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军备清查结果震惊军委 需向江泽民问责

“当爱国被称为主义的时候,就是邪恶的,爱国本来是人生命中自然的一种体验,当成为了主义的时候,就成为了政客的工具,屠杀普通人精神思想的工具。”

推特上有一个帖子,一个小伙子是杭州居民,他在帖子中说

就像飞机安检的时候,怕盒子里装的是液体炸弹。我们网上也看到有坦克、装甲车和军车把某一个地方给围了起来,现在路面上开宝马和兰博尼已经不威风了,因为坦克也上街了。这就是现实的场面。

一年前在大阅兵的时候,我看到四个小伙子拿着探雷器顺着金水桥在走,如果金水桥都得用探雷器去探的话,今天的中南海就像随时会被原子弹炸掉一样,不知道谁是敌人,所有的人都是今天主政人的敌人,不知道谁要杀他,所有的人都可能杀他。

这就是今天中国社会官场上的关系和官民之间的关系,你不用说谁怕谁,谁杀谁,都想要对方死。

动向杂志的报导《军备清查结果震惊军委需向江泽民问责》中说:“港媒动向杂志8月好披露近两年中共内部清查军事装备弹药仓库的部分内幕,爆料称已报废的军队装备价值高达万亿,相当于建造143艘航空母舰。报道指,这足以说明中共军队上层的腐败、堕落、危机到了何等险境,应当问责曾担任军委主席13年、架空胡锦涛9年的江泽民。”

我跟大家讲过南中国海冲突,钓鱼岛和日本之间的冲突,我还看到网上有人说怎么对付南韩,你说打仗拿什么打吧。

“被清理出的积压、过期、报废以及封存未启用的装备、弹药中,各类弹药占60%,近35%新型装备器械被封存在库仓。其中更有八、九十年代,地对空导弹、地对地导弹、地基导弹、监载导弹等积压、过期逾12万发,积压作报废的坦克逾2000辆,已停飞7年的强五型、歼七型、歼八型有1100多架,甚至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的弹药也有数十亿发。”

“封存未启用过”的装备让我想到了徐才厚家的钱,中将送的一箱钱都没有启封,自己的简历还在里面,反腐中最倒霉的就是这位了。人家可是成都军区的中将。从上面数据来看,多半数的弹药都是无法使用的。

把新型装备器械封存在仓库里干什么用?2015年9月3日大阅兵当时所有的军人,枪中没有一个有子弹,别看他们耀武扬威的,因为保不齐他们会杀谁。这是军队将领之间,乃至国家领导人之间真实的生命关系。就是把这些装备都封存起来也不能让这些当兵的给用了,怕把中南海给炸了。去年就把天津给炸了,然后就歇菜了。今天如果把这些子弹发下去说来个实战演习,你看看会是什么场面?

“已查明积压、报废、待处理的军事装备弹药价值逾1223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2000年军费1198亿元(人民币,下同)的10倍,相当于2015年军费7250亿元的1.7倍。”

这就是军队浪费情况的报告,报告刚出来,动向杂志就拿出来了,跟前面的《争鸣》、《开放》披露的消息一样,今天主政的人要把责任放在江泽民的脑袋上,因为这样的浪费来自于上个世界的八九十年代,甚至七十年代一直积压到今天。今天习近平和王岐山不解决江泽民曾庆红的问题,这种状况会一直持续下去,在过程当中这些积累的弹药有同一时间爆发的可能,就会发生社会真正的崩溃,这个政体会崩溃。

有朋友昨天特意告诉我,说“涛哥,江泽民去北戴河了,人家都报导了,习近平带着7个常委到江泽民家里祝寿了。你怎么不说呢?”其实这事我们过去两三年都说过,主子都快死了,打工的还得接着干。

博闻社独家报导《习近平率全体常委北戴河登门给江泽民贺寿》中说:“中南海消息人士向博闻社透露,刚刚结束的北戴河度假会议期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曾带领全体政治局常委,到江泽民的住处为江祝寿,习代表常委讲话,张德江赋诗为礼。消息显示江泽民对中共政坛仍然具有影响力。”

文章用的照片是2014年雨伞运动香港出现动荡后的所谓国庆节照片,在此之前,9月28日张德江和梁振英逼习近平在香港的金钟开枪,结果没成功。9月30日江泽民出现在了音乐会上,这是两年前的照片。

“有报道指,北京民间一些江泽民粉丝‘蛤丝’,打算在江泽民生日之际举行聚会活动,为江贺寿,但是被北京警方阻止。报道认为事件或反映当局忌讳江仍然具有影响力,同时也反映了中共当局担心,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士,通过聚会演变成反政府活动。”

这里面谁是政府,谁担心?谁别有用心?这里没有说明。

“除了习近平外,至少还有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三位,是由江泽民亲自钦点提拔安排,过渡到现在的位置的,换言之,江泽民是他们的仕途恩人。”

