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是一个父亲(好文力荐)

父亲节就要到了,中国社交媒体上热传的一则网文《因为,我是一个父亲》催人眼泪。文章中的主人公是中国千千万万在外出苦力,养家糊口的父亲的代表。平凡而又伟大。

网络文章:因为,我是一个父亲

老婆刚才打电话给他,是来催他的,十三岁的小儿子开学念初二了,学费还差三千块,得赶紧准备好,学校那边是一刻也耽搁不得的。

可是,他刚从银行回来,又得去趟银行,因此心里就添了烦闷,眉头拧起来了。

去两趟都是给银行存钱,存钱存钱,可是钱,钱又在哪里呢?

他用手机传简讯给儿子:这月生活费爸给你打过来了,工商银行的卡,离你学校近。末了又补了一句,先打了800,剩下的两百,过几天给你打。

估摸半个钟头过去了,儿子还没回复,他有点儿坐不住了,想打个电话过去,又担心儿子在上课,或者有事出去,忘带了手机。

他寻思著应该是在上课,虽然他没读过几年书,但大学里头功课很多,他是听说了的,但总免不了往前头想,越想,就越觉得别扭,怪不舒服。

这回只打了800过去,儿子够不够用?

他觉得肯定是这次钱的数目不对,惹的儿子不高兴回他了。

平日里生活费都是一个月1000,这回怎么就打了800?

他猜儿子此时一定盯着手机荧幕,看着简讯,嘴里嘟囔著,埋怨著。虽然他说了过几天补足少的两百块,但总归心里难受起来了。

黑漆漆的屋子,铁炉上煨著稀粥,两个白馒头紧贴著锅盖,在慢慢加著热。破旧的软头箱、掉了漆的椅子,在黄色灯泡的照耀下,留下了黑影。烧热水的锅里,此时发出哧哧的响声。水就要开了。

为什么不一次性打够1000呢!

突然,他像是听到儿子在他耳朵跟前说了这句话,身子不由哆嗦了一下,半响没有吭声。

他坐在发潮的床头,掏出最廉价的香烟,拿打火机点着火,狠抽了几口,烟雾缭绕起来,熏满了整间冷清灰暗的狭小平房。

他何尝不想一次性给足儿子生活费呢?

他甚至想每月多给1000,让儿子买件新衣服,买双新鞋子,可是,小儿的学费也要紧的很,没有办法,只好…….

屋门口站了一个人,是个中年妇女,烫了时髦的波浪卷发,三十七岁上下,脸色红润,嘴唇略微油腻,身体发胖,衣服臃肿,尽显富态。

今天没出去做活啊?

他忙从床边下来,掐掉烟头:天气不好,估摸着要下雨,就先不出去了。

中年妇女‘哦’了一声,不言语了,站门口,也不走。

他见了,明白意思:是该交房租了。

但现在要一下子拿出几千块,交半年的房租,他怎么能拿的出来!

他艰难地开口说:这两个月生意不好做,儿子还要——

知道。

中年妇女截住了他的话:家里两个娃,一个读初中,一个念大学,正是花钱的时候。

顿了顿,又说:日子不好过,我也明白。你别太急,我来就是说一声,先缓著,家那边用钱要紧!咱们也不是一年两年的房客了,这么多年下来,这屋猜想都认你!

他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要请房东进屋来坐坐,房东摆摆手,转身,忙去了。

一种想发出长长叹息的情绪,开始在他心里头蔓延,但他忍住,没让他继续蔓延。

他不能叹息,绝不允许!哪怕仅仅是要撑不住了,被打垮了的念头,也不能有!

他的骨头里,刻着深深的、烙印般的责任。

这时候,儿子终于发消息过来了:我不急,爸,够用了,过段日子再打剩下的吧!

他摸着手机,傻呵呵地笑了。儿子能这么体谅,贴心,他打心眼儿里高兴,于是松了口气,掩上炉子,胡乱扒拉了一碗温热的粥,就著吃了两个还没热透的馒头,感到浑身充满了力气。

天空阴沉沉的,该是要下雨了,他锁上黑漆漆的屋子,蹬着人力三轮朝西直门走。

虽然嘴上跟房东那样说,但还是要出去跑跑的,能赚一块是一块。他清楚,一整个家的重担,都在他身上。

他多挣一块钱,就能让家里的妻儿多一份安稳。

妻儿都远在家乡,隔着千百公里,一家子人,却分开来过,还有什么比这更心酸!

可是就算这样,他也没有挣到钱,没有买下房子,没有过上好日子……

这,才是最让他难过的原因。


图为美国纽约一名华裔父亲雨中为儿子撑伞,自己却被淋透的瞬间。(微博)

他蹬著三轮车上了街,靠在路边,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找到一家农业银行,进去排队,等待,轮到他了,赶忙跑到柜台,报了家里银行卡号,从报纸里抽出一沓钱,仔细地数了三十张,递了过去。

办完了这件事,他终于有了一丝轻松的念头:读大学的儿子的生活费,念初中的儿子的学费,都有着落了。他感到一阵欣慰,心想生活并没有打败他,他还能继续战斗。

这时候,他突然收到了老婆的简讯:钱收到了,家里一切都好,不要记挂。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是你生日!时间过得真快,我们的孩子都长大了,懂事了,小儿让我跟你说声生日快乐,他很想你,我也很想你!

半分钟后,又收到了儿子发来的简讯:爸,生日快乐!您一年到头在外面奔波,起早贪黑,忙忙碌碌,辛苦了!儿子不孝顺,不能陪在您身边,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少抽烟,少喝酒,您是我们全家的顶梁柱,避风港,我们不能没有您。我们都爱着您,祝您生日快乐!

他看着老婆和儿子发来的简讯,鼻根里好像猛地灌进了陈醋,霎时,他的眼眶通红,眼睛湿润,止不住的泪水就要涌出来。他连忙伸手揩了揩眼角,吸了吸鼻头,死劲儿地忍住。

今天是他这辈子的第四十一个生日。

他都忘了这个日子,想不到,老婆孩子还记着。

顿时,一种巨大的温暖包围住了他,天上灰濛濛的,还隐约打着雷,他想起晾在外面的衣服和门口的柴禾,还有堆在墙角的蜂窝煤,却没急着赶回去收拾。

湿就湿吧!

他已经被一阵阵的欢喜占满了胸口,他突然后悔刚才叹的那口气,甚至想狠狠地抽一个大嘴巴。

责任、家庭、爱和与之相关的一切,都开始迅速的在他的身体里流淌。

他想到了远在南方读大学的大儿,和家乡正在念初中的小儿子,想到了日夜为家庭琐碎操劳的老婆,还有他们共同组成的、温暖的家……

他终究还是没忍住,抱着手机流下了热泪。

天上飘下斜斜的雨丝,隐隐约约的雷声传来,行人撑著伞走过他跟前,街上车辆穿梭不息。他蹲在三轮车旁,咬著牙,对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挣钱,挣钱,再挣钱!

哪怕流尽我的每一滴汗,榨干我的每一滴血,耗光我的所有力气,也要维持这个家庭!

我要让儿子有书可以读,老婆有漂亮衣服可以穿,全家都有热腾腾的饭菜可以吃,有温暖的房子可以睡……

这是我一辈子的命,因为,我是一个父亲。


网文《我是一个父亲》讲述了一名中国父亲短短一小时内的酸甜苦辣滋味。图为6月14日一位在北京工地劳作的工人。(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转自《健康生活万事通》

(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