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成报》剑指梁振英中联办 背后势力死压曾庆红

习近平将在20国峰会上展现国家领导人的风范,对等著去年见马英九和出访美国。我相信在20国峰会结束后,他将有很大的动作。他要的是一个名分,今天他依然在塑造这个名分,期间需要经历很多的打杀,在曾庆红控制的香港尤其突出。

2014年刘云山的610香港白皮书,造成香港6月20日到22日变相公投,将近80万人要求香港2017年双普选。那是代表着香港的民意;2014年8月30日张德江拿出人大的说法挑起雨伞运动,激怒香港人,习近平根本就控制不了,遭遇了他成为国家最高领导人后最大的一难;9月14日香港200多年历史古庙的左青龙旗杆,完全在大风中折断了,而习近平是属小龙的;到了9月28日梁振英武力镇压雨伞运动,释放了近百颗的催泪弹,最后的三颗扔在了金钟广场,当时广场上有将近10万人,百分之九十的人在29岁以下。而现场有大批的军警,他们头戴面具,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打出“如果不离开就开枪”的标语。

令人吃惊的是这么多的年轻人对警察的暴行如此克制。这就是天意。如果当时有任何年轻人以武力方式袭击警察的话,就不是今天的场面了。后来消息透露出,张德江、梁振英以及中联办的主任要求习近平下令在香港开枪,习近平没有答应。

这个事件的操手做法就是和土耳其未遂政变的类似做法,凡是强权、独裁和灭绝民意的都会这一手,你可以叫其“苦肉计”。

共产党的体系运作的很完善,曾庆红在香港的整体力量足以让习近平在2014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但是就在今年的8月30日香港的《成报》却头版头条的整版登出了文章剑指中联办,否定梁振英。

BBC报导《〈成报〉批梁振英文章引发香港亲北京报章“掐架”》中说:“香港《成报》刊文批评行政长官梁振英助长‘港独’,与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坐大谋权’一事,演变成香港亲北京媒体‘掐架’。”

《成报》是中国权力机关在香港的媒体之一。这件事情发生在香港9月4日立法会选举之前,表明在香港本岛出现了中共最上层权力之间发生冲突公开直接对立。所以不仅仅是掐架了。

“《成报》的这篇评论文章星期二(8月30日)见报后,《文汇报》在其网站刊文批评《成报》‘不顾传媒操守’,香港中通社与《大公报》则称,广东深圳警方正通缉《成报》主席谷卓恒。”

《成报》选择这个日期,对等著2014年张德江的人大释法,该报敢直接批评梁振英,否定中联办,背后的势力是否定曾庆红,吃死曾庆红才敢在香港下手。作为亲共媒体,《成报》的表现凸显出中共的搏杀,中共在香港并非是一体的。

这种公开化的对立是习近平、王岐山和曾庆红与梁振英及刘云山在香港势力的直接对垒。在立法会选举之前直接打击亲中共的建制派人士。等于直接向香港居民挑明了说:中共上层是分裂的。今天中联办成为了靶子。这有着划时代的概念,9月份就开始出事情。

“《成报》星期四(9月1日)刊登全版广告声明,声称‘梁振英、中联办利益团伙曝光’,要求停止打压言论自由;谷卓恒署名声明称其一直遭到政治打击报复。”

谷卓恒是大陆生意人,这就是公开干了。在中共最上层这种搏杀的背景之下,谷卓恒是生意人进入到政治层面,一定有强悍的势力和背景,当出现直接抗衡曾庆红的势力,我认为只能是习近平。

“深圳市公安局、香港行政长官办公室与香港中联办暂未对任何一方表态作出回应。”

他们谁都不敢表态,上面的来头太大,

“《成报》创办于1939年,1960年代前为香港最畅销报纸。2000年后股权在数位亲北京背景商人之间易手。香港《大公报》与香港《文汇报》均为直属中共香港工作委员会报刊,今年年初合并成‘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亲民主派的《苹果日报》指出,新报业集团直接向中联办负责。”

所以《文汇报》和《大公报》都是向中联办负责,是中联办的喉舌,《成报》是大陆生意人办的,公认是亲共的,一个大陆生意人竟敢把矛头指向中联办,这就是有来头。

“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接受BBC中文网电话采访时说:我感到意外的地方是,《文汇报》、《大公报》代表的是中联办,它们的反击力度很大,但它们并没有回应《成报》的指控,而是挖《成报》的疤。那是不正常的。大家并不是在讨论问题,而是在‘斗背景’。”

《成报》是有备而来,在香港承担着某种“改天换地”的责任,这是《成报》背后真正的政治势力给予他的一份许诺,《成报》敢这么做,就是生意人老板挑战曾庆红。

程翔说:“《文》、《大》的反击有多少根据我不清楚,但肯定的是,要是《成报》没有更高层的认可,我相信他们不够胆‘炮轰’中联办。因此也改变不了‘中央有许多人不满中联办’的这个判断。”

