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聂树斌翻案 废除政法委 揭示活摘器官真相

我昨天看到消息,美元已经在北京和上海的黑市上都买不到了。英国脱欧后的另外一个麻烦就是意大利公投,公投结束了,跟大家预计的情况是一样的,否决了现任总理提出了修改宪法的提案,现任总理已经辞职了,造成了意大利的政坛出现了动荡。这就是一个完完全全动荡的环境。

而川普和蔡英文通电话,这件事在社交媒体上炒的非常火爆,以至于川普又说话了,说你们中国人弄中国制造把美国人的工作抢走了,你们也没有跟我们打招呼,中国政府控制汇率造成人民币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们也没跟美国打招呼,我干点什么为什么要跟你打招呼?我跟你说,他也是一个老炮儿,有人说他是菜鸟。我说就像打麻将,那第一次打的就老是胡牌。川普就是这样,他会说,规矩都是你定的,为什么我要按照你的规矩走?

而法广报导《中国媒体淡化特朗普与蔡英文电话交谈事件》中说:“周日(12月4日),特朗普再次对中国的货币贬值及中国在南海修建大规模军事设施的行为发出指责。在北京做出正式反应之前,中国媒体表现谨慎。《环球时报》仅在其网站就南中国海问题表明了立场,指出:在自己的领土上从事建设,是领土主权的一部分。”

川普就这么做了,中国能怎么样?切断美国的贸易往来?能做到吗?共产党曾经领袖邓小平的孙子宁愿到美国做一个顺民也不愿当共产党的王,你说谁是孙子?

邓小平唯一的一个孙子邓卓棣在今年7月份的广西百色市平果县新的领导班子中消失了,而今年年初的时候据说他要任平果县的县委书记,当时说他要走习近平走过的路。习近平1982年在河北省的正定任县委书记,到2012年成为了中共总书记,花费30年。

邓卓棣在一封未经证实的信中说,是习近平安排他要从爷爷闹革命的地方百色做起,走他爷爷的路。我说,他爷爷的路不好走,被整的七零八落的。而对此,邓卓棣说他在官场混了一段时间后,觉得太险恶了,他是在美国出生的,他说要回到美国的出生地,再也不回大陆了。信中是这么说的,这封信有待证实,但里面的说法很有趣,说中共官场险恶,他吃不准30年后会怎么样,那时候还有没有总书记给他当。他跟家人商量商量还是回美国吧。他要效忠美利坚合众国。

其实以邓卓棣家族在中国的实力,他会不愁吃不愁穿,而且他是邓小平唯一的孙子,他都觉得没戏。谁等着他30年后成为总书记?中共的体制和环境是完全不可预测的,而且极端险恶,别说干30年,也许3年就死在官场上了。他是邓小平的孙子,那薄熙来还是薄一波的儿子呢,薄瓜瓜也是孙子,孙子和孙子谁让著谁?薄瓜瓜已经在美国毕业拿了律师执照了,你说谁比谁强,谁比谁弱?当初就是薄熙来要被培养成习近平今天的角色,只不过夭折了。让习近平上位了。邓卓棣自己也明白,自己被培养27年,第28年也许会蹦出来一个人把他干掉了。今天又有消息说,他回北京任官了,确切消息还不知道,但他从平果县官场消失了这是事实。

提到险恶,聂树斌的案子已经引起很大轰动,因为已经提到国家赔偿和法律援助,推特上已经有人提到,无论章含之是否用了聂树斌的器官,聂树斌的器官到哪里去了?所以,活摘器官、贩卖尸体,活摘器官是为了当官的需要。

我昨天节目中提到习近平的十九大改革计划,其实根本不是什么改革计划,习近平要把党的体系,党的官员,党领导一切给打碎了。如果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省长、市长乃至副总理级和军委副主席都可以不是党员的话,这个计划就是打碎党领导一切的概念。就是要把党当成高级动物踢出去。

聂树斌的案子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范例,法院在尽快审理这个案子的时候,完全从司法的技术角度,摒弃掉党领导司法的概念。涉及到活摘器官和滥杀无辜以及政法委体系的邪恶,涉及到江泽民统治时期中国共产党整个灭绝人性的行为渗透在老百姓当中。从这一个案子就可以看出整个共产党的邪恶和官场的邪恶。当党从国家的体系被踢出去的时候,提供了一个具体的范例和理由,这是配套而来的。

纽约时报昨天的一篇报导,探讨聂树斌案件背后法律上的疑惑,《聂树斌案背后的中国司法困境》中说

“中国的最高法院改判一个在1995年因谋杀罪被处决的人无罪。这是该国法律制度不公正方面的一个戏剧性例子,也是当局开始解决这些问题的艰难尝试。”

戏剧性的例子,就是我说过的,这个案子本来可以不碰。但碰了,就是这个案子当时为什么能够出现和其中真实的一面。碰这个案子是为了兑现依法治国,依宪治国,完全是政治上的需要,中南海搏杀的需要,

