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中共国的内政、外交是两块焦土,内:官官、官民矛盾积重难返,社会问题、疾患无药可解;外:处处树敌,又无一国之盟友,古人讲远交近攻,今日之中共国却远、近都攻四邻不靖。而出现今日之乱局与江派势力树大根深搅乱朝政有极大关系。是故,江派不除,习派必忧。

中共十九大将至,不仅习近平忙着为下一任布局,做他想做的事,江泽民马仔刘云山也在忙,忙着死扛,忙着组织力量与习近平做最后的对决,毕竟带头大哥江泽民还没被习当局公开逮捕,马仔刘云山就更不会束手就擒,刘在通向秦城的道路上越走越近。

刘云山日前把全国的宣传部长都召集到北京开会,名义上“为十九大提供思想舆论保证”,实际是寻找一切机会展现自己的影响力和存在感,为那些被习、王打的低迷的江派党徒们打气,让他们在各自的位置上反击习、王施政和捣乱十九大力图翻盘。不久前曝光的,江泽民老家江苏省官场集体抵制习中央就是先例。再则,中共整套的司法体系目前仍控制在江派官僚手中,这对习近平阵营也是一大威胁。

自上台后,刘云山死抱江泽民的大腿不放,给习近平施政制造诸多障碍,现在习对刘的杀机已动。党刊《求是》杂志2017年元旦发表了习近平在六中全公会上的讲话,其中习强调不允许个人凌驾组织之上,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常委首当其责。另外,王岐山在国家监察委试点时说,对搞拉帮结派的政治局常委、委员和普通党员一视同仁。上述信息显露出,习对现任江派政治局常委乱政极度的不满,首当其冲的就是刘云山。

在刚过去的2016年里,刘云山已显露出被边缘化。去年12月,中共召开全国党内法规工作会议,栗战书在会上传达了习近平的指示幷讲话。刘云山主管党建,按常规应由他来执掌中共党内的法规工作,而偏偏是栗战书挤掉了刘云山。

目前,动刘云山的时机已经成熟,只是要在刘卸任前动、还是在卸任后动的问题。数天前的去年12月28日,习近平在政治局常委会上说“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说明在与江派的搏斗中,习阵营已经掌控了全域幷把握住了主动权。习近平曾在去年召开的一次中央纪委会上说,反腐无禁区、零容忍。

正展现在眼前的,习近平与刘云山的对决激烈异常,但这一切在《新闻联播》中看不到,那里永远是“形势一片大好”,你只能看到政治局常委们在春季里一起植树的场景,犹如周永康那届常委卸任前集体植树一样。

总之,中国的时局时时都在变,主线是习近平阵营与江派的斗争,焦点是何时逮捕江泽民、刘云山等江派前台和幕后的大佬们。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