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辽宁新虎传被查 陈政高还能挺多久

没有人敢保证,在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阳、原省委书记珉以及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玉焯四名省部级高官落马后,辽宁官场的震荡就会停止,因为以高层和中纪委的态势,不彻底清剿江泽民集团盘踞多年的黑暗、肮脏的辽宁官场,这样的震荡是不会停止的。

果不其然,近日,有海外中文媒体披露,现任辽宁省委副书记曾维已于9月2日被中纪委拘查,虽然消息没有披露其被查的原因,但在笔者看来,曾维落马是迟早之事,因为他与之前落马的若干江派官员均存在交集,而且其贪腐之烈可以想像。

曾维的背景很不简单,在薄熙来担任大连市长、市委书记期间,他任大连市政府副秘书长、大连市文化局局长兼党委书记、辽宁省文化厅副厅长、厅长、辽宁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等。2001年薄升任辽宁省省长后,曾维在2002年出任盘锦市委书记。2004年,薄刚刚调往商务部,曾维就调回省委,先后担任辽宁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省委办公厅主任,省直机关工委书记,替薄“看家”。2008年出任沈阳市委书记,是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2015年7月,升任辽宁省委副书记,今年8月,刚刚卸任沈阳市委书记,而其卸任正是其不妙的预兆。

值得注意的是,周永康曾在1983至1985年担任过盘锦市委副书记、市长,当地黑社会和官员与其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2002年秋,王立军曾奉命前往盘锦打黑,但打到最后发现一些人与周永康有关联,在周的直接干预下,盘锦打黑不得不在取得“阶段性辉煌战果”的时候终止。王立军也以此为契机与周永康建立了某种私人关系,而作为薄熙来的亲信和盘锦一把手的曾维介入到何种程度,也值得关注。

此外,曾维在主政盘锦期间,贱卖国企,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自己又贪腐受贿多少,同样有待追查。

除了与薄熙来、王立军存在关联外,曾维还与原辽宁省省长、现任住建部部长的陈政高,2014年被卸任的辽宁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冯韧、沈阳市副市长杨亚洲,以及落马的周永康在辽宁政法系统的心腹、沈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张东阳等均存在关联。

陈政高亦来自大连,曾是薄熙来的“副手”,于2000年12月至2003年1月任沈阳市市长,2003年1月起任沈阳市委副书记、市长,2005年升任辽宁省委常委兼沈阳市委书记,直至2008年初;之后接替陈政高任沈阳市一把手的是曾维,而曾维与陈政高都隶属于江派“辽宁帮”。

同样来自大连的还有冯韧和杨亚洲,前者2000年升任大连市委常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2003年至2013年,任辽宁省政府秘书长,其在大连市和省政府任职期间,与陈政高、曾维均有交集。

而曾任大连理工大学土木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的杨亚洲极有可能由是校友的冯韧引入仕途,在沈阳先后任市长助理、和平区区委书记、东陵区(浑南新区)区委书记、沈阳市副市长等。其上级正是陈政高和曾维。

公开报导也显示,在许多公开场合出现的陈政高、曾维的后面,都有杨亚洲的影子,杨一定知道陈、曾的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杨的“能干”或许也是他被先后任命为沈阳和平区和浑南新区区委书记的原因,其出事大概也与这两个区的任职有关。

和平区是沈阳最发达的地区,楼宇开发和招商占据其经济发展的重要部分,杨亚洲是否能洁身自好,没有人敢担保。而去年沈阳否认的曾发布“政府南迁”的决定,也与杨有关。在2014年沈阳东陵区(浑南新区)房交会开幕式上,杨亚洲宣布:“沈阳市行政中心南迁至浑南新区的搬迁工作已全面启动”。该消息被多家媒体以及微博、微信等广泛转发,但随后被撤。且至今搬迁都毫无动静。

更为悲催的是,处于浑南新区的高标准建设的沈阳市行政中心目前处于闲置状态,几成空城,而且商品房成交量急剧下降,不少开发商表示只要政府退地,保证金什么的都不要了。负责开发新区的杨亚洲要承担什么责任?其中还涉及什么贪腐问题?曾维介入多少?

此外,正是在曾维主政沈阳时,在沈阳下辖的辽中县任县委书记的张东阳于2010年兼任沈阳保税物流园区管委会主任和党组书记,这个2009年成立的保税物流园区不用想就知道油水有多大,而张东阳能出任一把手,后台应是十分了得,与薄熙来、曾维皆有关联。曾维又从中得到哪些油水?

显然,张东阳和杨亚洲的被查,冯韧的被卸任,以及包括原副省长刘国强在内的这两年落马的众多辽宁省官员,或是在指向曾维,或是在指向陈政高。此前有海外媒体披露,陈政高与落马的原副省长刘国强、省副秘书长魏俊星及盛京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张玉坤等构成的“辽宁帮”严重腐败,并形成了利益联盟,盛京银行6000亿的资产成为许多官员与利益集团的钱袋子、白手套与洗钱机。而陈政高还积极追随江、周,迫害法轮功,陈、曾亲自督办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

笔者推断,曾维被查一旦被官方证实,陈政高大概也挺不了多久了。而毫无疑问,拿下在辽宁官场盘踞多年、有着诸多复杂关系且有江派背景的曾维、陈政高,是中纪委清剿辽宁官场必走的一步。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