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2月22日讯】2014年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因在华行贿被罚30亿,当时小型风险咨询公司“中慧”(ChinaWhys)的经营者韩飞龙(Peter Humphrey)也被卷入并坐牢韩飞龙最近撰文,回顾了23个月的中国监狱生活,引发国际关注。

2月16号,韩飞龙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首度执笔回顾了自己在中国23个月的牢狱生活。路透社、石英杂志等许多西方媒体进行了报导。

韩飞龙是英国人,他和妻子虞英曾在中国经营一家小型风险咨询公司“中慧”(ChinaWhys)。2013年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遭人举报腐败丑闻,韩飞龙受雇调查一名解雇员工是否是举报人。2014年8月,韩飞龙和妻子被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刑,震惊了一些跨国公司和金融集团。2015年6月9号韩飞龙因健康理由被提前释放,不久回到英国。

在这篇长文中,韩飞龙提到“监狱是桩生意,为企业生产产品”。

他被关在上海青浦监狱时,目睹犯人们上午、下午,经常连午休也在工作。他描述:“我们男犯人做包装部分。我认出了知名品牌——3M、C&A、 H&M。”“中国犯人生产纺织品和零件……在我这个监区做工的外国人是非洲人和亚洲人,家里不会寄钱来,也没其它办法买卫生用品或零食。工作都是计件的,一百件这个,一千件那个。全日制工每月可以挣120元人民币(13.50英镑)。”

韩飞龙说,大企业对于社会责任非常重要,尽管公司很可能不知道监狱劳动力是其供应链的一部分。

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表示,韩飞龙描述的监狱劳工在中国非常普遍。

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中国的监狱劳改产品的出口是特别巨大的。我原来在潮白监狱的时候,我们那个监区是负责针织,服装制造。那里边生产的出口日本的童装,出口意大利和德国的休闲服,和很高档的服装啊。那就是西方国家的人是绝对想不到,这些东西是由中国的在监狱中服刑的犯人生产的。”

胡佳表示,由于监狱劳工成本非常低,因此也不乏大企业的中国供应链和监狱合作。而监狱想尽办法迫使犯人劳动,却不给他们提供劳动保护。

韩飞龙也在文中提到了中国看守所和监狱糟糕的人权问题。他在上海看守所每天被审讯两小时,审讯时被关在铁笼里,铐在钢凳上。他的前列腺和脊椎都患上疾病,但得不到治疗。青浦监狱也用辱骂,不给他剃须刀等方式逼迫他写认罪书和悔过书。

韩飞龙说,中国没能遵守自己签署的有关监管和酷刑的联合国公约的基本要求。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被送进监狱的人,在共产党的字典里面他们都是会被定义为敌我矛盾。那也就是敌人啦,对你进行奴役也好,侵犯剥夺你的权利也好,对你进行各种虐待和迫害也好,在他们就视为理所当然的。”

胡佳:“他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旁证,从他这地方你可以对比出中国公民所处的那种监狱的服刑环境该有多么差,多么凶险。在中国大陆的话,上海的人均收入是最高。像这样的一个,某种程度上让你认为是已经国际化的一个城市。它在看守所和监狱里面,而且是针对外国人的这个层面,都如此恶劣。那你可以想像中国其他的人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呢。”

韩飞龙的文章还体现了中国的法治现状。

他说在上海看守所,公安试图给他安上莫须有的经济犯罪或者间谍活动罪名。

而在法院正式判处他的前一年,韩飞龙就穿着橙色囚衣在央视节目中认罪。另外,他被递解回英国前还被要求签署一份封口保证书,但他拒绝了。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指出,由此可见中国并非法治,而是根据党的政治需要给人扣上罪名,即使明知央视认罪如同做戏,也要强迫外国公民演戏。

而胡佳表示,中国看守所和监狱没有法治,把人迫害致残,致疯,致死都很常见。韩飞龙的故事应被提交给国际人权机构,引起更多的关注。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