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度:修大法的清廉税官

这是一名在税务部门工作的中年公务员的故事。

修炼法轮大法之前,他在现实的大染缸中也曾追名逐利,随波逐流,纵情声色,以权谋私。修炼后,他严格用真、善、忍的标准指导自己的一言一行,心性升华,身体康健,成了浊世中一朵名副其实的清莲。他的变化见证了法轮大法真、善、忍给人类带来的福祉,见证了正法正道对社会道德的显著提升。

“他是咱单位唯一不收礼的人!”

在工作单位,多年来他一直负责对从事房地产、建筑安装的纳税人进行管理与检查。这个岗位在单位算是多人向往的“肥差”,经常接触大老板、开发商,纳税规模大,在管理方面以往存在着吃拿卡要等行业不正之风。因领导信任他的人品,才把他安排到这一岗位。

修炼后,他就给自己定了个廉洁清正的目标:高标准要求自己,不给自己以后的人生留下任何的污点,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

他对纳税人提供高效、优质的服务,签字审批中不推不拖不卡,受到纳税人的一致好评。为表示感谢或拉近关系,他们经常会给他送红包、购物卡、代金券和一些特产礼品,对于这些非劳动所得和不义之财,他都会善意的推辞,分文不收,一物不取。有一次,一家企业过年前给他所在部门每人送了一张20斤牛羊肉票,他当时不方便推脱就先收下了,下班后就去这家企业把肉票给退回了,并对他们的盛情表示谢意。

他的一言一行证实了大法的纯正、纯善与美好,也赢得了领导与同事们的认可。他们议论纷纷:“他是咱单位唯一不收礼的人!”局长也私下对他说:“我从来不说一句法轮功不好。”

退还多年前多收的钱

年轻时,某企业会计缴税时多点了五百元钱却不知情,她以为是正好的钱,而他当时由于贪心,知道多了却没有说明并退还。他修炼大法没有几个月,中共就开始迫害、打压法轮功,三年后他才又从新走回修炼,并接着读了三年研究生,回来时距离这件亏心事将近七、八年了。

再次回到单位上班时,学习期间的工资有扣减,学费还没有按比例报销,在家庭经济紧张的情况下,他想办法找到了已在外地打工的那位会计的电话,向她说明了原委,诚恳认错,另外多寄了两百元钱算作是歉意和补偿。

礼让拆迁款

他岳父几年前已经去世,岳母留有两大两小几间平房,原来的小房有些破旧,前几年几乎都是在妻子的张罗下买料、雇人又重新翻修并装修起来的,他自己也出了不少力。去年房子被拆迁,补偿金给了三十多万。因为妻子的弟弟离过几次婚,出过几次车祸,年初又找了个对象,准备结婚,岳母就把拆迁款全部都给了他。妻子很是不满意,觉的小房是她盖起来的,平时弟弟几乎都不怎么照看母亲,结果拆迁款却全都给他了。岳母还帮着弟弟,要妻子把弟弟让他们骑的旧电动车按原价给弟弟顶账。妻子一气之下,和岳母闹僵了,很长时间不去看望岳母。别人也说妻子应该至少分得三分之一。

修炼后,因为对利益看得很开,他对这件事不但没有任何不平,反过来还劝妻子:“咱家相对来说还有楼房,有结余存款,孩子读大学也够用,你弟弟结婚需要楼房,那些拆迁费还不够房款的,就是给你分点,他钱不够用是不是还会跟你借?你不帮吗?我这当姐夫的都不想往家里捞钱,都同意帮你弟,你这当姐的更应该想得开些了,再说,妈毕竟还是妈,还得不时去看看,她也是帮助儿子心切。”说实在的,如果他不修炼,还真可能比妻子更想得到拆迁费呢,那小房也是他汗流浃背帮着一砖一瓦盖起来的。妻子看他宽容大度,说的也在理,也就放下了恩怨,一家人又和睦相处了。

泡脚屋

修炼大法后,他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任何社会上的不良习气。同学们都知道他在修炼,他和同学们也都相处的很好,经常在一起聚餐。

一次,大家饭后准备各自回家,有两个非常要好的同学非要拽着他去泡脚屋泡脚。他知道他们的意思,那里面有异性服务。他坚决不去,他们把他拖到快到泡脚屋门口了,他还是挣脱著不进。一位同学说:“我就不信你一点油盐也不进!” 他只说了一句:“你怎么拉也不行,我是金刚不破、百毒不侵的!”同学一听马上就改变了态度:“佩服!我们尊重你的信仰。”最后我们握手“再见!”

考驾照

去年他参加了科目三考试,因为要熟悉场地强化培训,大家都提前一天到外地的驾校。

那天下着小雨,强化培训前后很多人在候考大厅的一排排椅子上坐着,地面上到处是脚踩的泥水和烟头。他看见这里的卫生都是由驾校的教练们负责打扫的,他们也很辛苦。想到应该为他人着想,他就在快下班学员都出去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拿起笤帚先扫地上的发丝和烟头,再用墩布一排排拖地,把地打扫的干干净净。里边的工作人员和进来的教练看见陌生的他在帮他们打扫卫生,这是他们从未遇到过的,有人要过来帮忙。他说:“反正我也没事,这地面都是我们学员弄脏的,那就由我来打扫吧,你们也可以安排早点下班回家。”

其中一位教练考官像是驾校的领导,高声对其他教练说:“记住这么好的人,明天考试一定要让他通过。”那位教官告诉他明天早早来排队把身份证给他,要电脑随机选车选考试顺序。

但第二天,他并没有按那位教官说的做,因为他觉得拉关系、走后门是不对的。可是教练宣读考试编号时,他被排在了第三位。最后,我顺利通过了考试,随车的教练他从未见过,也没有任何指点,他不会需要他们额外的“说明”,成绩也必须是真实的。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