我认为不是中央有许多人不满中联办,而是一级压一级,级级压死人,谁敢挑战曾庆红?今天在中共体制当中有谁有能力驱使一家报纸去挑战曾庆红的势力?换一个角度来讲,曾庆红已经“死”了,才会有今天的场面。今天的梁振英从某种程度上已经无法寻求自保,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

程翔还认为:

“习近平上台四年以来,港澳政策最大的败笔就是出现了‘港独’思潮,那总得有人背黑锅,而又总不可能让头头来背,因此就先由多维来发炮。那是多维获得相当高层(官员)的首肯才能这样做。这是中国的政治常识。《成报》也一样得获得高层授权。但是中联办大概觉得,《成报》有问题在身还攻击中联办,中联办就给惹怒了,也就把《成报》的‘臭史’都翻出来。”

“港独”思潮,正是曾庆红和梁振英以及中联办和刘云山用“以夷制夷”的方法,用爱国主义的概念,吃死习近平,从2014年张德江人大释法延续到今天。“把《成报》的‘臭史’都翻出来”是中联办具体官员的反扑,但这种反扑却惹不起《成报》提出的问题,因为作为中联办的具体官员,他们当然会忌讳习近平的看法。他们也知道自己只是使唤丫头,如果习近平的势力委托《成报》进行这样的打击,打的就是曾庆红,作为中联办具体的官员,他们也犯不上给曾庆红背黑锅。但中联办主任、梁振英死定了。

“中联办为何那么恨《成报》?大陆投资者要来香港收购媒体,没有中联办首肯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中联办当初让姓谷的买《成报》,现在《成报》竟然‘背叛恩人’,打击力度就特别大了。”

其实这种讨论的级别还是低了,8月底六个省部级一把手被换掉,特别是张春贤,在这个过程中,现职上将王建平被砍掉,紧接着出现了《成报》敢于打击梁振英和中联办,其实就是打击港澳办,这是三条线同时开仗,真是入秋了,该收获了。这是习近平、王岐山在兑现2016年中纪委六中全会的目标。挖出党内的野心家和阴谋家。

与此同时,《成报》的做法会分裂香港今天的建制派,而建制派受控于中联办,受控于港澳办和梁振英。但是梁振英和建制派之间有着非常多的摩擦,建制派的很多人不买梁振英的账,但是又无可奈何,在《成报》的这种打击下,势必把梁振英扔掉,有种抛尸的概念。而抛尸梁振英、否定中联办就是再次肯定曾庆红死定了。

我认为共产党也是必死无疑,无论什么原因,习近平的所有操手做法正在实际走向这一步。

2015年8月底习近平在为大阅兵做准备,当时大家对大阅兵有很多的评论,特别是习近平对大阅兵日子的选择,不是十一而是9月3日,这个日子是当年中华民国确定的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那个时候,共产党所谓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还在不知道在哪里呢。大阅兵后,习近平以国家主席的身份出访美国,回来的时候竟然会见了马英九,这些都是以国家宪政平台。实际是和党的系统脱离。

接下来召开了五中全会,是延续了一年的对军队整体“革命式”的整肃,从系统上否定了中共从1949年建政以来的整个军队编制,中共传统的军队的脉络被他切断了。

这种整肃造成了原来军队体系中的高级军官被连“根”拔起,失去了原来的基地,原来的人马。无论一个将军在一个部门里呆了多长时间,如李继耐在很多重要部门都呆过,但机构一改变,他们的过去就像逝去的王朝一样,已经没有了。改天换地了,这是习近平对军队整体的整肃带来的结果。

而当党存在的时候,军队是绝对的、不可动摇的支柱。有军队就有权力,没有军队就没有权力。习近平从他去年的大阅兵走到现在,同样遵循这一点,只要共产党存在,这一点就不会改变。但他能否吃下军队呢?还很难说,如果他吃得下军队就不用到现在还在杀像王建平这样的上将。砍杀这样的上将,说明没有吃下军队。但军队的高级将领同样对他无可奈何,

这个过程中,习近平始终强调坚持党的领导和坚持核心的概念。但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为什么在三中全会成立国家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全国深化改革小组,但却不能把这样的机构下放的省部一级以及地方?不像党的组织那样渗透到田头和车间?他现在还做不到。而且他的最大敌人在党中央,而不是地方。地方就是听取命令的。他的机构进不了地方,而这些地方势力就是江泽民掌控的党的体系中的一部分。习近平成立了十几个小组,自己担任组长,但这些小组在省部级层面根本就没有,是空中楼阁。他成立小组打击的是与这些小组同级别的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

有人提到政变的说法,从习近平上台那天起,这个说法就存在,根本就不是什么特别的话题,他上台成立的国家机构就是跟党作对的。很多人都想废了他,这样一直走到了今天。

我在节目中讲过了,军队中被他斩杀的上将加起来有七个,如果在2013年,这些人能把习近平杀好几回。用各种理由都可以杀掉他,为什么就没做成?当时他在军队中一点根基都没有,为什么这些将军就吃不死他?很多人说凭借实力做事,而我说是天意,顺天意而为之的人怎么做都可以,而逆天意而为之的人怎么都做不成。天意是什么?就是江泽民、曾庆红、共产党必将绳之于法。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