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强: 为何学习马克思是颠覆国家政权?

中共当局的意识形态宣传上,官媒口口声声“坚持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但是,中共当局近期以来,却连续对民间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左派人士和相关活动进行打压。

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的左派人士张云帆,2017年11月在大学校园举办读书会时被广州番禺警方抓走,刑拘期满后再遭秘密关押。事件发生之后,大陆多位“左派”人士及知识界人士向广东番禺警方发出联署公开信批评此举,要求警方释放张云帆。公开信至少有350人签名,其中大部分是大学教师,学生和媒体工作者。签署者包括包括左派人士孔庆东、司马平邦等人,以及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张千帆等。

张云帆是北大马学会前任会长,对马列毛主义颇有研究心得,是个马列毛主义者。他在获释后的一封公开信中表示:经过之前三十天的刑拘和十四天的监视居住后,发现对自己的考验才真正开始,这段经历让他看到剥削和压迫在世上从未消失。他本人“讨论社会问题”,却被强迫承认“有极端思想”、“密谋组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这一点让他无法理解和接受。

近日,网络披露了南京中医药大学8位学生,因为组织马克思主义学会致远社和读书会,遭到南京市公安局警察拘捕殴打和迫害的经过。

消息称,警察给这些学生定的罪名是阴谋颠覆国家政权,证据是当场查获存有《资本论》等马克思著作电子版的电脑若干,警察在电脑里搜出这些电子资料后,得意地指著这些,对被抓的学生说你们这是颠覆国家政权。

学生们被拘留后释放,然后警方定期去学校查这几个学生,每个月上门,要学生交待自己这一个月来的活动情况,包括每一天去了哪个教室,见了哪个人,都要交待。警察说了,敢不配合,要让他们毕不了业。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每天都把“马克思主义”挂在嘴上的中共当局,去打压民间的这些“马克思主义者”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对于中共当局来讲,马克思主义只是一个招牌和工具,是用来维持政权和统治民众用的,恐怕从中共党魁到普通党员,如今都很难找到一个真正从内心相信共产主义的人。因此,如何学习、解释和使用马克思主义,那要根据党的需要,是党的特权,民众千万不能当真。

其实,面对已经几乎失去全部传统信仰、官方和民间严重缺少共识的中国社会,中共根本不在乎个体读什么书,只要不出现其认为的威胁到中共政权的活动,当局是不会在意的。左派人士受到打压,主要是他们的活动犯了中共的大忌。

南京中医药大学的马克思学会致远社,除了组织定期的读书会之外,还组织了义诊和免费按摩活动,服务对象是农民工、环卫工人、外卖小哥和出租车司机等低端人口。

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马克思学会致远社成员季超超在警察局挨了警察的多个耳光之后,被要求回答的问题主要就是:“你们学习马克思主义有什么样的险恶目的?你们志愿活动背后有什么样的境外势力?”

中共以组织秘密社团、在民间底层活动并鼓动农民造反起家,并最终夺取政权。这其实也是马克思主义革命夺取政权的方式之一。因此,中共最怕民间不受中共控制的组织和团体出现,与这些组织本身的性质无关。

因此,民间左派人士遭到打压,毫不奇怪。在中共的眼里,这些学生不仅阴谋组织团体,要颠覆政权,同时还在和党争夺群众。

从中国民间左派人士遭到打压一事,可以看到中共政权的危机和执政恐惧,维持政权和统治,已经成为了中共存在的唯一目的和动力,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中共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宁可千万颗人头落地,宁可再变换无数次理论和嘴脸。

如果有一天,马克思被中共打成了反革命,大家也不要奇怪,因为那是党的需要。#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