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事史上仅有十人拥有元帅军衔,他们是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中共建政后的1955年9月,中共当局授予为中共建政立下战功的这十人以元帅军衔。在随后举行的授勋仪式上,刘伯承、林彪没有出席,公开原因是生病,但在记者在随后去其家中所拍的照片看,两人都很精神。

按照常理来说,毛与中共对于协助自己“打天下”、甚至是与毛并肩作战的十大元帅应该是信任有加。然而,如同当年斯大林清洗苏军高级将领一样,十大元帅除罗荣桓早逝外,大多遭到迫害,有些甚至惨死。

陈毅死于癌症

1901年出生的陈毅,曾在法国留学,因受共产国际蛊惑,参与围攻使馆、进军里昂等活动,引起法国市民反感,最终被法国政府将其同另外一百多名留学生遣送回国。

陈毅回国后,通过蔡和森,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加入中共。1927年参加中共的南昌暴动,其后在中共军队中任师长、政治委员、总指挥等职。抗战期间,任新四军副军长等职,参与了牵制国民党抗日军队的战役。国共内战期间,任中共华东军区司令员、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等职。

中共建政后,任上海市市长。中共为了夺取工商业者的资产,掀起了“五反”运动,残酷的运动导致不少商人自杀,尤其在商业发达的上海更是如此。而据说,身为市长的陈毅,每天晚上都坐在沙发上端一杯清茶听汇报。通常使用的问句是:“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实际上就是问,今天又有多少商人、资本家跳楼自杀。

1954年,陈毅出任国务院副总理、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和国防委员会副主席。1958年2月起兼任外交部部长,1966年1月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

文革爆发后,包括刘少奇、邓小平在内的不少中共高干被打倒。1967年2月,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的中央碰头会上,陈毅、叶剑英、谭震林等为一方,与“中央文革小组”发生了尖锐冲突,他们指责江青等人是乱党乱政乱国。谭震林还给中央写了一封信,说他当年不该加入革命的行列,不该加入红军,不该在1930年初和毛一起上井冈山。

毛得知此事以及读过谭震林的信后,十分震怒,遂召集了部分政治局委员开会,严厉批评了在怀仁堂会议上提意见的这些人,指责他们搞复辟、搞翻案。由此在全国开展“反击自上而下的复辟逆流”,大规模的批整各级领导干部。此后中央政治局停止了活动,由中央文革小组并头会取代。这一事件被文革小组称为“二月逆流”。

据说此事发生后,陈毅还给毛写了封信,要求见面谈谈,希望能面对面澄清事实。几天后,他等来了回信,开头写了一段“历来犯错误的改也难”的话,结尾写了八个字:“见面有期,稍安毋躁。”

1969年10月,陈毅被以“战备”为名,下放到石家庄劳动。同年在庐山举行的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他又卷入了所谓“二陈(陈毅、陈伯达)合流”事件。1970年,陈毅因病回到北京,次年,林彪死,陈毅被发现罹患直肠癌。1972年1月6日,在北京去世。

可以说,林彪的“背叛”,给了毛沉重的打击,他有意将迫害军方将领的帐算在林彪身上,借此化解怨气。在陈毅去世的同一天,毛对周恩来和叶剑英说:“‘二月逆流’经过时间的考验,根本没有这个事,今后不要再讲‘二月逆流’了。请你们去向陈毅同志转达一下。”叶剑英当即赶往医院,赶在陈毅闭眼前告知了毛新的“指示”。

然而,毛在“二月逆流”上的松动,并不代表着真正的“平反”。陈毅死时依然带着“搞复辟”的帽子,因此其追悼会规格到底如何其妻子张茜也不知晓。民间流传,张茜曾为此询问过周恩来,对陈毅心怀愧疚(曾参与批判陈毅)的周恩来于是给正在住院的毛打电话,询问如何定性。当时毛说了一句“陈毅是个好同志”。凭借着这句话,周恩来通知了在京军队高层准备参加追悼会。据说,当时301医院门口聚集了不少来自四面八方的军队高层。

追悼会定在1月10日在八宝山殡仪馆举行。追悼会原定由周恩来主祭,叶剑英致悼词。悼词由毛审阅。毛看过后,勾掉了悼词中的“……有功有过……”四个字。

正在养病的毛原本不打算参加追悼会,但1月10日当天却临时决定参加,而且直接穿着白色的睡衣,外披着大衣前往。这也就难怪民间戏称毛是给陈毅“戴孝”。毛见到张茜后,挤着眼睛,说道:“陈毅是一个好同志啊。”不过,没有人看到毛流出一滴眼泪。

显而易见,毛参加陈毅的追悼会并非是真心悼念自己的战友,而是再次在政治上收买人心,安抚在文革中吃了不少苦头的老干部。不知这些作古的老干部们内心是否曾明白,谁才是祸害他们的元凶?!