“聂树斌不是第一个在遭到处决多年后又被中国法院宣判无罪的人,但我们无法估计有多少人被误判死刑。就连每年被执行死刑的人数都是国家机密;据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估计有数千人,这个数字超过了任何国家。该人权组织在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自2007年最高法院开始复核死刑判决后,这个人数似乎有所下降。

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改革刑事司法制度,推翻错误的判决是这项努力的一个关键部分。中国检察官几乎总是确定有罪,被告往往在胁迫之下认罪。”

这里讲的是中国社会面临的状况,直接触及到在中共司法体系当中为党服务过程中的邪恶,就是屠杀生命的过程。

“香港的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研究员倪伟平(William Nee)周五在谈到聂树斌被免罪时说。‘但中国政府也想确保这被公众看作是在平反那些具有象征性的不公平案件,由此赋予问题多多的司法系统更大的合法性。’”

老百姓认为,你处理聂树斌这个案子,是为了表彰你中共体制的合法性,老百姓反而不认同。所以其中的关键问题是,你是摆脱中共的邪恶,还是强化中共本身的合法性?这就是手心和手背的事情,取决于你怎么样来解读。

我们看到最高法院在宣布聂树斌无罪的时候提出的条例都是纯技术性的,故意回避了中共党体系中存在的问题,而造成聂树斌冤案的正是司法体系的邪恶,里面牵扯到的中共官员有张斌和周本顺,牵扯到整个政法委体系的人马,系统的工作方式方法,为中共最高层领导人服务的真实概念,滥杀无辜,为有权力的人服务。这就是中共政法委体系当中真实的一面,所有人都能看明白这一面,你不能说这是某一个人的错误。

聂树斌案是整个中共政法委官场体系的做法,都是以党的名义。章含之给毛泽东做过翻译,是乔冠华的老婆,而乔冠华玩不过江青,上了她的床。对此章含之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人人都在万恶淫为首的满足过程当中,表现出中共的邪恶。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个信息被聂树斌的父亲聂学生传达给了大众。新闻网站梨视频上的一段视频显示,在周五得知儿子免除罪名时,聂学生嚎啕大哭。他誓言第二天要去给儿子上坟。

但他也发表了一段政治声明:‘谢谢习近平主席,’聂学生说道。‘你依法治国,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为你点赞。’”

人们看到了非常悲哀的一面,在中国社会仰仗具体的官,针对具体的事情,按照具体的政治需要做出了具体的决定,他的儿子怎么着也是死了,有什么可以感谢和感恩的呢?这本来是一个从高级动物走向人的社会的应该的做法,谈不上感谢。

如果真正要感谢,习近平要感谢的是聂家,因为前面的邪恶让习近平有这样的机会来表达自己作为一个人应该做的,这种感谢是反过来了。

中国共产党灭绝人性的一面彰显出人是有等级的,而生活在最下层的人任人宰割,儿子被人杀了,后面的官说,对不起,杀错了,结果这个当爹的给这个官下跪。人失去了尊严,不知道怎么尊重自己了。所以这里没有谁对谁错,这是这个制度的邪恶。给人们洗脑之后的自然表现。

“之前维持聂树斌有罪判决的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对他的父母表达了‘诚挚的歉意’。该法院承诺予以改进,并表示将启动对聂树斌的父母进行赔偿的程序。多名法律专家表示,尽管中国的刑事司法系统有了一些改善,但根本问题是这套系统并不独立,而是由共产党控制。研究死刑问题的北京律师、学者徐昕表示,这意味着那些裁决往往是出于政治原因做出的。”

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但现阶段就是政治原因作出的,聂树斌的父亲这种感恩戴德就是自我卑贱的表现,这是一种悲剧,该下跪的应该是这个国家的官员,该谢罪的是他们,真的罪魁祸首是共产党的体系,而不是被害者。这是一个完全人性颠倒的社会的表现。

但你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过程,里面最关键的问题是聂树斌的器官上那里去了,直接牵扯到中国过去十年、二十年活摘器官的真相,聂树斌被杀后,器官就没了,谁干的,绝不会只干了这一次。记住,章含之做手术的人绝对不是一个菜鸟,经过他的手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

“‘冤案的制造者不愿意让它得到平反,’此前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信息、要求重审聂树斌一案的徐昕说道。“还没有司法独立。没有这样的机制还是很难避免类似的案件。”正在中国当局努力向公众保证法院正变得更加公正之时,由于政府对为弱势群体代理案件的律师展开了全国性的打压行动,导致人们公开不公正事件、就它们提起诉讼的手段受到了限制。”

最近发生了江天勇律师失踪的案件,这是一个对等的概念,聂树斌的案子沉冤得雪了,但维权律师包括黄琦再次被打压,这完全是一个对垒的过程,过程中凸显出聂树斌的案子是政治权斗需要,而江天勇等维权律师被抓是故意挑起社会的争端,这些都是中南海搏杀的表现。聂树斌的案子牵扯到中南海政治背景的话,延续出来的撕裂中共的概念就更加清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