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农民工讨薪路 为何难又难(上)

【新唐人2017年01月12日讯】还有两个多星期就是中国新年了。然而,曾被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称为“创造了中国经济奇迹”的中国农民工们,不少正面临着讨薪难、甚至讨薪不成反被打的困境。今天我们一起来关注,两起农民工讨薪难的故事。

随着年关临近,中国农民工被拖欠工程款,也来到了高峰期。

2016年12月1号,中共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说:“当前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面临的压力依然很大。”

话音刚落,大陆《澎湃新闻》1月11号就披露,重庆籍农民工赵家友等人,因8百多万元工程款被拖欠,去年10月下旬去河北定州讨薪时惨遭殴打。

重庆籍农民工赵家友:“我去阻止的时候,我的头部被挨了一刀,我当时人就昏迷过去了,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手已被打骨折,这个腿两处骨折。”

一同被打伤的还有另外4名工人。工友鲁朝云伤情比赵家友更为严重,手指、右胫骨和右腓骨等多处骨折。

据报导,13名涉嫌打人者都是丰源房地产公司员工。而现场指挥打人者,正是丰源董事长、定州市人大代表冉庆军。

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官员、开放商,他就敢调动打手公开打村民、打农民?他就知道没人能够约束他,没有去追究他,老百姓闹一闹,他不掌握执法权力呀。你以为中国的人民代表是真正人民选出来的吗?”

虽然农民工们事发当天就报警,但警方三周后才开始捉拿嫌犯。在舆论压力下,警方称已递交解除冉庆军定州市人大代表资格的申请报告。

而这些工人们不仅讨薪不成,按照开发商说法,他们反倒欠下开发商8百多万元。目前事件仍在调查中。

相比起赵家友等人,来自吉林省的农民工王先生,算是相对“幸运”的。虽然讨薪不成,但至少没被打。他的一些工友不仅讨薪时被打伤,还有被带走关押的。

1月12号,王先生告诉《新唐人》,他们替唐山市隆洲地产干活,去年被拖欠4千多万,今年被拖欠几百万,至今一分没讨到。

吉林省农民工王先生:“真的太难受了,因为我们是去年的工资没拿到,今年的工资答应我们年底给我们,而且今年我们干到年底了,一分钱也没拿到,一年又一年,有的时候真的是无话可说。现在给老板打电话,老板不接,我们这些人就干等了坐工地。我们去年大概300多人到北京住建部跪在那讨薪,都没人受理我们。真的,你说多难哪!”

一年到头辛苦劳作,付出血汗,却换不来工钱,这种心酸,不少农民工无法用语言全部诉说。

王先生:“哎这种心酸真的,都无法说了,哭都来不及了。我们这些农民工说实话每天都没钱吃饭,一天买两三个馒头,我们连食堂都没有了现在,有的时候还没有电,就喝点凉的矿泉水就将就著一天了。我家我爷爷身体不好,我爸妈身体也不好。就等着我养。我妈天天打电话跟我哭,哭的我现在我是有家都回不了。唉,也真是没招。就因为这工地总也不发工资,我对像都跟我分手了。今年7月份给我办的离婚手续。”

厌倦了讨薪难的生活,却不得不坚持。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让一些农民工“害怕”过新年。

被打伤的鲁朝云说,过年自己不敢回家,因为害怕母亲和孩子看到自己伤残时那种难过的情形。但是他很想念妻儿。晚上睡不着时,经常翻看妻儿照片。还要对患癌的母亲谎称,一切都好,工程顺利,吃的好,穿的暖。

而另一位讨薪被打的石纪斌,他的心愿是“希望今年不要空手回家”。去年回家过年时,因为没拿到工钱,他和父亲在家里吃了一整冬的土豆。

“不要空手回家”不仅仅是石纪斌的心愿,也是大多数农民工的共同心愿。因为他们很多都是家里的顶梁柱。

去年1月,中共国务院发布《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号称到2020年努力实现基本无拖欠。

12月中共官媒《人民网》声称,各地打响拖欠工资阻击战,确保农民工“带薪”过年。

然而,农民工讨薪难的悲剧,却仍在重复上演。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