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2月18日讯】改编自日本人气漫画的大陆电视剧《深夜食堂》,去年在北京卫视和浙江卫视开播,迅速成为大陆网友讨论的热门话题。与此同时,中共贪官的“深夜食堂”,也再次成为话题。那么,他们的“深夜食堂”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下面就带您一窥究竟。

中共贪官的“深夜食堂”,大多是指高档私人会所、单位食堂或自己的高档住所。这些官员吃着燕窝鱼翅,喝着年份茅台,不仅挥霍著纳税人的钱财,还进行权钱交易勾当;他们甚至互相勾结,拉帮结派,图谋不轨。

查阅中共中纪委官方网站,这两年,有近30名官员的通报中出现了出入私人会所的细节。其中,中共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被通报,频繁出入私人会所,生活奢侈、挥霍浪费。

大陆独立撰稿人朱欣欣:“中国有句俗话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种深夜食堂借着黑夜的掩护进行贪腐的行为,这种现象实际上就是中国黑幕政治的一个写照。中国整个政治的运作都是黑箱操作的,公开的不可能,那就是一个表演而已,就像开个党代会、两会一样,真正的决策的过程是不公开的。”

中共中纪委制作的《永远在路上》第二集,点名多名省部级高官频繁出入高档会所,接受宴请。其中称,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在北京当局高压反腐下,仍出入高档消费场所达70次左右,他吃喝玩乐的费用,全由企业老板买单。

大陆资深媒体人黄金秋:“其实这个钱也是来路不正的,权贵勾结的,发财的都是所谓的红顶商人,依靠官府关系,依靠官员私人关系,依靠官员权钱勾结,然后拿到了一些项目,拿到特殊的一些渠道,就赚到了钱,所以这些钱都是不正的,说难听点就是纳税人的血汗钱。”

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从2015年到他案发的半年时间里,多次接受公款宴请,包括出入私人会所大吃大喝,次数达三四十次之多。中纪委通报还称,谷春立曾在“已经分得副省级干部周转房的情况下,长期占用长春市乐福大酒店一间客房,房费共计34.38万元。”

黄金秋:“攀比啊、炫耀啊,就成了精神空虚的富二代、官二代或权贵阶层或官商阶层的一个普遍的现象或一个潮流,因为他没有信仰之后就比享受、比刺激,所以就出现了很多高档的堂馆,夜晚的豪华宴席。”

而一些私人会所不仅是高官权贵淫乱之地,也是有政治野心的高官聚集地。

西山会,因中共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落马而曝光,同时曝光的还有其成员名单、敛财术以及政治图谋。名单中的陈川平、刘铁男、金道铭、杜善学、申维辰等人都已落马。

盘古会,因北京商人郭文贵而声名大噪,其会员含金量被认为直追西山会,政法官员是大宗之一。除了目前浮出水面的曾庆红、曾伟父子,有称郭文贵的背后靠山还有中共前党魁江泽民。

黄金秋:“一种是对利益的勾结,通过这种夜宴进行权钱交易,表面上增进感情啊,吃吃喝喝,实际上攫取更多老百姓的血汗,攫取更多的非法利益,这是一块,还有一块,他们透过这种权钱勾结关系,攫取更大的权力地位。”

中纪委主管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去年5月就曾刊文指,有的党员干部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吃喝玩乐,享受高档消费和服务,甚至搞权权交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文章称,中纪委要严查。

大陆资深媒体人黄金秋指出,没有舆论监督,没有民主程序,无法杜绝这种风气。

黄金秋:“这种权钱交易的利益所趋,甚至有的时候是成为一种权啊、钱啊、色啊几方面勾结的一个平台,是很难通过纪委所谓的约束、开会、通知、约谈,能够奏效的,因为人性的弱点就在于享受,就在于趋利避害嘛,真正的你要解决这问题,必须靠言论监督,必须靠民主程序。”

据《自由亚洲电台》披露,周本顺深度涉入周永康令计划案,周永康与令计划结盟就是周本顺从中牵的线,两人当年“结盟”的初次会面地点,就是周本顺老婆段雁秋的干儿子赵晋在北京的会所。

采访/常春 编辑/陈洁 后制/郭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