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05月31日讯】近年来,随着中国民众对中共本质的认清,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大陆民众越来越多,他们以各种方式向中共政权说“不”。中共建党第一人张国焘早在1938年就公开退党。截至目前,全球“三退”人数达两亿七千多万。近日,陕西大荔县再有50名中共党员,公开致信中共中央、中组部、中纪委及省长娄勤俭等,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

据维权网5月29日报导,要求退党的50名中共党员是陕西大荔县农业龙头企业“金紫阳公司”的员工。

他们在公开信中表示,陕西农业龙头企业“金紫阳公司”,因遭受银行断贷、黑社会威逼以及地方政府的强行违规破产,导致数十亿元资产被巧取豪夺廉价拍卖,600多名债权人利益几乎归零。

他们这些中共党员与数十万粮农,多次呼吁中纪委和各级党组织调查,但至今无果。

公开信强调,该事件中,贪污腐败者主要是共产党员,保护这些人的是地方党组织。他们再也不愿意和这些吃人民肉、喝人民血的党组织为伍。因此,正式向中央提出退党。

近年来,随着中国民众对中共邪恶本质的认清,要求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大陆民众越来越多。

2004年11月《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在全球引发了退党大潮。目前,“三退”人数达两亿七千多万。其中,在中共党员中,有不少是各级官员,甚至有些是中共高官。

社会各届人士纷纷退党

2005年5月16日,25名来自中共中央党校各部门的官员,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发表公开退党声明,其中有正副部级、局级、处级官员,也有博士生、研究生等。声明中表示:“据我们知道,中央党校两千多职工中,90%党员如果条件允许都会退党。”

原中共驻悉尼领馆负责监控法轮功的外交官陈用林,当他了解到法轮功真相后,公开站出来,拒绝继续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卖力,在澳大利亚及整个国际社会引起强烈震动。

2005年6月4日,他在大纪元网站上和妻子一块发表退党声明。对于中国的“三退”大潮,陈用林说:“退党运动是中华民族的良知觉醒,给中国人民以希望。”

原天津市国保局“六一零”办公室官员,一级警司郝凤军,2005年6月8日,在接受澳洲各大传媒采访时,公开声明退党。他表示:《九评》所引发的退党大潮,是历史潮流之大势所趋,退党大潮将倾覆中共大厦,改变中国,拯救中国。

原中共沈阳市纪委委员、沈阳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韩广生,2005年6月30日在大纪元发表退党声明说:“中共绝不是一个像它口口声声高喊的那样以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政党,而是以中共一党极权高于一切的、专制残暴、腐败透顶、极其虚伪又极其虚弱的既得利益集团。”

韩广生说:他之所以毅然决然离开中国,坚决辞职退党,最主要的一方面,就是不愿意再参与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并没有违背宪法和法律。但他们却被当局不经任何法律审判程序,被抓捕关押。他呼吁国内的警察们不要当中共的殉葬品,赶快退党。

2012年10月,四川剑南春公司的职工为股权等进行了一系列维权,厂方对职工诉求无动于衷,找来警察抓人、打人。该公司有72名中共党员职工集体公开退党,其中40人真名带有红手印的退党申请书在网上热传。

2013年6月14日,湖南2000多老电影放映员到省政府集体上访,要求解决他们生活待遇问题。但遭到当局派出的大批特警镇压,引起全省老放映员的愤怒。于是,湖南省5000多名放映员一致决定:强烈要求退出共产党,公开集体退党。

中纪委自曝大学生应聘羞提党员身份

2016年3月24日,中共《纪检监察报》刊登署名文章,历数中共党员不把“党员”身份当回事的现象,引起网民热议。

署名贾亮的文章罗列说,中共湖北省某市一个镇政府有8个党员身份的官员,为了出入境方便,隐瞒真实情况,将政治面貌填为“非党员”,工作单位填为“个体户”或“无业”,但出国旅游回来之后,却将旅游费用全在镇政府财政报销。

文章还提到,像上面那8人一样,有些大学生党员毕业应聘时,羞于提自己的党员身份,打心底里不拿党员身份当回事;要不要把中共党员身份亮出来,完全以自己的利益为标准。

中共建党第一人张国焘退党,积极反共,并预言中共:夺取政权后必然独裁。

1921年6-7月间,中国共产党先在上海后到浙江嘉定南湖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并正式宣告成立。中共一大的三位发起人是:陈独秀、李大钊和张国焘。

夏闻在《拜黄帝陵张国焘退党换来和美人生》中提到,在中共的内部残酷倾轧中,张国焘有机会反思共产党的行为和本质。1938年4月,张国焘在祭拜黄帝陵后没有返回延安,经过西安后来到武汉,随后在报纸上公开声明退党,从此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道路。

若干年后,周恩来曾对张国焘说:“这个党是你创建的,你不能离开啊!”

夏闻文章还说,张国焘作为中共的缔造者,他的退党声明在当时影响很大。更难能可贵的是,退党后的张国焘,没有选择中立,而是积极的为消除共产主义的危害而努力。

除了为国民政府工作外,1948年,他甚至自己筹款创办了新闻周刊,取名《创进》,从而圆了他退党后就有的“从思想上反共”的夙愿。能认识到从思想上反共的重要,这说明张国焘对共产党的危害有着很深的认识,也印证他当初退党的真诚,并非只是为了逃脱避祸。

《创进》周刊认为中共“为了夺取政权”,“毫无道德伦理和国家存亡的顾忌”,“二十年来的悠长岁月之中,共党浸沉于残杀破坏扰乱之中”并且预言“假定共党‘武装革命’成功,继军事征服力量而起的,必然是一种独裁政治无疑”。这些对中共的认识,今天看来,无疑是深刻准确的。

──转自《阿波罗网》

(责任编辑:刘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