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0月02日讯】中秋节,这个象征“家人团圆”的华夏传统节日,常常和热闹、欢乐相伴。可是并非每一个家庭都能在此佳节,亲人团聚,共享欢乐时刻。身在澳洲的于林宏一家,中秋佳节就带着浓浓的离别、惆怅之情。

接下来四天,我们将会连续播出中秋节系列报导【圆.缺】。今天,就让我们走入于林宏这个华人家庭,看看他们的中秋节故事。

中秋时节,天上是又亮又圆的皓月,地下是万千华人家庭的欢聚。不过,对于林宏一家,他们却无法和一位至亲再聚首。

旅居澳洲法轮功学员于林宏:“虽然现在我妹妹以及我妈妈来到海外,我们又团聚了,但是家庭已经是残破了,因为我爸爸永远不能再和我们,所以,也真的是很难过吧。”

于林宏,籍贯山东烟台海阳市。出身农村的他说,对中秋节这样的传统节日,家里是极为看重的。父亲在的时候,中秋、过年都要一家人团聚,有滋有味的过团圆节。自从父亲走了以后,这些节日的味道就全变了。

于林宏的父亲于庆军,原本患有病毒性心肌炎,长年的“药罐子”,试遍了中西医和多种偏方、气功无效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短时间内身体就痊愈了,他的故事在当地引起轰动,家人也相继走入修炼。

于林宏:“本来我家里是农村,他以前的身体状况也不能干农活,家里的活都是压在我妈妈一个妇女身上。结果我爸学大法以后,很快身体就好了吧,也能干农活了。可以说,他从修大法到迫害那三、四年,可以说家里多年没有的那种欢乐嘛!那个时候无论从身体健康上还是从人的精神状态上来讲,全家人那几年都是最好的吧!”

不过,随着1999年江泽民开始对法轮功开始全国性的疯狂打压,这个家,也受到了接二连三的冲击。

于庆军因是当地的法轮功义务辅导员,海阳市、发城镇两级对他和妻子姜峰多次进行非法抓捕和虐待。于林宏本人也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家里光是非法抄家,就被抄了好几次。于林宏印象最深的,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季夜晚,没有搜查令的警察破门而入,把只穿着单薄内衣,鞋子都没穿的于庆军夫妇拖上车,强行送至洗脑班。

于林宏:“2001年初,(父亲)关在洗脑班的时候,出现身体,别人说病业反应吧,后来就已经很严重了,就把他放了在家里,但是他们三天两头还是去骚扰。”

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摧残,使于庆军的健康状况迅速恶化,极度虚弱。洗脑班怕承担责任,才把他和妻子姜峰放回家。但迫害者并没有因此放过这一家修炼者,仍然频繁的上门骚扰,于庆军被迫拖着虚弱的身体离家出走躲避骚扰,最终凄惨的客死济南。这离他被释放,仅仅一个多月。那一年,于庆军年仅49岁。

于林宏:“我特地去济南看看他,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见他吧。他走了以后过了几个星期我妹才告诉我,当时他骨灰盒放在我妹那个地方,放了好几个月,因为我后来有两三次被抓,有一天我妈很难过,说你爸还没安葬,那个时候我家里人,亲戚也疏通,洗脑班就把我放了,放了我回家就是给我爸办了后事吧。”

2006年,于林宏终于辗转来到了澳洲,妹妹和母亲近几年也相继来到了澳洲。虽然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他们的信仰得以自由坚守,但此时,家的概念,却已经是残缺的。

于林宏:“可以说家破人亡,而且我来到澳洲,长达8年时间我也不能回国(和母亲相见)。本来你像我家因为修大法,家里人都获得了身心健康,本来是很幸福的家庭,但是因为迫害导致一个美满的家庭,家破人亡,永远的变成一个残缺的家庭,所以说这一切,冤有头债有主,都是江泽民集团发动迫害造成的。”

于林宏说,以前每到中秋,总是归心似箭。如今,家里老屋虽然还在,但物是人非,月圆人缺,老家再也没有了往年父亲健在时对他们的吸引力。

母亲姜峰对于这段痛苦的往事,更是不愿回忆,因为回忆,勾起的都是满满的伤痛。

母亲姜峰:“我不说了,我说不上来。”

逝者已去,但于庆军的故事,至今仍然在中国神舟这片大地上上演着。

于林宏一家已经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希望能尽早将他押上历史的审判台。他们最大的心愿,是希望他们一家人的痛苦不要再发生在其他法轮大法弟子身上;希望迫害早日停止,法轮功弟子能够和其他人一样,享有所有公民应有的权利,过上真正阖家团圆的中秋节。

采访/常春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