这样所得到的太少,所损失的太大。我在此,竭尽最后一点心意,权且作为死后报答陛下的知遇之恩。”

唐太宗看到表章后说:“此人病危到这种地步,还能忧虑国事!”遂止战事。

七、治国为重,不可总想赚钱

裴谞任河东租庸、盐铁使(皆官职名),当时关中地区大旱,他请求入朝奏报、商议有关情况。

唐代宗在便殿,召见裴谞,问他:“卖酒专利,一年能够收入多少?”裴谓沉默了很久,没有回答。

唐代宗再次问他。裴谞回答说:“我正在思考问题。”

唐代宗问:“思考什么问题?”

裴谞回答说:“我从河东地区回来,沿途经过300里地,只见农民发愁哀叹,地里没有种庄稼。我以为陛下见到我,一定会先问百姓的疾苦,没想到却责问我营利之事。孟子说:‘治理国家的人,只要实行仁义之政,就可以了,何必要谈赚钱营利的事呢?’”(《孟子•梁惠王上》原文是:“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

唐代宗往前坐了坐,恭敬郑重的说:“如果不是您,我就不可能听到这样有深意的话了!”

(均据宋代孔平仲《续世说》)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