上面说的四个人是江泽民钦点的,所以江泽民是他们的恩人,意思就是要知恩图报,不能过河拆桥。我说过,如果没有当年唐太宗的玄武门之变就没有后来的盛唐之治。

这个消息怎么解读?2015年8月5日的同一家媒体报导《北戴河来鸿:门庭冷落的江泽民逐浪戏水自得其乐》,独家头版,中说:“据北戴河来鸿透露,年已89岁的老江身体不错,上周末提前到北戴河,入住其一贯所住的xx号别墅,”

再往前,2014年8月31日的报导《两位现役上将陪江泽民在北戴河游泳》中说:

“江泽民病重入院的消息引起广泛关注,消息人士针对此传闻,向博讯透露,在8月中,两名现役上将到北戴河探望江泽民,在室内游泳池和江泽民一起游泳,两名将军游了不到20分钟,而江泽民连续漫游了40多分钟。”

废话,它是蛤蟆,游了40分钟都不够。所以这是人家的工作,就是江泽民死了,真成了蛤蟆了,到了这个点儿,它们就得报,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这说明什么?这一切表明在不久的将来江泽民一定会被挂出来。

1997年有一部电影《The Game》翻译过来就是游戏,意思就是人生如戏,著名的大卫芬奇导演的,麦克道格拉斯主演,他是掌控60亿资金的投资人,他的童年生活非常凄凉,没有父母,只有一位管家,父母留下的钱财给他留下了无形的压力,他的妻子因此而离开他,他的弟弟为了帮他,请来了很多演员,做了一场戏,做了一个游戏来改变他,希望他恢复正常人的心态。大卫芬奇以这种虚无的方式来整治一个人内在的伤痛。表现出一个银行家、一个成功者表现出的却是一场游戏,这个社会的本身就是游戏。而人生的一切同样是游戏。

我看到郎平就想到了这部电影,1982年成名的她,进入了人们的视野,那时刚刚恢复高考不久,文革结束了,人们经历著伤痕文学的时期,终于松弛下来想要恢复人应该有的品味的时候,出现了男足,容志行、苏永顺,然后出现了女排,郎平和袁伟民这样的人物。

当时是处于一种大变革的年代,那是告别文革的年代,是在马路上能练摊的年代,是在争取上大学的年代。那是人精神恢复的年代,也就是郎平成名的时候是年轻人进入学校的时候,思想走向开明和被尊重的年代,那时的郎平并不是处于像现在的体制之下。

郎平真正进入体制是10年后回到国家队担任主教练的时候,她被这个体制给耍了。因为这个制度不是尊重人的制度,她回去的时候是1993年,是“八九·六四”屠杀了学生之后,希望遭到了屠杀,江泽民刚刚掌权的时候。郎平愤然离去的年代是1998年,是邓小平死去,江泽民杀了陈希同之后。

2008年她作为美国国家队的主教练以3比2击败了中国队,结果网上人叫她叛徒,这就是爱国主义。

2008年4月份,世界许多地区抗议中共在拉萨屠杀藏人,郎平表现出了爱国者。

当爱国被称为主义的时候,就是邪恶的,爱国本来是人生命中自然的一种体验,当成为了主义的时候,就成为了政客的工具,屠杀普通人精神思想的工具。

郎平在里约获得的奖牌并不是她在奥运的第一块奖牌,而国内媒体竟然有这么报导的。她在北京2008年带领美国打败了中国队,最终进入了决赛,获得了银牌。

你记住她就是一个人,教练是她的工作,是她的仕途,工作很少是给一个老板打工的,会换来换去的,打排球是她的一门手艺,当她换老板的时候,同门手艺的人自然是她的对头,这就是工作和生活。

当把爱国当成主义的时候,她却因为这份工作成为了被侮辱的对象,今天她又是因为这份工作成为了颂扬的对象,这难道不像游戏吗?人生的游戏。

秉承爱国主义者的那些人,时间过去之后,这就是一个笑话,就像当年郎平在1981年和1982年拿到世界锦标赛冠军时,人们说文革就是一个笑话,是屠杀,是对人的侮辱。

所以,今天的人有机会看到和体会一下郎平走过来的故事,就会成为这个体制的嘲笑者,人人都爱国,但人人都应该唾弃爱国主义。就像政府和政权之间的关系,政府是老百姓选出来的,为老百姓服务的,政权是屠杀老百姓获得权力的,文人墨客当丧失了自己做人的尊严的时候,就成为了助纣为虐者。如果尊重自己是个人,就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我认为只要人把自己当成高级动物看待,今天我们看到的一切就是高级动物的生活。个体者要转变自己的思想和想法,要重新回归到尊重自己是个人,真正社会的人的氛围才会回来。我一直说,现在是一个过程,一个大家知道真相,思考如何转型的过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