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6年08月12日讯】有一篇两年前出现在微信某公众号上的文章,近日被重新翻出炒作。这篇作者背景神秘不明的文章,援引前苏联崩溃前后的政治内斗情况为借鉴,指习近平当局在反腐捉贪官的同时,更应该防范各种形式的“政变”发生。

这篇在海外被重新翻炒的文章,最早于2014年6月下旬出现在微信公号“环球之音”上,作者“北大锤头”的真实身份和政治背景不明。该文一开篇就明确提出,王岐山曾称“反腐败斗争关系党、国家和民族的生死存亡”并非虚言,政变应该是北京当局“今后相当长时间内需要特别注意防范的”。

文章表示,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当局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数十名省部级高官落马,令政策、苏荣、蒋洁敏、李东生等重磅人物锒铛入狱,中、下级贪官污吏落网的更数不胜数。在反贪腐的风暴越刮越猛的同时,惴惴不安的贪腐集团也在伺机反扑,一不小心,“被习近平拿下的这些老虎有可能要了习的命”。

文章列举前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因政变下台的教训,回顾了赫鲁晓夫1958年3月担任苏共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总书记),并兼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后进行的一系列改革,废除了一系列苏共官员们的特权,触及到从上到下的苏共官僚集团的利益,结果遭到那些握有实权的高官群起而攻之,甚至勃列日涅夫还曾提议使用各种手段暗杀赫鲁晓夫。

最终,掌握不少实权的苏共官僚集团以赫鲁晓夫“破坏列宁主义的集体领导原则”为由,解除了赫鲁晓夫的领导职务。而当赫鲁晓夫遭遇政变被赶下台时,苏联党和国家官僚阶层中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从基层公务员到苏共顶层的中央主席团出奇一致地主导、默认了这场政变。

政变上台后的勃列日涅夫集团首先废弃了赫鲁晓夫,反对官僚阶层的“四风”问题(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以换取他们的支持。之后苏联的官僚特权阶层更加膨胀,贪污腐败盛行,使苏共党在民众中彻底丧失信用,成为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最终整个国家走向分崩离析。

文章指出,习近平当局上台以来的反腐败力度是近三十年来最大的,阻力也是前所未有的。以前舆论说中国出现“民不聊生”,现在已有一种舆论称“官不聊生”,谁是当今中国的勃列日涅夫?谁是当今中国的勃列日涅夫集团?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文章分析了可能在中国发生政变的几种形式:1,贪腐集团及其扈从以宪政的名义发动政变;2,贪腐集团利用分裂恐怖主义势力制造乱局夺取政权;3,贪腐集团在某些重要会议上突然“发难”;4,重演武汉七•二〇事件,利用民众群体事件发起政变。

针对这个说法,该文解释称,贪腐集团可能打着宪政的旗号,借机把其隐匿的钜额财富转移至国外,脏款洗白后,贪腐集团及其子女再以归国投资等方式携赃款“荣归故里”,勾结豪强势力控制地方政权,只手遮天。再利用实施宪政的幌子堂而皇之地用其掌握的巨额资金为后盾谋夺政权。

针对第二种政变方式,文章分析称,贪腐集团要利用分裂恐怖主义势力夺权,很可能会故意放纵暴恐势力在诸如北京上海这样的特大城市中心制造恐怖活动,引发国民普遍的恐慌。再趁全国大中城市出现恐慌与秩序混乱时,“妖言惑众”,“逼迫现任国家领导人承担责任,甚至造成领导人意外身亡”。

2014年3月1日晚间发生在云南省昆明市火车站的数名暴徒砍杀旅客事件,同年5月6日11时30分许在中国广东省广州市广州火车站发生的持刀砍杀平民事件;以及近年来新疆地区发生的一系列爆炸、砍杀无辜路人,造成大量死伤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都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上述分析。

至于在中共高层内部召开政治会议突然发难夺取的方式,中共党史上早已出现过多次。从刘少奇一夜之间被打倒,从国家主席沦落为阶下囚,到胡耀邦遭中共元老围攻被逼辞职,再到赵紫阳被撤职并遭软禁终身,前车之鉴未远。

至于文章提出的第四种政变方式,从2012年因钓鱼岛争端和9.18纪念日,在中国各大中城市发生的反日大游行,演变为文革式打砸抢暴力行动,并有人借机为薄熙来喊冤的事件中,可以看到一些制造事端,意图借机变相政变夺权的苗头。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