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年到1934年间,中国共产党处于国民党对其围剿时期。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受到共产党内不同意见的反对。毛泽东为了铲除异己,巩固自己的权力,就利用“富田事变”发起整个中央苏区打“AB团”的肃反大清洗运动。据萧克回忆录记载,中央苏区肃反累计屠杀了10万红军。

毛泽东镇压“富田事件”后成为红军最高领导人

1930年,毛泽东担任了红一方面军总政委和总前委书记。毛泽东的权利受到以李文林为首的赣西南地方红军和党组织的挑战。

1930年10月,毛泽东率红一方面军攻占吉安。在国民党地方当局的文件中发现了一张据称是李文林的地主父亲用真名签字的便条,这张字条究竟是何内容不得而知,然而将李文林与“AB团”联系在一起已经有了所谓证据。

1930年11月,为了维护自己在根据地的权力,毛泽东率一方面军(红一、三军团)大开杀戒,开展了“打AB团”运动。毛泽东用流血的超常规手段解决党内纷争,采用极端手段镇压铲除异已。

11月下旬至12月中旬,一方面军进行迅速肃反,捕杀军中地富出身的党员和知识份子。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在4万多红军中肃出4400余名“AB团”分子,其中有十几个团长都遭处决。

12月初,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政务处长李韶九到江西省行委(省苏维埃政府所在地富田)实施肃反任务。李韶九一到富田,就采用逼供信的手段大肆捕人。

12月8日,毛泽东、朱德等又派古柏前来协助肃反工作。在数天之内,红二十军和富田当地苏区特委、行动委员会就有120余人被捕,随即对被抓捕的干部轮番刑讯逼供,屈打成招后,按照口供继续捕人,连家属也不能幸免,17人被处决。

中共官方说红军第二十军在江西富田地方公然反叛,但民间认为是肃反逼供迫使他们反抗。随后宣中共布富田事变是“反革命暴动”,遭到镇压。

4月17日,主张同红二十军谈判的项英被解除中共苏区中央局代理书记职务,毛泽东代之,不久毛泽东又成为中共中央军委负责人,成为当时红军最高领导人。

4月18日,红二十军兵变领导人在前来参加原定的谈判时被全部逮捕后全部处决。

毛泽东“肃反”发动全面大清洗手段残忍

在富田事变后,1930年12月20日,毛泽东写了《总前委答辩的一封信》。在这封答辩信中,毛泽东坚持认为“肃AB团”均是有根有据的。此后,各地的反AB团运动被掀起新高潮。

审讯的手法也变本加厉,捆着双手吊起,人身悬空,用牛尾竹扫子去打,如仍坚持不供的,则用香火或洋油烧身,甚至有用洋钉将手钉在桌上,用篾片插入指甲内。

一时间整个江西苏区人人自危,许多地区的中共机关中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员都成了“AB团分子”。

据当时资料记载,被杀红军“哭声震天,不绝于耳,残酷严刑无所不用其极”。12月8日,李白芳、马铭、周冕的妻子来看被拘押中的丈夫,也被当作“AB团”抓起来,被施以严刑“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烧身,烧阴户,用小刀割乳”。

对于这次刑讯逼供,萧克在1982年曾回忆道:即便过了半个世纪,也不能不令人惨然一叹。我们这些过来人也觉不堪回首。

毛明知将段等定为“AB团”全靠刑讯逼供,却对刑讯逼供无只字批评。在大恐怖中,总前委和毛的个人权威得到完全确立。

中央苏区肃反10万红军死在自己人的屠刀下

据萧克回忆录记载,中央苏区肃反累计屠杀了10万红军。3年内处决了7万多“AB团”和2万多“改组派”,6200多“社会民主党”,这只是有名有姓的受害者,还有不少是没有名字的……总共杀了自己人10万以上。

当时,苏区的30个区委中,只有一个还能勉强维持工作。鄂豫皖苏区进行的肃反使有些地方的村苏维埃主席换一任杀一任,一年内换了四、五任。

红二十五军原有1.2万人,43天的肃反过后仅剩下了6000人,而红四军排以上的干部基本被杀光。湘鄂西苏区的肃反使5万多红军减员为4000人,杀得只剩下5个党员,没有士兵愿意提干当班长。

由于被杀的红军太多,长征出发前,苏区五个月紧急“扩红”8万人,完不成任务的就杀。

从1931年到1935年,江西根据地内为中共完全控制的15个县,人口减少50多万。闽西根据地的减少幅度也差不多。

1991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写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记载:肃清AB团和社会民主党的斗争,是严重臆测和逼供信的产物,混淆了敌我,造成了许多冤、假、错案。

尽管毛泽东肃反手法多变,与一味屠杀党内同事的斯大林有明显区别,但两人在利用肃反消灭政敌方面,却有着惊人的相似。

毛泽东运用肃反手段打击党内不同意见,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表现。

从“肃AB团””、“肃托”到“抢救”,从江西时期到延安时期,和毛泽东直接有关的中共几次内部整肃斗争,都是以“肃清国民党渗透奸细”、“肃清反革命”和“肃清汉奸托匪”等名目进行的,然而每到运动后期,发现被镇压的“敌人”绝大多数都是自己人。

(文:唐清清/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