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7月12日讯】大陆画家刘海粟去世后,他唯一的研究生弟子简繁,遵照老师生前嘱托,写成刘海粟的传记沧海》三部曲,披露中共第一代党魁毛泽东的妻子江青鲜为人知淫乱秘史。

沧海》三部曲中透露,刘海粟早年曾给电影明星蓝萍(江青,李云鹤)画过两张裸体油画。一张是清晨欲醒还睡的姿态,一张是像安格尔那样的躺姿。

传记中说:“蓝萍谈不上怎么样漂亮,同我的许多女朋友都不能比的,但是她的个头比较高,身材不错,皮肤非常好,说话举止也算大方得体。我的侄儿刘狮当年很风流,他同赵丹他们常有来往,后来由他出面把蓝萍约来给我画过两张油画。”

在毛泽东之前,还有一个唐纳,蓝萍躲到哪里,他就追到哪里,还为江青自杀!这件事情当时在上海闹得很厉害,很多人都不理解。

传记中说,“人世间有许多事情说不清楚啊!……因为有一种女人面相一般,但是身躯非常优秀。蓝萍就是这种女人。……”

中国最著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赵丹也是吃了这方面的亏,“因为他同蓝萍同居过,所以被整来整去,最后给整死掉了。我还算幸运,‘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来了一群小孩子,红小兵,把我的素描、油画,统统拿到院子里烧,中间就有那两张蓝萍的人体油画。再后来,来了一批‘四人帮’的特务,住在我家里搜,不停地审问。我猜想他们是冲着那两张画来的。这个时候幸亏已经被烧掉了,要不然就不得了啦!”

传记记述:刘狮夫人童建人说,“当初刘狮,同赵丹、蓝萍几个人在一起,一张很大的床,混睡的混睡的!他说他没有碰过蓝萍,因为他对她没有兴趣。他又同我讲……因为我这个人很大方,所以他什么都同我讲。他说他们男人吃酒,他们女人都是脱光了裸体坐在他们腿上的。哎哟!等酒吃好了,几个人,男男女女,就这么光光的全都睡在一张床上!哎哟,他说,他幸亏没有同她接上。我说,你接上了也没有关系,因为你逃出来了。如果你留在大陆,你没有接上,也完蛋了!后来,他们去抄刘海粟的家,抄了很多次,就是为了蓝萍的事情。”

传记中表示,“江青早年的浪荡淫乱,从人性和环境来说,并不出人意外。出人意外的是她竟然成了“无产阶级革命的旗手”,摇著小红书,整天革命不离口。她后来完全被专制的权力所异化,外貌和灵魂都变得丑陋不堪,人性中最黑暗最龌龊最恶毒的东西全都以“革命”之名大行其道。她的反噬致多人于死命,睡过她的赵丹被折磨致死,上世纪三十年代跟她混在一起知道她底细的许多人都难逃厄运。”

曾长期从事中共情报工作的原山西省委书记王世英,当年则因反对毛泽东跟江青结婚挨整。

1938年,延安传出毛泽东要和江青结婚的消息。当时正在延安中央党校学习的王世英大感惊讶,他曾是中共上海特务科的领导人,对江青的底细太了解了。

他说,江青从山东戏剧学校毕业后,在上海演戏,名字叫蓝萍,顶多算个三流演员,风流韵事很多,在上海滩很轰动,曾被国民党抓捕过,之后又放了。

1937年10月31日,是国民党领袖蒋介石50大寿,江青还专门跑去给蒋介石祝寿。王世英纳闷,江青怎么跑到延安来了?她怎么能和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结婚?

为保险起见,王世英在延安的中央大礼堂开会时,专门回过头来看了看江青,以确认是不是蓝萍,一看,果真是上海那个!王世英马上找到曾在上海、天津特科一起工作过的同事陈雷,讲了江青在上海的事。随后,又在中央党校的学习小组内讲了江青在上海的历史,建议大家联名给中央写信,劝毛泽东不要和江青结婚。

当时,张闻天、博古、朱德、周恩来、刘少奇等都反对毛泽东跟江青结婚。张闻天给毛泽东的信,很婉转的说,你跟贺子珍合不来,离婚,大家没意见,再结婚也是应该的,但是否同江青结合,望你考虑。因江青在上海是演员,影响比较大,这样做,对党对你都不大好。

毛泽东看信后大怒,当场把信撕了,说:“我明天就结婚,谁管的著?”第二天,毛泽东在延安窑洞里摆了两桌酒席,真跟江青结婚了!

王世英反对毛泽东跟江青结婚,等于跟江青结了冤。1966年5月,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之后,江青成了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副组长,实际的负责人,王世英自然在劫难逃。

直到临终前,王世英在插著氧气管、输著液的情况下,仍遭到惨无人道的审讯。1969年3月26日,王世英含冤去世,终年63岁。

据报导,1938年夏天,毛泽东是在其狗头军师康生的“引荐”下,跟25岁的江青认识的。在毛泽东以前,江青有过四个丈夫或同居者,他们是:江青在鲁试验剧院的同学魏鹤龄、49年后曾任中共天津市长黄敬、电影评论家唐纳、电影导演章泯。

而毛泽东和江青认识后,即邀请江青去住处长谈,留饭,留宿,当夜毛泽东和江青同居了。

传记《沧海》中曾提到,江青面相一般,这是谁都看得见的,但遮在衣裙里的东西,不是所有人都能领略的。刘海粟领会过她的妙处,所以他能理解唐纳,我想他也能理解毛。毛曾为江青作过一首诗:“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当然这是抒发革命豪情的,虽然诗无达诂,你可不要想歪了。

作者李晓径说,其实,江青以其浪荡淫乱的本性,献身于“中共”并不奇怪。江青自已在法庭上承认,“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叫我咬谁就咬谁!”在毛的政治棋盘上,“我不过是一个卒子,不过,我是一个过了河的卒子。”

毛泽东是谁?是中共的党魁!只有“党性”,没有“人性”。江青遇上毛泽东,就只能变成一条没有人性的“狗”了。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