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药品加成”为何成了公开“返点”

近日,有媒体曝光了上海于今年2月底最新组建的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集团采购联盟(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下称“GPO采购”)与多家药企之间发生的一起采购风波。

今年6月中旬,“GPO采购”的上级单位——上海市医药卫生发展基金会的上海医健卫生事务服务中心(下称“医健中心”)公布了获准提供药品的中标企业名单。然而在这份名单中,很多市场占有率较高的药企并未入选,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无市场占有率、质量不高的产品”供应商。因此,在随后的7月25日,32家医药生产企业以“此次‘GPO采购’没有评审评分量化标准,也不公布评分排位,既不公开,也不透明”为由,向上海卫计委提交了“联名质疑信”。

对于这份包括中标企业在内的药企发出的质疑,“医健中心”的答复却是,“采购以临床需求为先”,“不设统一的量化标准”,“以参与评审的专家意见为主”。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新型的“GPO采购”平台本身就已拥有自己的专家组。除此之外,在整个采购过程中还设有由上海市卫计委医改办、药政处及上海市医药卫生发展基金会的领导组成、“行使政府监督职责”的“指导组”,各家医疗机构分别派出代表组成的“工作组”以及对每一个环节进行监督的“监事组”。可见,在药品采购这一领域,上海上至官方、下至医院,都积极的参与了其中。而他们“同坐一条船”的目地,显然不是为了“压缩中间环节的水分来降低药价”,更无心“让利于民”,而只是在谋求“利益捆绑”。

之所以如此肯定,不过就是因为在此次“GPO采购”的中选目录中,“多数药品的降价幅度只有2%左右,个别药品的价格还有微弱增长”。更让人明显的感觉到这个采购平台并非心系患者,而是心系利益的“举动”,则在于“将‘返点’进行公开化”。用医健中心一位负责人的话来说,“要彻底杜绝医院内部的‘返点’收入很难,所以,此次GPO进行统一的‘返点’管理”。更奇葩的逻辑是,“虽然药品没有大幅降价,但是通过公开化的‘返点’,医院可以以此获得利润,患者就诊的其他环节就会出现降价空间,最终得利的还是患者”。

有资料显示,“所谓返点,就是药厂按药品的售价,以一定比例额外支付给医院”,不知这样的定义与“拿回扣”又有着怎样的差别?无论是医生的个人行为,还是一个地区的医疗部门伙同包括医院在内的医疗机构,这种行为都是违法、犯罪的,且罪名就叫“收受贿赂”。要知道,通过“返点”实现的每一分利润,无不是从患者的腰包里抢夺而来。难道说,给医院“返点”是对患者不利,而给这样一个供奉著无数官员的采购平台“返点”,就能立即发生180度的翻转,变得对患者有利了?

这显然就是强盗逻辑、流氓作派。正是因为这种企图在药价上做文章的勾当名不正、言不顺,导致药企、医院与有关部门的所得利益最终全都转嫁为老百姓成倍上涨的医疗支出,因此,早在2012年4月时,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2年主要工作安排》的通知,明确指出“公立医院改革将取消药品加成”。在2015年5月颁布的《关于全面推开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实施意见》中也明文提出,“将公立医院补偿由服务收费、药品加成收入和政府补助三个渠道改为服务收费和政府补助两个渠道。

需要注明的是,上述的“药品加成”是在2006年颁布的一项政令中提出的,当时规定“加价率不超过15%”;而如今,“GPO采购”的负责人也表示,“这次的‘返点’平均只有15%”。两个数字如此惊人的相似,真可谓是不谋而合。同时也让我们发现,上海此次将多年前出台、却在后来颁布的新规中下令取消掉的“旧规”重新搬上台面,似乎是“地方”对“中央”的一次公然挑衅。

而上海一地如今能这般明目张胆,焉知不是长久以来,“一党”体制对腐败的纵容、对以权谋私的庇护所致?习惯了白吃、白拿、白要之后,又有多少腐败势力愿意将垂手可得的利益拱手于人。如今上海干脆就打造这样一个直接收受利益的平台,结成腐败联盟,以此来挑战“反腐”的力量。而这股恶势力只要存在一天,老百姓就得继续忍受着“看病难”、“看病贵”的痛楚。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