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溪:以后谁再骂你“汉奸”就这样回复他

一次跟人谈起某个话题,正说着,某君冷不丁冒出一句好心的提醒,“打住,危险啊,你这是反动言论!”

他这样说,倒吓人一跳,于是就很恭敬的请教某君:“您能告诉我什么叫反动言论吗?”

某君沉吟一下:“说严重一点,用以前的话讲就是反革命份子说的话。”

我愚钝,不怎么明白,“那什么又叫反革命份子?”某君说:“就是反对党的人。”我依然困惑:“怎么就算做反对党的人?”

某君有些不耐烦了,“这还不简单吗,就是跟党唱反调,党说是红的,他偏说是黑的,党叫他向东走,他偏要向西走,跟党对着干!”

最后我问他:“那请问您,如果党说您是汉奸、叛徒、特务,要把您往死里整,但是您知道自己不是,您会申辩说自己是冤枉的吗?”

他答道:“我当然会。”于是我抚掌大笑:“我明白了,如此说来,您就是反革命!”

某君一着急,脸腾的一下子红了:“申辩是我的权利,怎么就成了反革命!”

“这不是您刚刚告诉我的吗?不错,这是您的权利,但党剥夺了这个权利,您却想行使这个权利,那不就是党让您向东走,您偏往西走吗,您不是跟党对着干吗?党说您是叛徒、汉奸、走狗、特务,您却说您不是,不是跟党唱反调吗,您说的不是反动言论吗?您不是反革命,谁是反革命?”

某君瘫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看到他面色煞白,额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来,忍不住心疼起这个可怜的被洗脑族来,安慰道:“跟您开玩笑的,您不是反革命,您要是了,天底下人就都是了!震惊你。某君嗫嚅到:“你说的不无道理,依著这个标准衡量,谁都有可能是反革命,谁都有可能发表反动言论,除非放弃做人的权利。保不准哪一天我也成了反革命!”

某君之言让人开心,“不赖嘛,开窍还挺快!人长著嘴不是说话的吗?反对也好,赞成也罢,那不是您的自由吗?它不让您说,剥夺您的自由,它才反动!”某君也笑了:“我发现我也开始变得反动了!”

题外话:

保持高度一致大家听了以上一段对话,是不是觉得很好笑?我却是笑在脸上,痛在心里,悲凉啊!放眼望去,现实中像某君一样给心灵上锁的自甘为奴者何其多矣!长期的恐怖高压已将他们彻底驯化成惊弓之鸟,当听到人们表达自由的心声,就会条件反射般的想到“反动言论”这个词,这一词语从党文化的土壤中滋生出来,颠覆了作为正常人应该具备的判断是非善恶的标准。

赵高若生活在今天,可能也会自叹不如吧!他也不过就是“指鹿为马”,哪及得上今天党要求的“跟党保持高度一致”呢!在某些领域,不愿保持高度一致,就意味着自毁前程!而且它所要求的“高度一致”不仅是指语言和行为,还要深入骨髓,直达思想和灵魂。这太可怕了,就这个“保持高度一致”的魔咒一念,整个人就被绑架了,彻底失去自我,变成行尸走肉,一切原则都可抛之脑后,就只跟着血色指挥棒,踏着颠倒的节拍,随魔起舞了,它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于是明明知道真相了,在道义和良知面前,也不敢表态,用一贯的沉默支持着邪恶的谎言和暴行,打击善良和正义!可是,头顶的苍天在注视着地上的每一个人,他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会记录在案,作为决定未来去向的依据!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