徐向前三次被抄家

帮助中共夺取政权的徐向前,在1949年后,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等职。文革爆发后,徐向前受命担任军队文革小组组长。

面对着文革带来的乱局,1967年2月,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的中央碰头会上,陈毅、叶剑英、谭震林、徐向前、聂荣臻等为一方,与“中央文革小组”发生了尖锐冲突,他们指责江青等人是乱党乱政乱国。谭震林还给中央写了一封信,说他当年不该加入革命的行列,不该加入红军,不该在1930年初和毛一起上井冈山。

毛得知此事以及读过谭震林的信后,十分震怒,遂召集了部分政治局委员开会,严厉批评了在怀仁堂会议上提意见的这些人,指责他们搞复辟、搞翻案。由此在全国开展“反击自上而下的复辟逆流”,大规模的批整各级领导干部。此后中央政治局停止了活动,由中央文革小组并头会取代。这一事件被文革小组称为“二月逆流”。

1967年3月29日晚,在中央文革的一次会议上,宣布徐向前不再管全军文革的事,改由萧华主持。4月7日下午,徐向前突然接到通知,勒令他在4月8日下午的大会上作检查。康生一伙亲自到会议各小组点火,批判徐向前。徐向前因要作些准备,检查推迟到11日。他下午作了检查。到晚上,批判他的广播车、小报、漫画就拥上街头。

4月16日、17日,测绘学院的“造反派”两次抄了徐向前的家。他们翻墙破门而入,楼上楼下蒐了又蒐。徐向前自己平常看的书、文件和私人保存的几十年的资料、信件、作战日记都被劫去。因为叶剑英事前得悉有人要抄徐向前家的消息,在前一小时打电话,以开一个小会的名义,请徐向前上了西山,他才没有被揪斗。

7月20日,武汉发生“七二○”事件。一些“造反派”声称徐向前是武汉事件的“黑后台”。于是北京城里和全国各地,到处是“打倒徐向前”的喇叭声和大幅标语。

7月29日夜,清华大学蒯大富一派数十人,第三次抄了徐向前的家。他们翻墙进入院内,窜入卧室和办公室,把整个楼内翻腾得乱七八糟,又强行拿走了徐向前亲自保存文件的五屉铁皮柜。书信、照片等物也被抄走。他们还在住处的墙壁上、走道的地板上、台历上、茶几上,到处写上“打倒徐向前”的口号和标语。

1968年10月,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召开,朱德、陈云、叶剑英、徐向前、陈毅等人被分为不同小组,进行批判。在1969年4月中共第九次代表大会上,朱德、陈毅、徐向前、聂荣臻等元帅继续被分组批判。

文革结束后,徐向前于1990年9月因多脏器衰竭离世。

聂荣臻被批判

早年在法国留学时加入中共的聂荣臻,同样为中共夺取政权立下了不小的功劳。中共建政后,他先后出任军委总参谋长、军委副主席等职。

文革爆发后,因为“二月逆流”事件,聂荣臻也遭到了批判,被批是“华北山头主义”。不过,因毛有意对其实施保护,聂荣臻没有遭到如其他元帅那样的迫害。

文革结束后,聂荣臻于1992年因心衰离世。

叶剑英曾备受冷遇

对于叶剑英这个名字,很多中国人并不陌生。正是他在毛泽东死后,主导抓捕“四人帮”,并力荐邓小平复出。而他在文革爆发后不久,中共军队高官因批评“中央文革小组”,指责江青等人是乱党乱政乱国的被定性为“二月逆流”事件后,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遭到批判,是因为他在中共党史上数次挽救过毛。

不过,虽然没有遭到批判,叶剑英还是遭到了冷遇。据2011年第11期《世纪风采》题为《叶剑英“战备流放”湖南的前前后后》一文披露,“文革”中,叶剑英被“战备疏散”下放到湖南,备受冷遇与屈辱。期间,其次子叶选宁在下放改造时,右臂被卷进机器,受了重伤,并一直没有脱离危险。

叶剑英想了解儿子的病情,但其住处只有一部老掉牙的手摇电话机,好不容易接通了电话,却又因线路不好,杂音干扰很大,根本听不清声音。叶剑英在电话里请求湘潭军分区总机的接线员帮忙想想办法,减轻些干扰,但却遭到接线员的粗暴呵斥,直到最后,他始终没能与家人说上一句话。当时叶剑英的手在抖,眼里含着泪。

1980年,叶剑英被诊断为帕金森氏病,1986年离世。

结语

为中共夺取天下的十大元帅中的九人的遭遇,在告诉我们,在中共统治下,无论身处怎样的高位,都无法保全自身的安全,更遑论普通百姓,而这显然并非偶然,因为中共卸磨杀驴、兔死狗烹的做法,在中共建政后的包括“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等历次运动中皆可见到,那些“听党的话”为其冲锋陷阵的人们,都没有好下场。这不仅仅是毛为了巩固自身权威而为,更是中共邪恶本质使然。简言之,这样迫害所有中国人的流氓政权存在一天,就是身为中国人的耻辱。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